歡迎來到環聯網  郵箱
智能模糊搜索

智能模糊搜索

僅搜索標題

《云南省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發布:建設生態宜居美麗鄉村 持續改善農村人居環境

分類:固廢觀察 > 固廢處理    發布時間:2019年2月15日 20:03    作者:    文章來源:北極星固廢網

近日,中共云南省委、云南省人民政府印發了《云南省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并發出通知,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結合實際認真貫徹執行。規劃指出要建設生態宜居美麗鄉村,持續改善農村人居環境,以農村生活垃圾污水治理、農村廁所革命和村容村貌提升為主攻方向,加快建設“產業生態化、居住城鎮化、風貌特色化、特征民族化、環境衛生化”的美麗宜居村莊。加強鄉村生態保護與修復,堅持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加大鄉村生態保護與修復力度,建立健全良性保護和發展機制,發揮自然資源多重效益形成美麗經濟,實現“生態美、百姓富”。

全文如下:

目錄

前言

第一章 規劃背景

一、重大意義

二、振興基礎

三、存在問題

第二章 總體要求

一、指導思想

二、基本原則

三、發展目標

四、遠景謀劃

第三章 優化城鄉空間布局

一、統籌城鄉發展空間

(一)強化空間用途管制

(二)完善城鄉布局結構

(三)合理布局“兩區一線”

(四)推進城鄉統一規劃

二、優化鄉村發展布局

(一)生產空間

(二)生活空間

(三)生態空間

三、分類推進村莊發展

(一)城郊融合型

(二)集聚提升型

(三)特色保護型

(四)搬遷撤并型

(五)守邊固邊型

第四章 堅決打贏精準脫貧攻堅戰

一、精準施策推進全面攻堅

(一)聚焦三年攻堅戰

(二)推進“十大行動”

二、深入推進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

(一)改善發展條件

(二)解決特殊困難

(三)加大政策傾斜

三、強化脫貧攻堅保障

(一)加大資金人才支持

(二)凝聚脫貧攻堅力量

(三)壓實責任強化監督

四、鞏固脫貧攻堅成果

(一)激發貧困人口內生動力

(二)統籌銜接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

(三)健全長效穩定脫貧機制

第五章 加快推進高原特色農業現代化

一、轉變農業發展方式

(一)發展適度規模經營

(二)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

(三)推進農業綠色發展

(四)強化品牌建設

(五)推動農村產業融合發展

二、調整優化農業產業結構

(一)優化農業生產力布局

(二)做精做強特色優勢產業

(三)大力發展農產品加工業

三、夯實農業生產能力基礎

(一)加快推進高標準農田建設

(二)提高農業供水保障能力

(三)強化裝備能力建設

四、強化農業科技支撐

(一)提升科技創新水平

(二)構建現代種業體系

(三)健全地方標準體系

五、建設農業服務平臺

(一)建設冷鏈倉儲物流平臺

(二)建設可追溯監管平臺

(三)建設農村電子商務平臺

(四)建設信息化服務平臺

六、提升農業對外開放水平

(一)加強國際國內合作

(二)提高“引進來”質量

(三)開拓國內外市場

第六章 建設生態宜居美麗鄉村

一、持續改善農村人居環境

(一)推進農村生活垃圾治理

(二)推進農村生活污水治理

(三)推進農村廁所革命

(四)提升村容村貌

(五)完善長效管護機制

二、加強鄉村生態保護與修復

(一)加強重要生態系統保護

(二)實施生態修復重大工程

(三)健全生態系統保護制度

(四)完善生態保護補償機制

(五)發揮自然資源多重效益

三、治理農業農村環境突出問題

(一)強化土壤污染管控和修復

(二)加大鄉村水環境治理力度

(三)集中治理農業面源污染

四、實施“美麗鄉村建設萬村示范行動”

(一)明確行動目標

(二)推進六項任務

第七章 繁榮發展鄉村文化

一、加強農村思想道德建設

(一)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二)鞏固農村思想文化陣地

(三)倡導誠信道德規范

二、弘揚鄉村優秀傳統文化

(一)保護利用鄉村傳統文化

(二)傳承發展優秀民族文化

(三)重塑鄉村文化生態

(四)發展鄉村特色文化產業

三、強化鄉村公共文化服務

(一)健全公共文化服務體系

(二)增加公共文化產品和服務供給

(三)廣泛開展群眾文化活動

(四)培育壯大鄉村文化人才隊伍

第八章 構建現代鄉村治理體系

一、加強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

(一)健全組織體系

(二)加強帶頭人隊伍建設

(三)加強黨員隊伍建設

(四)強化責任與保障

二、促進自治法治德治有機結合

(一)創新村民自治機制

(二)推進鄉村法治建設

(三)提升鄉村德治水平

(四)建設平安鄉村

(五)建設民族團結進步示范鄉村

三、夯實基層政權

(一)加強基層政權建設

(二)創新基層管理體制機制

(三)健全農村基層服務體系

第九章 保障和改善農村民生

一、推動農村基礎設施提檔升級

(一)改善農村交通物流設施條件

(二)加強農村水利基礎設施建設

(三)構建農村現代能源體系

(四)夯實鄉村信息化基礎

二、提升農村勞動力就業質量

(一)拓寬轉移就業渠道

(二)強化鄉村就業服務

(三)完善制度保障體系

三、增加農村公共服務供給

(一)優先發展農村教育事業

(二)推進健康鄉村建設

(三)加強農村社會保障體系建設

(四)提升農村養老服務能力和水平

(五)加強農村防災減災救災能力建設

第十章 促進城鄉融合發展

一、推動新型城鎮化健康發展

(一)分類推進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

(二)全面放寬落戶限制

(三)保障農民進城人口權益

(四)健全完善住房保障機制

(五)提升就業創業能力

(六)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全覆蓋

(七)建立健全機制

二、加快農村產權制度改革

(一)鞏固和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

(二)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

(三)統籌推進農村其他改革

三、強化鄉村振興人才支撐

(一)培育新型職業農民

(二)加強農村專業人才隊伍建設

(三)鼓勵社會人才投身鄉村建設

四、加強鄉村振興用地保障

(一)健全農村土地管理制度

(二)完善農村新增用地保障機制

(三)盤活農村存量建設用地

五、健全多元投入保障機制

(一)繼續堅持財政優先保障

(二)堅持土地收入用于鄉村振興

(三)撬動社會資本投向農村

六、加大金融支農力度

(一)健全農村金融體系

(二)創新金融支農產品和服務

(三)完善金融支農激勵政策

(四)提高涉農保險保障能力

第十一章 規劃實施

一、加強組織領導

(一)完善體制機制

(二)壓實工作責任

(三)強化隊伍建設

二、保障規劃實施

(一)健全規劃配套體系

(二)科學推進規劃落實

(三)強化考核評價評估

(四)加大法治保障力度

(五)凝聚社會各方力量

三、有序推動鄉村振興

(一)發揮引領區示范作用

(二)推動重點區加速發展

(三)聚焦攻堅區精準發力

前言

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著眼黨和國家事業全局,深刻把握現代化建設規律和城鄉關系變化特征,順應億萬農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對“三農”工作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重大歷史任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做好“三農”工作的總抓手。

鄉村振興體現了黨的使命、時代的呼喚、發展的必然、人民的期盼。對于云南而言,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既是重大歷史機遇,也是重大時代命題,更是必須完成的新時代答卷。為描繪好戰略藍圖,強化規劃引領,科學有序推動全省鄉村產業、人才、文化、生態和組織全面振興,根據《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印發〈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的通知》和《中共云南省委、云南省人民政府關于貫徹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意見》,特編制《云南省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

本規劃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認真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對云南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按照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對全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作出總體設計和階段謀劃,分別明確至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2022年召開黨的二十大時的目標任務,細化實化工作重點、政策措施,部署重大工程、重大計劃、重大行動,確保我省鄉村振興戰略落實落地,是指導全省各地區各部門編制本地規劃和專項規劃、梯次有序推進鄉村振興的重要依據。

第一章 規劃背景

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大歷史任務,對新時代“三農”工作舉旗定向、擘畫藍圖、開新圖強,具有劃時代的里程碑意義。云南省必須深入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以更大的決心、更明確的目標、更有力的舉措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譜寫新時代云南鄉村全面振興新篇章。

一、重大意義

鄉村興則云南興,鄉村美則云南美。鄉村是具有自然、社會、經濟特征的地域綜合體,兼具生產、生活、生態、文化等多重功能,與城鎮互促互進、共生共存。云南鄉村具有廣闊的地域范圍、重要的地域經濟社會單元功能、獨特的地域民族文化魅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對云南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

——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新時代做好“三農”工作的總抓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我省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顯得更為突出,其中最大的發展不平衡是城鄉發展不平衡,最大的發展不充分是農村發展不充分。全省上下必須把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作為新時代做好“三農”工作的總抓手,在更高標準、更高層次上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建設,補齊“三農”短板,夯實“三農”基礎,推動鄉村產業、人才、文化、生態和組織全面振興。

——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推動云南實現高質量跨越式發展的重要基礎。當前,我國經濟發展已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必須培育壯大新動能、拓展發展新空間。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深化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構建高原特色現代農業產業體系、生產體系、經營體系,實現農村一二三產業深度融合發展,有利于推動農業由總量擴張向質量提升轉變,增強我省農業創新力和競爭力,加快實現由農業大省向農業強省轉變,為云南實現高質量跨越式發展奠定堅實基礎。

——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把云南建設成為中國最美麗省份的必然要求。鄉村是塑造我省山河基本面貌的主體,承載著絕大部分自然資源和綿延數千年文化。沒有各具特色的美麗鄉村作為支撐基礎,就難以把云南建設成為中國最美麗省份。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優化城鄉空間布局,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加快推行鄉村綠色發展方式,加強農村人居環境建設,有利于構建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鄉村發展新格局,加快把云南建設成為生態美、環境美、城市美、鄉村美、山水美的中國最美麗省份。

——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鞏固提升脫貧攻堅成效的關鍵舉措。脫貧攻堅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補短板、強弱項的重點任務,鄉村振興是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重大戰略,二者內在統一、一脈相承。打贏精準脫貧攻堅戰,讓現行標準下貧困人口全面脫貧,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問題,是云南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首當其沖的重大階段性任務。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既有利于加快脫貧步伐,又有利于鞏固提升脫貧成果。

——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譜寫好中國夢云南篇章的現實要求。云南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突出的短板在“三農”;到2035年與全國同步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最深厚的潛力在“三農”;到2050年建成與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相適應的現代化強省,最重要的基礎在“三農”。我省要確保與全國同步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必須緊緊圍繞黨的十九大確定的戰略目標,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對云南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把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作為闖出一條跨越式發展路子的重要支撐基礎,譜寫好中國夢云南篇章。

二、振興基礎

長期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省委、省政府始終堅持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全局工作的重中之重,持續加大強農惠農富農政策力度,扎實推進高原特色農業現代化和新農村建設,全面深化農村改革,農業農村發展取得了歷史性成就、發生了歷史性變革。一是脫貧攻堅開創新局面。貧困地區農民收入增速持續快于全省平均水平,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內生發展動力明顯增強,過去5年累計525萬農村建檔立卡貧困人口脫貧,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進展。二是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取得新進展。農業綜合生產能力明顯增強,糧食總產量連續5年保持在1800萬噸以上,農業生產經營方式發生重大變化,農業結構不斷優化,茶葉、花卉、蔬菜等優勢特色產業發展勢頭良好,農產品出口額穩居西部省區第一,農村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蓬勃發展,農村生態環境惡化問題得到初步遏制。三是農村改革取得新突破。農村承包地“三權”分置穩步推進,集體產權制度、集體林權配套及農村金融、水利、供銷、農墾等領域改革取得新進展,農村發展新動能加快成長。四是城鄉一體化邁出新步伐。5年來,410萬左右農業轉移人口成為城鎮居民,農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長10.7%,高于城鎮居民1.9個百分點,城鄉居民收入相對差距縮小,農村消費持續增長,農民收入和生活水平明顯提高。五是農村公共服務和社會事業達到新水平。農村水、電、路、信息網建設全面提速,人居環境整治扎實推進,教育、醫療衛生、文化等社會事業加速發展。累計完成430余萬農村人口飲水安全鞏固提升,中心村電網全部改造,農村公路通車里程達19.6萬公里,移動寬帶用戶普及率提高到68.6%,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93.6%,鄉鎮衛生院、行政村衛生室、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全覆蓋,縣、鄉、村三級文化設施網絡初步形成。六是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不斷強化。農村基層組織和民主法治建設不斷加強,黨群干群關系更加融洽,社會和諧、民族團結、宗教和順局面持續穩定,黨在農村的執政基礎進一步夯實。

總體看,我省“三農”改革發展站在了新的歷史起點上,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具備了堅實基礎和優勢條件。

三、存在問題

盡管當前我省農業農村發展取得巨大成就,但經濟社會發展中最明顯的短板仍在“三農”,現代化建設中最薄弱的環節仍是農業農村。主要表現在:農業發展方式轉變任務較重,農業產業結構與市場結合度不高,農產品加工產值與農業總產值比不高,科技支撐能力不強,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深度不夠,農業供給質量和效益亟待提升;農民適應生產力發展和市場競爭能力不足,農村人才匱乏;脫貧攻堅以及鞏固提升任務艱巨;農村改革任務較重,城鄉之間要素合理流動機制亟待健全;農村基礎設施建設欠賬較多,人居環境和生態問題突出;基本公共服務水平仍然滯后,優秀傳統文化有待進一步挖掘;村集體經濟總體薄弱。針對以上薄弱環節和突出短板,必須統籌謀劃、協同推進、聚焦聚力、實現突破。

第二章 總體要求

按照到2020年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分兩個階段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的戰略部署,2018年至2022年這5年間,既要在農村實現全面脫貧、全面小康,又要為基本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開好局、起好步、打好基礎,全力打造鄉村振興云南樣板,濃墨重彩繪就新時代“七彩云南·富春山居”的美麗畫卷。

一、指導思想

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全會精神,深入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對云南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加強黨對“三農”工作的全面領導,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牢固樹立新發展理念,落實高質量發展要求,緊緊圍繞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堅持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全省工作重中之重,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按照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統籌推進農村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和黨的建設,加快推進鄉村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鄉村振興道路,讓農業成為有奔頭的產業,讓農民成為有吸引力的職業,讓農村成為安居樂業的美麗家園,讓云南美麗鄉村成為中國最美麗省份的靚麗名片。

二、基本原則

—— 堅持黨管農村工作。毫不動搖地堅持和加強黨對農村工作的領導,健全黨管農村工作方面的領導體制機制和黨內法規,確保黨在農村工作中始終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為鄉村振興提供堅強有力的政治保障。

—— 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把實現鄉村振興作為黨的共同意志、共同行動,做到認識統一、步調一致,在干部配備上優先考慮,在要素配置上優先滿足,在資金投入上優先保障,在公共服務上優先安排,加快補齊農業農村短板。

—— 堅持農民主體地位。充分尊重農民意愿,切實發揮農民在鄉村振興中的主體作用,調動千萬農民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把維護農民群眾根本利益、促進農民共同富裕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促進農民持續增收,不斷提升農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 堅持鄉村全面振興。準確把握鄉村振興的科學內涵,挖掘鄉村多種功能和價值,統籌謀劃農村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和黨的建設,注重協調性、關聯性,整體部署,協調推進。

—— 堅持城鄉融合發展。堅決破除體制機制弊端,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推動城鄉要素自由流動、平等交換,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加快形成工農互促、城鄉互補、全面融合、共同繁榮的新型工農城鄉關系。

—— 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牢固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落實節約優先、保護優先、自然恢復為主的方針,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嚴守生態保護紅線,以綠色發展引領鄉村振興。

—— 堅持改革創新、激發活力。不斷深化農村改革,擴大農業對外開放,激活主體、激活要素、激活市場,調動各方力量投身鄉村振興。以科技創新引領和支撐鄉村振興,以人才匯聚推動和保障鄉村振興,增強農業農村自我發展動力。

—— 堅持因地制宜、循序漸進??茖W把握鄉村的差異性和發展走勢分化特征,做好總體設計,注重規劃先行、因勢利導,分類施策、突出重點,體現特色、豐富多彩。既盡力而為,又量力而行,不搞層層加碼,不搞一刀切,不搞形式主義和形象工程,久久為功,扎實推進。

三、發展目標

到2020年,鄉村振興取得重要進展,制度框架和政策體系基本形成。構建一整套振興云南鄉村的政策體系、制度體系、標準體系和考核體系;農村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如期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區域性整體貧困得到解決,高原特色現代農業產業體系初步形成,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增速保持10%以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如期實現。

到2022年,鄉村振興取得重大突破,制度框架和政策體系初步健全。高原特色現代農業產業全面推進,打造世界一流“綠色食品牌”取得重大突破,形成6個千億元級大產業、2個600億元級產業;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格局初步形成,農村生態產業化、產業生態化加快發展;脫貧攻堅成果得到進一步鞏固,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基本達到全國平均水平;農村基礎設施條件持續改善,基本實現縣縣通高速路、村村通油路;加快生態宜居美麗鄉村建設,實現村莊規劃全覆蓋、污水垃圾全處理、農村衛生廁所全普及,農村人居環境顯著改善;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初步建立,城鄉統一的社會保障制度體系基本建立,農村學生就近免試入學、全面接受有質量的義務教育,高中階段教育基本普及,鄉村群眾就近享受優質醫療服務,農村基本公共服務水平進一步提升;鄉村優秀傳統文化得以傳承和發展,農民精神文化生活需求基本得到滿足;以黨組織為核心的農村基層組織建設明顯加強,鄉村治理能力進一步提升,現代鄉村治理體系初步構建。探索形成一批各具特色的鄉村振興模式和經驗,鄉村振興和中國最美麗省份建設取得階段性成果。

1.png

注:1.本指標體系和規劃中非特定稱謂的“村”均指村民委員會和涉農居民委員會所轄地域。

2.后續專欄中定量指標未說明年份的均為2022年目標值。

四、遠景謀劃

隨著2018年至2022年規劃目標的實現,云南歷經千百年歷史變遷的古老鄉村將迎來加快全面振興的重大歷史轉折,開啟邁向更高水平農業農村現代化的歷史新征程。

到2035年,鄉村振興取得決定性進展,基本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八大高原特色現代農業重點產業產值占農業總產值的比重超過50%,農產品加工產值與農業總產值比達到5︰1以上,農業結構得到根本性改善,世界一流“綠色食品牌”全面建成;農民生活更為寬裕,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接近5萬元,共同富裕邁出堅實步伐;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基本實現,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更加完善;鄉風文明達到新高度,鄉村治理體系更加完善;農村生態環境根本好轉,生態宜居的美麗鄉村基本實現,云南美麗鄉村成為世界一流“健康生活目的地”,成為中國最美麗省份的靚麗名片。

到2050年,鄉村全面振興,農業強、農村美、農民富全面實現。

第三章 優化城鄉空間布局

堅持鄉村振興和新型城鎮化雙輪驅動,統籌城鄉國土空間開發格局,優化鄉村生產生活生態空間,分類推進鄉村振興,構建城鄉協調聯動的發展格局。

一、統籌城鄉發展空間

按照主體功能定位,對國土空間的開發、保護和整治進行全面安排和總體布局,推進“多規合一”,形成山區、壩區、邊境一線布局合理、功能互補的空間格局。

(一)強化空間用途管制。增強國土空間規劃對各專項規劃的指導約束作用,統籌自然資源開發利用、保護和修復,加快構建包括生態空間、城鎮空間、農業空間和生態保護紅線、永久基本農田、城鎮開發邊界的“三區三線”空間管控體系。從嚴控制生態空間轉為城鎮空間和農業空間,禁止將永久基本農田轉為城鎮空間,鼓勵城鎮空間和符合國家生態退耕退牧條件的農業空間轉為生態空間。推動主體功能區戰略格局在州(市)、縣(市、區)層面精準落地,各州(市)重點結合經濟社會發展和資源稟賦,協調和管理行政區域內縣(市、區)三類空間,各縣(市、區)重點將圖斑精準落位。開展資源環境承載能力和國土空間開發適宜性評價,合理確定開發強度和保護力度,完善負面清單、轉移支付、生態補償、土地指標等差異化政策,建立差異化績效考核評價體系,形成與主體功能區要求相匹配的政策引導和利益保障機制。

專欄2 “三區三線”空間管控

“三區”:在規劃期內,生態、農業、城鎮空間比例控制為71∶25.5∶3.5,并進一步優化?!叭€”:在規劃期內,生態保護紅線劃定面積占國土比例≥30.9%,城鎮空間開發控制≤3.5%;到2020年,全省耕地保有量在8768萬畝以上、永久基本農田7341萬畝以上,到2022年,達到國家下達指標要求??臻g治理體系:到2020年,全省空間規劃大數據平臺基本建成,以縣級為基本單元,建立省、州(市)、縣(市、區)三級空間治理體系。

(二)完善城鄉布局結構。構建“縣城—中心集鎮—村莊”協調發展格局,增強城鎮對鄉村的帶動能力。做強縣城:推動城鄉結合部、新城區開發建設以及舊城區改造提升;強化基礎設施建設,提升公共服務水平和層次;推進城市綜合體建設;做精做強“一縣一業”,加快產業園區發展,強化要素集聚和產業帶動能力;推動農業轉移人口向縣城集中,實現縣城居民市民化。做優集鎮:因地制宜發展特色鮮明、充滿魅力的特色小鎮和小城鎮;推進小城鎮擴權賦能,補齊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短板,完善提升商貿集市功能,促進發展基礎好的小城鎮升級為中心集鎮;發揮中心集鎮在聯結城鄉發展中的橋梁和紐帶作用,加強以鄉鎮政府駐地為中心的農民生活圈建設,以鎮帶村、以村促鎮,推動鎮村聯動發展。做美村莊:以“守護綠水青山、彰顯特色優勢、發揮多重功能、提供優質產品、傳承鄉村文化、留住鄉愁記憶”為導向,加強村莊規劃管控和人居環境整治,提升村容村貌,實現“一村一品”,打造“產業生態化、居住城鎮化、風貌特色化、特征民族化、環境衛生化”的美麗宜居村莊。

(三)合理布局“兩區一線”。結合我省山區廣闊的地形地貌特征,立足邊境線長、守邊任務重的實際,科學統籌山、壩、邊規劃建設,強化山區生態屏障功能,提升壩區發展效能,優化抵邊村莊布局。

山區空間。按照適度集中的原則,推進遷村并戶,引導村莊向宜建山地布局。除邊境一線村莊外,對30戶以下不具備發展條件的村莊不再配套建設各項設施和批準新建農房。鼓勵山區農民進城。加強山區農村生態建設和環境保護,大力實施退耕還林還草工程。強化水土流失治理以及滑坡、泥石流等地質災害防治。推進山區綜合開發,發展山地生態農業和林下經濟,大力發展適宜山地的旅游、休閑、康養等產業??茖W規劃山區村莊基礎設施、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設施以及房屋建設。構建高低錯落、人與自然和諧相融的山水畫卷,建設具有云南特色的山、水、林、田、房交相輝映的山地村莊。

壩區空間。優化壩區村莊布局,引導布局零亂、居住分散、閑置低效的自然村及居民點向縣城、中心集鎮和中心村集中,控制村莊無序散亂蔓延。引導村莊向壩區邊緣的宜建山地布局,實現依山而建、依山而居。強化壩區江河湖泊濕地等環境保護與治理,加大周邊面山治理力度。推動城鎮基礎設施向周邊壩區村莊延伸,擴大公共服務設施服務半徑,實現資源共享,促進靠近城鎮的村莊逐步融入城鎮發展。加快壩區村莊產業集聚發展,建設產業園區和田園綜合體,提高土地利用效率和產出。原則上壩區非規劃用地一律不再審批宅基地和農房建設,確保農房數量在現有基礎上一律只減不增。深入推進“兩違”建筑處置,嚴剎亂建、亂挖、亂砍、亂墾、亂葬之風,清理整治“大棚房”,減少對壩區空間的割裂。把壩區鄉村打造成為阡陌有序、田園美麗、河湖清澈、土壤肥沃的宜居宜業村莊集聚區。

邊境一線。充分發揮自然村守邊固邊的重要節點作用,嚴控抵邊自然村撤并。提高抵邊村鎮基本公共服務水平和保障能力,鼓勵邊境非一線地區人口向一線村鎮搬遷安置。筑牢沿邊生態安全屏障。加快推進邊境地區界河治理,因地制宜實施界河整治。

(四)推進城鄉統一規劃。按照“縣(城)—鄉(鎮)—村—房”四個層級,建立完善“村莊布點規劃—村莊規劃—村莊設計—農房設計”實用性規劃設計層級體系。堅持縣(城)域規劃先行;統籌謀劃縣城產業發展、基礎設施、公共服務、生態保護等布局;推動縣域空間規劃、村莊布點規劃等各類規劃的協調整合,合理確定保留村、拆并村、新建村的空間布點和數量。細化鄉(鎮)域鄉村規劃;落實縣(市、區)域規劃內容;深化細化鄉(鎮)域村莊空間體系、布點規模、實施布局和村莊整治。推動村莊規劃管理全覆蓋;以行政村為單元,采取“多規合一”的方式,加快編制村莊土地利用規劃、實用性建設用地規劃、村莊修建性詳細規劃;明確村莊建設用地四至邊界、農房設施布局及建設規模、產業發展、風貌指引等內容;實現“一村一規劃”,避免千村一面,防止鄉村景觀城市化。注重農房單體個性設計;嚴格農房宅基地和農房建設審批管理,強化新建農房設計剛性管控;對風貌不協調的民居,改造提升房屋外觀風貌,并結合易地扶貧搬遷、農村危房改造、生態搬遷等工程的推進,加大統一風貌的實施力度,實現農房單體個性和風貌協調相統一。鼓勵設計下鄉,引導和支持懂建設、有情懷、愛農村的規劃、建筑景觀、市政、藝術設計、文化策劃等領域設計人員下鄉服務,提升鄉村規劃建設水平。

二、優化鄉村發展布局

堅持人口資源環境相均衡、“三區三線”劃定相銜接、鄉村生產生活生態相協調、經濟社會生態效益相統一,打造綠色集約高效生產空間,營造宜居適度生活空間,保護山清水秀生態空間。

(一)生產空間。鄉村生產空間是以提供農產品為主體功能的國土空間,兼具生態功能。重點圍繞高原特色農業現代化建設、打造世界一流“綠色食品牌”目標,優化綠色集約高效生產空間。落實農業功能區制度,科學合理劃定糧食生產功能區、重要農產品生產保護區和特色農產品優勢區,以及養殖業適養、限養、禁養區域。穩定糧食生產,重點建設以滇中、滇東北、滇東南、滇西、滇西北、滇西南“六區”,金沙江、紅河、瀾滄江、怒江、珠江流域高原特色農業產業示范“五帶”,茶葉、水果、蔬菜、花卉、堅果、咖啡、中藥材、肉牛、煙葉、糖料蔗、橡膠、油菜、豬禽魚“十三類產品”為主體的農產品主產區。統籌推進農業產業園、科技園、創業園等各類園區建設。

(二)生活空間。鄉村生活空間是以農村居民點為主體、為農民提供生產生活服務的國土空間。重點圍繞世界一流“健康生活目的地”建設目標,打造宜居適度生活空間。堅持集約用地,遵循鄉村傳統發展肌理和格局,劃定空間管控邊界,明確用地規模和管控要求,確定基礎設施用地位置、規模和建設標準,合理配置公共服務設施,引導生活空間尺度適宜、布局協調、功能齊全。充分維護原生態村居風貌,保留鄉村景觀特色,保護自然和人文環境,注重融入時代感、現代感和民族風情,強化空間利用的人性化、多樣化,著力構建便捷的生活圈、完善的服務圈、繁榮的商業圈,讓鄉村居民過上更舒適的生活。

(三)生態空間。鄉村生態空間是具有自然屬性、以提供生態產品或生態服務為主體功能的國土空間。重點圍繞把云南建設成為全國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中國最美麗省份的目標,構建山清水秀生態空間。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構建生態保護紅線、環境質量底線、資源利用上線和環境準入負面清單“三線一單”制度。結合我省生態區位條件、生態功能和生態脆弱區域分布特點,形成“三屏兩帶”的生態保護紅線基本格局。以六大水系、九大高原湖泊、自然保護區等為重點,加快修復重要區域生態系統。堅持保護優先、綠色發展,修復和改善鄉村生態環境,提升生態功能和服務價值,打造環境優美、宜業宜居的鄉村生態系統。全面實施產業準入負面清單制度,推動各地區因地制宜制定禁止和限制發展產業目錄,明確產業發展方向和開發強度,強化準入管理和底線約束。

三、分類推進鄉村發展

順應村莊發展規律和演變趨勢,立足不同村莊的資源稟賦、區位條件、發展現狀、民族特色、文化脈絡,合理確定發展方向和發展路徑,因村施策,分類推進村莊建設。

(一)城郊融合型。城市近郊區以及縣城城關鎮所在地的村莊,具備成為城市后花園的優勢,也具有向城市轉型的條件。加強城鄉統一規劃引導,加快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推進產業互融互補,促進公共服務共建共享,逐步強化服務城市發展、承接城市功能外溢、滿足城市消費需求能力。利用區位等優勢,發展農產品加工和鄉村旅游,加快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充分發揮資源優勢和鮮明特色,在有條件的地方規劃建設特色小鎮和各類產業園、創業園,加速周邊村落與特色小鎮、園區融合發展,使其成為新型城鎮化的重要紐帶。在形態上保留鄉村風貌、治理上體現城市水平,強化人口集聚,引導部分靠近城市的村莊逐步納入城區范圍或向新型農村社區轉變。

(二)集聚提升型?,F有規模較大的中心村和其他仍將存續的一般村莊,占鄉村類型的大多數,是鄉村振興的重點。精準分析比較優勢,科學定位村莊發展方向,在原有規?;A上有序推進改造提升,配套完善村莊基礎設施和公共環境,提升集聚發展承載能力。選準、激活、做強優勢主導產業,形成“一村一品”,發揮產業帶動能力,建成一批農業融合、鄉村旅游、康體養生等專業化村莊。加強國有農場及林場規劃建設。大力提升農村人居環境,實現村容整潔、道路通達、環境衛生、適宜居住。

(三)特色保護型。生態環境良好、自然風光優美、文化底蘊深厚、民族風情多樣、鄉土氣息濃厚、產業資源獨特的村莊,具有將生態、人文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的區域,是彰顯云南鄉村特色的重要載體。統籌保護、利用與發展的關系,遵循村莊發展肌理,注重保持村莊的完整性、真實性和延續性。切實保護村莊的傳統選址、格局、風貌以及自然和田園景觀等整體空間形態與環境,全面保護人類遺跡、文物古跡、傳統民居,傳承和保護農村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現世界文化遺產、歷史文化名鎮名村和傳統村落魅力。抓好民族文化靜態保護和活態傳承,尊重原住居民生活形態和傳統習慣,突出民族村寨自然風貌、人文風俗保護,優先對“直過民族”、人口較少民族地區村落進行保護發展。合理利用村莊特色資源,發展鄉村旅游和特色產業,形成特色資源保護與村莊發展的良性互促機制。

(四)搬遷撤并型。對位于生存條件惡劣、生態環境脆弱、自然災害頻發、地方病嚴重等地區的村莊,因重大項目建設需要搬遷的村莊,人口流失特別嚴重不具有保留價值的村莊,根據相應條件和規定采取易地扶貧搬遷、生態宜居搬遷、重大項目建設搬遷、農村集聚發展搬遷等方式,實施村莊搬遷撤并,統籌解決村民生計、生態保護等問題。堅持村莊搬遷撤并與易地扶貧搬遷、生態移民搬遷、新型城鎮化、農業現代化相結合,依托交通沿線、小城鎮、產業園區、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集聚區等適宜區域進行安置,避免出現新建孤立的村落式移民社區。搬遷撤并后的村莊原址,因地制宜復墾或還綠,拓展鄉村生產生態空間。搬遷撤并村莊必須保障農民知情權、參與權和受益權,尊重農民意愿并經村民會議同意。到2022年,全省自然村在2018年規?;A上搬遷撤并10%以上。

(五)守邊固邊型。實施興邊富民、守邊固邊等工程,建設設施完善、環境優美、產業發展、和諧穩定的宜居宜業宜游邊境鄉村,持續保持邊民不流失、守邊不弱化、邊境和諧穩定繁榮發展。推進邊境沿線民族團結進步示范村、民族特色旅游村寨、國門村寨創建,打造一批邊境民族風情小鎮。加快邊民互市、跨境旅游、特色種養殖及加工等產業發展,通過產業發展帶動邊民就地就近就業創業。加大提升人居環境的支持力度,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提高公共服務覆蓋面,夯實守邊固邊基礎。深化“國門黨建”,切實發揮基層黨組織和黨員隊伍在固邊、穩邊、興邊中的戰斗堡壘和先鋒模范作用。

第四章 堅決打贏精準脫貧攻堅戰

聚焦深度貧困地區和特殊貧困群體,突出問題導向,優化政策供給,下足繡花功夫,激發貧困人口內生動力,夯實貧困人口穩定脫貧基礎,堅決打贏精準脫貧這場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具決定性意義的攻堅戰,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打好基礎。

一、精準施策推進全面攻堅

瞄準精準脫貧攻堅目標,提升靶向施策的有效性,采取多渠道、多樣化的精準扶貧精準脫貧路徑和措施,精準施策推進全面攻堅。

(一)聚焦三年攻堅戰。咬定總攻目標,全面落實打贏精準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嚴格執行現行扶貧標準,按照“兩不愁、三保障”要求,既不降低標準,也不擅自拔高標準、提不切實際的目標,把握好脫貧攻堅節奏進度,確保到2020年貧困地區群眾同全國人民一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現行標準下農村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實現脫貧,消除絕對貧困;確保貧困村全部出列、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實現貧困地區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幅度高于全省平均水平,基本公共服務主要領域指標接近全國平均水平。

(二)推進“十大行動”。堅持把提高脫貧質量放在首位,因地制宜,分類指導,加大資源整合和政策傾斜力度,集中力量抓好特色產業脫貧、就業扶貧、易地扶貧搬遷、教育脫貧攻堅、健康扶貧、農村危房改造、生態保護扶貧、綜合保障扶貧、基礎設施和人居環境改善、扶貧扶志等精準脫貧十大行動。加快補齊貧困地區基礎設施短板,持續改善生產生活條件,實現貧困地區建制村通硬化路、通動力電、通寬帶、有標準化衛生室,全面解決貧困人口住房和飲水安全問題。義務教育學生因貧失學輟學問題有效解決,基本養老保險和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實現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覆蓋,最低生活保障實現應保盡保。開展貧困地區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貧困村達到人居環境干凈整潔的基本要求,實現擺脫貧困、改善人居環境同步推進。貧困村集體經濟收入持續增加。

二、深入推進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

堅持全面攻堅與突出深度貧困地區相結合,通過更加有力的舉措、更加集中的支持、更加精細的工作,攻克深度貧困堡壘,確保統籌推進、不留“死角”、不留“鍋底”。

(一)改善發展條件。推進深度貧困地區交通和農村電網建設攻堅、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農村土地綜合整治和高標準農田建設、退耕還林還草和退牧還草、巖溶地區石漠化綜合治理等工程,逐步實現27個深度貧困縣50戶以上不搬遷自然村通硬化路,實現農網動力電全覆蓋,加快實現深度貧困地區貧困村網絡全覆蓋。實施貧困村提升工程。

(二)解決特殊困難。聚焦怒江州、迪慶州和深度貧困縣、深度貧困村,扎實推進脫貧攻堅各項重點工作,因地制宜、因村因戶因人分類施策,精準幫扶,確保不漏一村不落一人。堅持“挪窮窩”與“換窮業”并舉,堅決完成深度貧困地區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易地扶貧搬遷任務。聚焦老弱病殘特殊貧困群體,強化保障性扶貧措施,加快脫貧解困。采取特殊措施和手段推動“直過民族”、人口較少民族貧困人口精準脫貧。

(三)加大政策傾斜。全省新增脫貧攻堅資金、涉農資金、惠民項目、政策舉措主要集中用于深度貧困地區。保障深度貧困地區產業發展、基礎設施建設、易地扶貧搬遷、民生發展等用地,深度貧困地區開展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可不受指標規模限制,在中央統一安排下,推動深度貧困地區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節余指標跨省域調劑,加大與一、二線城市調劑力度。深度貧困地區建設用地涉及農用地轉用和土地征收的,依法加快審批。

三、強化脫貧攻堅保障

強化政策支持,凝聚各方脫貧攻堅合力,壓實工作責任,加強考評監督,為精準脫貧攻堅提供有力支撐。

(一)加大資金人才支持。堅持增加政府扶貧投入與提高資金使用效益并重,健全與脫貧攻堅任務相適應的投入保障機制。強化土地政策支持,加大金融扶貧支持力度,創新產業扶貧信貸產品和模式,建立健全金融支持產業發展與帶動貧困戶脫貧的掛鉤機制和扶持政策。加大人才和科技支持力度,實施邊遠貧困地區、邊疆民族地區、革命老區人才支持計劃,動員全社會科技力量投入脫貧攻堅主戰場,開展科技精準幫扶行動。

(二)凝聚脫貧攻堅力量。深化滬滇、粵滇扶貧協作,以產業合作、勞務協作、人才支援、資金支持等為協作重點,推進攜手奔小康行動貧困縣全覆蓋,并向貧困村延伸。深入開展定點扶貧,加強與中央牽頭單位和定點單位的協調配合。全面落實省、州(市)、縣(市、區)掛鉤扶貧工作責任,把掛鉤扶貧脫貧工作納入本單位工作重點,加強工作力量,落實精準幫扶。培養鍛煉過硬的脫貧攻堅干部隊伍,加強對脫貧一線干部的關愛激勵。加強軍地脫貧攻堅工作協調。激勵各類企業、社會組織扶貧,深入推進“萬企幫萬村”精準扶貧行動,持續開展“光彩行”活動。大力開展扶貧志愿服務活動。

(三)壓實責任強化監督。加強和改善黨對脫貧攻堅工作的領導,壓實責任,從嚴監督。按照“黨政一把手負總責、五級書記抓扶貧”要求,全面落實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脫貧攻堅工作機制,強化黨政一把手責任,落實各級黨委、政府和有關部門、村級黨組織、第一書記、駐村工作隊、幫扶責任人等的責任,層層壓實脫貧攻堅責任。大興調查之風,以問題為導向推動工作改進、推動工作精準,進一步提高各級領導干部攻堅克難能力。夯實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基礎性工作,健全貧困退出機制。堅持最嚴格的考核評估制度,嚴查扶貧領域腐敗、作風、責任落實等方面突出問題。實施脫貧攻堅與基層黨建“雙推進”。

四、鞏固脫貧攻堅成果

注重激發貧困人口內生動力,健全完善長效穩定脫貧機制,統籌銜接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

(一)激發貧困人口內生動力。加快建立健全緩解相對貧困的政策體系和工作機制,持續改善相對貧困人口的發展條件,增強脫貧地區“造血”功能。注重既扶貧又扶志、扶智,把救濟紓困和內生脫貧結合起來,引導貧困群眾克服等靠要思想,逐步消除精神貧困,加快貧困地區擺脫貧困。持續開展“自強、誠信、感恩”主題實踐活動,注重正向激勵,總結宣傳脫貧典型,用身邊人身邊事示范帶動,樹立勤勞致富的價值導向,營造脫貧光榮的輿論氛圍,引導貧困群眾樹立脫貧的信心和斗志,促進形成自強自立、爭先脫貧的精神風貌。根據貧困戶技能需求、發展意愿等,開展免費實用技能培訓,提升貧困群眾發展生產和務工經商的基本技能,實現可持續穩固脫貧。改進幫扶方式,更多采用生產獎補、勞務補助、以工代賑等方式,引導貧困群眾通過自己辛勤勞動脫貧致富。

(二)統籌銜接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脫貧攻堅期內,貧困地區鄉村振興主要任務是脫貧攻堅。結合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壓茬推進實施生態宜居搬遷等工程,鞏固易地扶貧搬遷成果。鄉村振興有關支持政策優先向貧困地區傾斜,補齊基礎設施和基本公共服務短板,以鄉村振興鞏固脫貧成果。

(三)健全長效穩定脫貧機制。嚴格執行貧困退出標準和程序,規范組織實施貧困縣、貧困村、貧困人口退出工作。脫貧攻堅期內扶貧政策保持穩定,貧困縣、貧困村、貧困戶退出后,有關政策保持一段時間。建立完善長效穩定脫貧機制,全面掌握貧困人口“兩不愁、三保障”實現情況、獲得幫扶情況、貧困人口參與脫貧攻堅項目情況等,確保脫貧結果的真實性和準確性,經得住2020年至2021年國家開展的脫貧攻堅普查。

專欄3 精準脫貧十大行動

特色產業脫貧行動。因地制宜加快發展對貧困戶增收帶動作用明顯的種植養殖業、林草業、農產品加工業、特色手工業、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積極培育和推廣有市場、有品牌、有效益的特色產品,大力實施電商扶貧,完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與貧困戶聯動發展的利益聯結機制。

就業扶貧行動。實施培訓就業工程,對有培訓意愿的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100%給予職業培訓,100%提供崗位推薦等就業服務,50%以上組織轉移就業。

易地扶貧搬遷行動。堅持以“挪窮窩”與“換窮業”并舉,按照具備搬遷安置條件的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應搬盡搬”的原則,在保質保量完成原計劃的65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搬遷任務的基礎上,完成納入國家規劃的新增34.5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搬遷任務。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搬遷規模達99.5萬人,根據實際條件壓茬推進同步搬遷50萬人。新增搬遷對象聚焦“一方水土養不起一方人”6類區域的建檔立卡貧困人口,鼓勵集中居住30戶以下、貧困發生率50%以上、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尚未達到脫貧出列條件的自然村實施整村搬遷,安置方式以進城入鎮為主。按照以崗定搬、以業定遷原則,加強后續產業發展和轉移就業工作,確保貧困搬遷家庭至少1個勞動力實現穩定就業,實現搬遷1戶、穩定脫貧1戶。

教育脫貧攻堅行動。以保障義務教育為核心,全面落實教育扶貧政策,進一步降低貧困地區特別是深度貧困地區、民族地區義務教育輟學率,穩步提升貧困地區義務教育質量。確保每個行政村至少建有1所幼兒園。

健康扶貧行動。將貧困人口全部納入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和醫療救助保障范圍。加快推進貧困地區縣、鄉、村三級衛生服務標準化建設,確保每個貧困縣建好1—2所縣級公立醫院(含中醫院),每個鄉鎮有1所標準化衛生院,每個貧困村有1所標準化衛生室。

農村危房改造行動。明確“安全穩固和遮風避雨”的農村危房改造基本要求,保證正常使用安全和基本使用功能。規范危房危險等級認定責任和程序,建立危房臺賬并實施精準管理,改造1戶、銷檔1房,確保2019年完成建檔立卡貧困戶等4類重點對象危房改造,2020年完成因動態調整新增的4類重點對象農村危房改造任務。

生態保護扶貧行動。創新生態扶貧機制,加大貧困地區生態保護修復力度,實現生態改善和脫貧攻堅雙贏,在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中選聘生態護林員、草管員達到10萬人。推進怒江州林業生態脫貧攻堅區建設。

綜合保障扶貧行動。統籌各類保障措施,建立以社會保險、社會救助、社會福利制度為主體,以社會幫扶、社工助力為輔助的綜合保障體系,為完全喪失勞動能力和部分喪失勞動能力且無法依靠產業就業幫扶脫貧的貧困人口提供兜底保障。

基礎設施和人居環境改善行動。以示范縣為載體,推進貧困地區“四好農村路”建設,實現具備條件的建制村通客車目標。加快實施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全面解決貧困人口飲水安全問題。實施貧困地區農網改造升級,實現大電網延伸覆蓋至全部縣城。推進貧困地區農村可再生能源開發利用。統籌推進網絡覆蓋、農村電商、網絡扶智、信息服務、網絡公益等五大工程向縱深發展。提升貧困地區人居環境,實現戶有新樣、村有新貌。

扶貧扶志行動。深入開展“自強、誠信、感恩”主題實踐活動,創辦脫貧攻堅“農民夜?!薄爸v習所”等,加強思想、文化、道德、法律、感恩教育,弘揚自尊、自愛、自強精神,防止政策養懶漢、助長不勞而獲和“等靠要”等不良習氣。鼓勵各地區總結推廣脫貧典型,宣傳表彰自強不息、自力更生脫貧致富的先進事跡和先進典型,用身邊人身邊事示范帶動貧困群眾。

注:本專欄中定量指標未說明年份的均為2020年目標值。

第五章 加快推進高原特色農業現代化

圍繞打造世界一流“綠色食品牌”,轉變發展方式,調整優化產業結構,夯實生產能力基礎,強化科技支撐和服務平臺建設,提升對外開放水平,加快現代化步伐,發展壯大鄉村產業,推動鄉村產業全面振興。

一、轉變農業發展方式

發展適度規模經營,培育壯大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推進綠色發展,強化品牌建設,推動農村產業融合發展,走規?;?、集約化、綠色化、融合化發展道路,促進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型。

(一)發展適度規模經營。全面完成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登記頒證工作。以市場為導向、效益為核心、家庭經營為基礎、新型農業經營組織為主體、土地承包經營權有序流轉為關鍵,通過家庭農場、專業合作、股份合作、土地入股、土地流轉、土地租賃、土地托管等多種方式發展適度規模經營。區分山區和壩區等不同區域,在充分尊重農民意愿的基礎上,按照不同產業發展規律,合理推進適度規模經營。引導鼓勵社會資本發展適合產業化經營的現代種養業,加強社會資本租賃農地監管和風險防范,維護農戶權益。嚴防耕地“非農化”和出現撂荒。推進各類農業示范園區建設。立足資源優勢、產業基礎、市場需求、技術支撐、環境容量、新型經營主體帶動能力和產業覆蓋面,因地制宜發展“一村一品”專業村,建設“一縣一業”特色產業大縣。

(二)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堅持以家庭農戶為基本單元的經營主體地位,改善小農戶分散耕種、自給自足的狀態,促進小農戶向專業化、規?;?、集約化轉變,使小農戶生產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將千家萬戶小農戶培育成為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實施現代青年農場主精準培育計劃、“鄉土專家工程”和“陽光工程”,加快培養一批有文化、懂技術、會經營的新型職業農民。建立家庭農場認定制度,完善省、市、縣三級示范家庭農場聯創機制。深入推進農民專業合作社規范化建設,鼓勵引導農民專業合作社在自愿和優勢互補的基礎上組建聯合社。以國家和省級重點農業龍頭企業為基礎,以原料保障、技改擴能、市場拓展、融資體系、產業集聚等為重點環節,培育一批農業龍頭企業。引導龍頭企業采取兼并、重組、收購等方式組建大型企業集團,加速企業集群集聚發展。支持有條件的農業龍頭企業上市融資。落實農墾農場法人實體地位,創新農場經營管理體制,加快農墾農場企業化步伐。聚焦特色優勢產業,實施“綠色食品牌”招商大行動,吸引一批大型農業龍頭企業落戶云南。

(三)推進農業綠色發展。加強農業資源環境管控,嚴控圍湖造田、濫墾濫占草原等不合理開發建設活動對資源環境的破壞。建立農業產業準入負面清單制度,因地制宜制定禁止和限制發展產業目錄,明確種養業發展方向和開發強度,加快推進畜牧業禁限養區建設。加強耕地土壤管理,在石漠化地區和重要湖泊、飲用水水源地及水資源匱乏地區,穩步推進耕地輪作休耕制度試點。嚴格水資源管理,全面推進節水農業建設,完善農田排灌設施,推廣節水技術,逐步建立農業灌溉用水量控制、定額管理制度以及精準補貼和節水獎勵機制。深入實施化肥農藥減量增效行動,推行測土配方施肥、精準施藥和科學用藥,加大病蟲害綠色防控力度,推進全省茶園全部綠色化,鼓勵蔬菜、水果、花卉等優勢農產品綠色化生產。支持按照有機產品生產標準,以茶葉、蔬菜、咖啡、堅果、中藥材等為重點,創建全國有機農業示范基地。建立完善有機農產品產地掛牌保護制度。加快農業面源污染治理,推進秸稈和畜禽養殖廢棄物資源化利用以及廢舊地膜和包裝廢棄物回收處理。開展畜牧業綠色發展示范縣建設,推行漁業健康生態養殖模式,合理確定湖泊、水庫、灘涂等養殖規模和養殖密度,加強草原、水生生態、林業和濕地保護與修復。抓好農業環境保護監測體系建設。

(四)強化品牌建設。制定特色農產品區域品牌生產技術規程和產品質量標準,建立完善質量品牌管理制度,提升標準化生產能力和品牌培育創建能力。委托品牌策劃機構,精心培育一批在全國乃至國際上有優勢、有影響、有競爭力的云南區域公共品牌,全力打造世界一流“綠色食品牌”,樹立云南高原特色農業整體品牌形象。加快現有農產品品牌化。結合地域差異、品種特性,創建一批具有文化底蘊、鮮明地域特征“小而美”的特色農產品品牌。推進農產品品牌創建示范區建設。鼓勵龍頭企業、農民專業合作社引入國際公認的先進質量管理方法,依法爭創馳名商標、名牌產品、生態原產地產品和農產品地理標志產品。引導企業強化商標品牌意識,建立完善商標注冊、使用、許可、轉讓、質押、投資、維權等管理制度。組織開展名優企業、產品、品牌等評選活動并進行獎勵。充分利用各種媒體媒介講好品牌故事,全面擴大“綠色食品牌”國際、國內和省內影響力。建立品牌農產品目錄和標識制度,實施準入和退出管理。建立授權使用、品牌危機預警、風險規避和緊急事件應對機制。加強對成長中的地方特色企業和產品品牌的保護和管理,實時監控、評估公用品牌狀態,嚴厲打擊各種冒用、濫用公用品牌,惡意搶注商標、侵犯商標專用權等行為。

(五)推動農村產業融合發展。促進農業生產、加工、物流、研發和服務相互融合,推動產前、產中、產后一體化發展,統籌農產品初加工、精深加工、綜合利用加工和主食加工協調發展,實現農產品多層次、多環節轉化增值。加快發展農村電子商務,發展農超、農社、農企、農校等產銷對接的新型流通業態。構建全程覆蓋、區域集成、配套完備的新型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鼓勵發展農業生產租賃、農產品個性化定制、會展農業等新興業態。充分利用好農村森林景觀、田園風光、村落民俗、山水資源、農耕文明、民族特色和鄉村文化,推進農業與旅游、教育、文化、健康養生養老等產業融合,讓產區變景區、田園變公園、農房變客房、產品變商品,促進農村生態、景觀等資源優勢轉化為產業經濟優勢。依托現代農業產業園、農業科技園、農產品加工園、生態文化產業園、特色產業基地、生態宜居美麗鄉村等,打造農村產業融合發展的平臺載體,促進農業內部融合、農業產業鏈延伸、農業多種功能拓展、農村新型業態等多模式融合發展。加快培育一批農業特色小鎮,建設一批農業循環經濟試點示范和田園綜合體,創建一批農村產業融合發展示范縣、示范園和農業產業強鎮,帶動形成一批農村產業融合發展集群。采取“訂單收購+分紅”“土地流轉+優先雇用+社會保障”“農民入股+保底收益+按股分紅”等多種利益聯結方式,支持龍頭企業通過領辦或參與農民合作組織、為農戶提供信貸擔保、共同開展農產品銷售和品牌運作等多種形式,與農戶建立穩定的訂單和契約關系,讓農戶更多參與并分享產業融合發展的增值收益。鼓勵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挖掘集體土地、房屋、設施等資源和資產潛力,依法通過股份制、合作制、股份合作制、租賃等形式,積極參與產業融合發展。

專欄4 農業發展方式轉變重大工程、行動

“一村一品、一縣一業”發展行動。到2022年,全省一半以上行政村每村培育打造1個區域特色明顯、市場潛力大、附加值高的主導產品。培育60個“一縣一業”示范縣,每個示范縣培育打造1個產業特色突出、發展潛力較大、產業鏈條完整、市場競爭力強的主導產業。完善利益聯結機制,使農戶的主要收入來自主導產業或產品經營。以科技創新為動力,以農業組織新模式為紐帶,以市場需求為導向,發揮龍頭企業的主體作用,推動優勢特色產業由點狀、塊狀向帶狀集聚發展,形成跨區域、集群式、板塊化推進的格局,打造一批“綠色食品”產業帶。

“綠色食品牌”招商大行動。瞄準世界500強、中國500強、民營500強和行業龍頭企業,力爭每年引進協議總投資額10億元以上企業15戶、5億元以上企業100戶;每年促成100個重點招商項目簽約,推進50個重點招商項目落地。

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培育工程。力爭到2020年、2022年,省級以上龍頭企業分別突破900戶、1000戶,工商登記的農民專業合作社力爭分別達到6萬個和7萬個以上,農戶入社率分別達到40%和60%以上,分別培育1萬個(省級示范社1500個以上、州市級3500個以上、縣級5000個以上)和1.5萬個(省級示范社2000個以上、州市級5000個以上、縣級8000個以上)縣級以上農民專業合作社示范社;經農業農村部門認定的家庭農場力爭分別達到1萬個和1.5萬個以上;新型職業農民分別達到6萬人、10萬人。

農墾國有經濟培育壯大工程。圍繞建成具有國內龍頭地位和國際競爭力的現代農業企業集團目標,進一步做大做強云南農墾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到2020年、2022年,分別建成2個和4個區域農墾集團、10個和15個農場集團、20個和30個農場專業化產業公司。

綠色有機生產基地建設工程。以茶葉、蔬菜、咖啡、堅果、中藥材等為重點,創建全國有機農業示范基地,增加一批縣(市、區)進入國家有機產品認證示范區。鼓勵有實力的企業采用合作、租賃等形式,在南亞東南亞國家建立有機食品生產基地。爭取云南入列全國有機農產品示范基地試點省。把云南建成全國最大的茶葉、蔬菜、水果、中藥材、堅果、肉牛綠色有機種植(養殖)基地和國際知名的綠色食品生產基地。

綠色有機農產品產地掛牌保護行動。全面摸清全省適宜有機農業發展的用地面積、分布等基礎數據,對有機農業用地實行掛牌保護,建立保護圖表冊,將保護任務落實到具體地塊和農戶。有機農業用地一經劃定,嚴禁使用化學農藥、化肥、農膜、生長調節劑等人工合成物質和基因工程生物及其產物,鼓勵采取使用有機肥、生物農藥和種植綠肥等綜合措施。

農業綠色生產行動。集成推廣測土配方、水肥一體化、機械深施等施肥模式,強化統防統治、綠色防控,集成應用全程農藥減量增效技術,到2020年、2022年,主要農作物化肥利用率分別達到35%、40%,農藥利用率均穩定在40%以上。

農業廢棄物資源化利用。到2020年、2022年,爭取國家分別支持20個、23個養殖大縣開展畜禽糞污資源化利用整縣推進;在種養密集區域,探索整縣推進畜禽糞污、秸稈、病死畜禽、農田殘膜、農村垃圾等廢棄物全量資源化利用;力爭畜禽糞污綜合利用率分別達到75%和78%以上,規模養殖場糞污處理設施裝備配套率分別達到95%、96%;主要農作物秸稈綜合利用率分別達到85%和87%以上。

農產品品牌培育工程。加強農業品牌認證、監管、保護,提升我省農業品牌公信力。力爭到2020年、2022年,全省“三品一標”認證產品分別達到3800個以上和5000個以上,每個農業生產縣(市、區)打造1個以上的區域公用品牌。

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示范工程。推動陸良縣、澄江縣、騰沖市、彌勒市、祥云縣等5個國家級示范縣建設工作,加快臨翔區茶產業鏈延伸型、彌勒市太平湖產城融合型、騰沖市銀杏產業功能拓展型等3個國家級示范園創建工作,爭取一批符合條件的縣(市、區)創建國家級和省級農村產業融合發展示范縣、示范園。通過以點帶面、示范帶動,加快全省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

產業興村強縣行動。建設一批鄉土經濟活躍、鄉村產業特色明顯的農業產業強鎮,樹立一批可復制、可借鑒的農村產業融合示范樣板,推動一批農業大縣向農業強縣邁進。

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精品工程。打造七彩云南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品牌。做好中國美麗休閑鄉村、全國休閑農業精品園區(農莊)等品牌創建工作,鼓勵各地培育休閑觀光園區、康養基地、鄉村民宿、旅游小鎮等鄉村旅游產品。到2020年、2022年,力爭實現全省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接待游客總人數分別突破2億人次、3億人次,努力把云南建設成為全國鄉村旅游的重要目的地。

二、調整優化農業產業結構

優化生產力布局,加快種養殖結構調整,穩定糧食生產,做精做強特色優勢產業,加快發展農產品加工業,促進農業由增產導向轉向提質導向,加快農業轉型升級。

(一)優化農業生產力布局。立足我省自然資源稟賦,結合主體功能區劃,將農業發展區域分為優化發展區、適度發展區、保護發展區,加快形成布局合理、產業集中、優勢突出、市場需求與資源稀缺程度相匹配的農業生產力布局。滇中地區重點發揮城市經濟圈的核心和龍頭作用,按照農業現代化的基本要求,充分挖掘資金、技術、人才、信息和市場優勢,聚合生產要素,全產業鏈打造果蔬、花卉、肉牛等產業;滇東北重點發展中藥材、水果、生豬、牛羊、冷水魚等產業;滇東南重點發展水果、中藥材、花卉等產業;滇西重點發展堅果、蔬菜、肉牛、中藥材、水果、食用菌等產業;滇西北重點發展牛羊、生豬、中藥材、堅果、水果、冷水魚等產業;滇南及滇西南重點發展茶葉、肉牛、咖啡、熱帶水果、中藥材等產業。

(二)做精做強特色優勢產業。深入實施藏糧于地、藏糧于技戰略,科學合理劃定水稻、小麥、玉米等糧食生產功能區,有序調減“鐮刀彎”等非優勢產區籽粒玉米,穩定糧食生產。劃定重要農產品生產保護區,促進天然橡膠、糖料蔗、油菜等重要農產品提檔升級。調整優化烤煙種植,穩步提高煙葉品質。積極推進特色農產品優勢區建設,以打造世界一流“綠色食品牌”為目標,按照“大產業+新主體+新平臺”發展模式和“科研+種養+加工+流通”全產業鏈發展思路,圍繞茶葉、花卉、蔬菜、水果、堅果、中藥材、肉牛、咖啡等8個重點產業,突出有機化、規?;?、商品化、名牌化,加快形成品牌集群效應,迅速占領行業制高點。到2022年,力爭把茶葉、花卉、蔬菜、堅果、中藥材、肉牛產業打造成6個千億元級的大產業,把水果、咖啡產業打造成2個600億元級的產業。大力發展優質飼草料,擴大糧改飼范圍,加快草食畜牧業發展。推進生豬、牛羊、畜禽等規?;B殖,促進養殖廢棄物就近資源化利用。積極發展池塘健康設施養殖,建設大水面生態漁場,推進稻漁綜合種養和休閑觀光漁業發展。加快構建糧經飼統籌、種養加一體、農牧漁結合、生態循環的新型現代農業體系。

(三)大力發展農產品加工業。支持農民專業合作社和家庭農場改善儲藏、保鮮、烘干、分級、包裝等設施裝備條件,促進商品化處理,減少產后損失,夯實農產品初加工基礎。引導加工企業圍繞茶葉、堅果、中藥材、肉牛、咖啡等特色優勢產業,加大生物、工程、環保、信息等技術集成應用力度,加快新型非熱加工、新型殺菌、高效分離、節能干燥、清潔生產等技術升級,開展精深加工技術和信息化、智能化、工程化裝備研發,提升農產品精深加工水平。支持重點產業領軍企業跨區域帶動發展精深加工。加強農產品及其加工副產物綜合、全值、梯次利用,集中建立副產物收集、運輸和處理渠道,提高副產物綜合利用水平。推進加工業向優勢產區、物流關鍵節點、縣城、重點鄉鎮、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區集中布局,建設一批農產品加工園區。在城市郊區發展主食、方便食品、休閑食品、傳統食品和凈菜加工。力爭到2022年農產品加工產值與農業總產值比達到2.5∶1。

專欄5 產業結構調整優化重大工程、行動

優質糧食工程。以稻谷、玉米、麥類、馬鈴薯等作物為主,兼顧優質特色雜糧作物,以70個重點縣(市、區)和150個優質糧食基地為重點,穩定面積、優化結構、夯實基礎、主攻單產,每年創建40個高質高效示范縣,糧食播種面積穩定在6200萬畝,糧食生產能力達1815.1萬噸以上。

農產品加工提升工程。到2020年,力爭農產品加工產值與農業總產值比達到全國平均水平,到2022年達到2.5∶1。培育一批在全國同行業有競爭力的農產品加工龍頭企業、一批銷售收入超過50億元的農產品加工園區、一批農產品加工銷售收入超過100億元的縣(市、區)。

茶葉產業培育壯大工程。以瀾滄江流域和南部邊境一線為重點,滇南、滇西南為普洱茶發展重點區域,滇西、滇西南為滇紅茶發展重點區域,滇南、滇西南及滇東南為滇綠茶發展重點區域。以發展精深加工、打造品牌和提高市場占有率為抓手,著力建設綠色茶葉基地和有機茶園,改造低質低效茶園,帶動茶葉產業發展。到2020年、2022年,茶葉種植面積均穩定在630萬畝左右,產量40萬噸左右,綜合產值分別達1000億元、1200億元,茶農來自茶產業人均收入分別達4000元、4500元。

花卉產業培育壯大工程。以滇中為中心,沿滇中、滇西和滇西北、滇東和滇東南交通要道輻射,著力推進花卉種業、鮮切花、盆花、加工用花卉、綠化觀賞苗木和花卉旅游等重點領域的發展。以產業增效、農民增收、農村增綠為目標,重點推進綠色高效生產示范區、高效流通體系和花卉精深加工能力建設,以創新提升產業核心競爭力,以品質提升品牌影響力,以綠色推進產業可持續發展,不斷深化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農村一二三產融合發展。到2020年、2022年,花卉種植面積穩定在160萬畝到170萬畝,實現綜合產值分別達到750億元、1000億元,鮮切花產量分別達到150億支、170億支,盆花產量分別達到5億盆、6億盆,花農總收入分別達到200億元、220億元,花農人均年收入分別達到3.3萬元和3.6萬元以上。

蔬菜產業培育壯大工程。以交通要道重點縣(市、區)為基礎,以“南菜北運”和“西菜東運”基地建設為抓手,重點推進冬春蔬菜、夏秋蔬菜和常年蔬菜優勢產業區建設。推進基地提升、綠色有機示范、商品化生產與銷售、定向招商、云菜品牌打造。到2020年、2022年,蔬菜種植面積分別達到1700萬畝、1750萬畝,總產量分別達到2500萬噸、2700萬噸,綜合產值分別達到940億元(農業產值530億元、加工產值225億元、物流和服務產值185億元)、1045億元(農業產值590億元、加工產值250億元、物流和服務產值205億元)。

水果產業培育壯大工程。充分發揮金沙江、紅河等干熱河谷地區光熱資源優勢,發展特色優質水果。緊扣綠色有機水果生產基地建設、果品商品化發展、企業規?;l展、品牌化發展和支撐平臺建設等5個關鍵環節,重點發展溫帶水果優勢生產區、亞熱帶水果優勢生產區、熱帶水果優勢生產區。到2020年、2022年,水果種植面積穩定在995萬畝、1000萬畝,產量分別達到1250萬噸、1350萬噸,綜合產值均達到600億元以上。

堅果產業培育壯大工程。以滇西為重點,輻射帶動發展高效核桃、堅果生產基地。以提質增效為重點,推進堅果產業有機生產體系、組織經營體系和技術服務支撐體系建設,著力發展生態高效核桃生產基地,提高加工能力。到2020年、2022年,堅果產量分別達到183萬噸、265萬噸,綜合產值分別達到680億元、1150億元,主產區農民來自堅果產業人均收入均穩定在3000元以上。

咖啡產業培育壯大工程。以滇西南為重點,輻射帶動區域化發展。以咖啡提質增效為重點,推進綠色種植標準化、規?;?、品牌化發展,完善精深加工和產業服務支撐體系。到2020年、2022年,咖啡種植面積均穩定在200萬畝左右,綜合產值均達到600億元以上。

中藥材產業培育壯大工程。以瀾滄江、金沙江、南盤江流域為中心,重點發展道地優勢大宗藥材,推進有機化、規?;唐飞a基地建設。在昆明、曲靖、大理、昭通、紅河、文山等交通物流中心和大宗藥材集散地配套建設完善中藥材專業交易市場。到2020年、2022年,中藥材種植面積均穩定在800萬畝左右,產量均為100萬噸左右,綜合產值分別達到1100億元、1350億元,保持種植面積、產量全國領先,打造成為全國中藥材產業強省、國內重要的中藥材集散中心,建成世界一流的中藥材生產基地。

肉牛產業培育壯大工程。以滇東北、滇南地區為重點布局一批肉?;A母牛擴繁區,以滇中地區為重點布局國際畜產品交易中心和一批肉牛育肥加工區,以滇西北為重點布局一批特色肉牛養殖加工區,以滇西、滇西南為重點布局一批境內外合作肉牛養殖加工示范區。以實施天然生態放牧和舍飼健康規模養殖工程為重點,大力發展規?;?、集約化、標準化、設施化養殖場(小區),推進全產業鏈開發。到2020年、2022年,肉牛出欄分別達到620萬頭、680萬頭,肉產量分別達到75萬噸、80萬噸,綜合產值分別達到1000億元、1100億元,把云南打造成為中國最大的綠色有機肉牛生產基地和新產品新業態創新基地,把“云嶺?!贝蛟斐蔀橹袊馀V放?。

三、夯實農業生產能力基礎

加快推進高標準農田建設,強化水利基礎設施和裝備能力建設,提高土地產出率、資源利用率和農業綜合生產能力。

(一)加快推進高標準農田建設。以保障主要農產品有效供給為目標,以提升農業綜合生產能力為主線,以糧食生產重點縣和高原特色現代農業發展優勢區域為重點,按照“集中連片、旱澇保收、穩產高產、生態友好”的要求,在暢通骨干排灌渠系的基礎上,實行水、電、路、渠、林等綜合治理,重點實施土地平整、排灌溝渠、機耕路、農田林網等配套建設。協調推進、緊密銜接骨干排灌水利工程、田間工程、輸配電設施等建設。強化土壤改良和地力培肥。積極改善農田生態系統環境。2020年、2022年,累計建成高標準農田2400萬畝和2800萬畝以上,所有高標準農田實現統一上圖入庫。

(二)提高農業供水保障能力。繼續推進滇中引水、德厚水庫、阿崗水庫、車馬碧水庫、海稍水庫等一批大中小骨干水源和引調水、水電站水資源綜合利用以及連通工程等重點水網項目建設。加快柴石灘、麻栗壩、耿馬等大中小型灌區建設,加快滇西邊境山區、石漠化片區扶貧灌溉工程建設,加強灌區渠系節水配套和灌溉泵站更新改造。圍繞農業產業結構調整及高原特色現代農業發展,在糧食生產重點縣、生態環境脆弱區、水資源開發過度區等重點地區,因地制宜大力發展低壓管道輸水、噴灌和微灌等高效節水灌溉工程建設。以病險水庫(閘)除險加固、田間渠系節水配套、“五小水利”工程建設、雨水集蓄利用以及農村河塘清淤整治等為重點,有效提高農業供水保障能力和農業生產能力。

(三)強化裝備能力建設。研發和推廣適宜山區半山區的農機設備,推進水稻、玉米、馬鈴薯、甘蔗生產機械化示范基地建設。加強農機專業合作組織建設,通過培養農機手提升作業素質及水平。加強農業氣象服務體系、農業氣象災害防御體系建設,提高人工影響天氣和農業減災防災能力。

專欄6 農業綜合生產能力提升重大工程、行動

農田水利建設工程。到2020年、2022年,全省新增有效灌溉面積分別達到300萬畝、500萬畝,有效灌溉率分別達到47%和49%以上。每年新建“五小水利”工程30萬件。農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數分別提高到0.492和0.509以上。

耕地保量提質行動。因地制宜改良土壤、培肥地力、控污修復、保水保肥,全面推進建設占用耕地復墾利用。堅持耕地占補平衡數量與質量并重,降低耕地開發強度,完成國家休耕試點工作任務。

農業機械化建設工程。到2020年、2022年,全省農業機械總動力力爭分別達到2725萬千瓦和2775萬千瓦以上,主要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水平分別達到50%和50.5%以上。

四、強化農業科技支撐

農業發展的根本出路在于科技進步。深入實施創新驅動戰略,顯著提升科技創新和成果轉化水平,引領支撐農業轉型升級和提質增效。

(一)提升科技創新水平。搭建農業關鍵共性技術和公共服務創新平臺,建好用好國家級、國家地方聯合型、省級農業工程研究中心、工程實驗室和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圍繞茶葉、花卉、中藥材、核桃、水果、咖啡、牛羊、生豬、食用菌等特色優勢產業,在良種選育、農產品精深加工、農業資源高效利用、廢棄物資源化、農業生態環境保護等環節,開展優良品種研發、關鍵科技攻關、配套技術集成、高端產品研發等,力爭在重點領域和核心技術方面實現突破。繼續加強省20個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建設,適時啟動中藥材、麥類等優勢特色重點產業技術體系建設工作。圍繞水稻、玉米、大麥、油菜、橡膠等,繼續開展“極量創新”,探索實現我省特色優勢農產品產量、產值最大化。建設重點產業科技創新聯盟,強化企業在科技創新中的主體地位。建設各類科技孵化園和農業科技園區。建設農業科技服務云平臺,強化科技進村入戶服務。建立農業科技人員與農業經營主體之間利益共享機制,加速農業科技成果的轉化利用。構建新型農技推廣體系,依托各類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努力提高小農戶素質,推進科技特派員農村科技創業行動,著力抓好新品種、新技術、新模式、新機制推廣,大力推進良種、良法、良壤、良灌、良制、良機配套。

(二)構建現代種業體系。全面普查農作物種質資源,加快國家級和省級種質資源庫、畜禽水產基因庫和資源保護場(區、圃)規劃建設,推進種質資源收集保存、鑒定和育種。加大對古樹喬木茶葉等傳統優良品種和國家地理標志產品的保護力度,建設八大重點產業省級種質資源創新中心(含母本園)。加大花卉等國際優良品種的引進、試驗、示范、推廣和應用力度,著力培育一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優良品種。加強西雙版納、元謀、尋甸等國家南繁基地建設。鼓勵企業獲取種子(種苗、種球)生產經營許可證,建設規?;?、標準化、集約化和機械化的農作物種子和林木良種生產基地,推進畜禽良種工程和水產原、良種場建設。鼓勵和支持組建種業龍頭骨干企業。著力構建以產業為主導、企業為主體、基地為依托,產學研結合、“育繁推一體化”的現代種業體系。

(三)健全地方標準體系。研究出臺《云南省綠色有機食品標準制修訂工作方案》。按照“有標貫標、無標補標、低標提標”的原則,針對重點產業建立健全高原特色農業產業標準體系。對已有標準的農產品,制定標準化生產技術操作規程,有計劃、有目標地開展薄弱部分領域標準研究制修訂;對急需緊缺標準,優先立項研發。引導新型農業生產經營主體主動參與地方標準、團體標準、行業標準、國家標準的制修訂工作,支持制定嚴于國家、行業或地方標準的企業標準和團體標準。加強對國家強制性標準實施工作的督導,嚴肅查處違法違規行為。注重引進研究、借鑒應用,對接國際組織、歐盟及相關國家和地區農業標準。落實標準化操作規范,推進園藝作物標準園、畜禽養殖標準化示范場、水產健康養殖示范場創建。推動“菜籃子”大縣、農產品質量安全縣和現代農業示范區整建制按標生產。

專欄7 農業科技支撐重大工程

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建設工程。按照“橫向打破體制分割,縱向連接科研推廣應用”的方法,遵循“技術鏈、人才鏈與產業鏈深度融合”的原則,結合高原特色農業產業的發展需求,建設完善省級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

農業科技園區和高新技術產業示范區建設工程。構建覆蓋全省高原特色現代農業的農業科技園區體系,到2022年新增國家級農業科技園區3—5個,省級農業科技園區8—10個,布局建設10個省級農業高新技術產業示范區,創建1個國家級農業高新技術產業示范區,將示范區打造成為世界一流“綠色食品牌”重點產業的科技樣板和品牌窗口。

現代種業建設工程。到2020年、2022年,水稻、玉米、馬鈴薯、麥類、豆類、油菜等主要農作物良種覆蓋率均達到96%以上,良種在農業增產中的貢獻率分別達到50%和60%以上;水產苗種自給率均達到85%以上,主要造林樹種良種使用率分別達到65%、70%;商品化供種率分別達到40%和50%以上。生豬、肉牛(水牛)、肉羊良種覆蓋率2020年分別達到90%、35%和30%,2022年分別達到92%、38%和32%.

數字農業農村和智慧農業發展工程。實現益農信息社行政村全覆蓋。搭建省、市、縣、鄉、村五級信息服務構架并形成網絡,上聯國家信息進村入戶公益平臺,下接各鄉(鎮)、行政村,“政府+運營商+服務商”三位一體推進機制進一步完善,“電商、公益、便民、培訓”等信息服務直接延伸到村、精準到戶,信息服務“三農”能力大幅提升。農技推廣服務信息化行動不斷推進,基層農技員“中國農技推廣APP”的安裝和使用得到普及。

五、建設農業服務平臺

加快建設農產品冷鏈倉儲物流、農產品質量追溯、農村電子商務和農業信息化服務平臺,為農業現代化發展提供強有力的要素支撐。

(一)建設冷鏈倉儲物流平臺。建立“全鏈條、網絡化、嚴標準、可追溯、新模式、高效率”的現代化冷鏈倉儲物流體系,打造區域性國際先進冷鏈倉儲物流中心。支持農產品產地和部分田頭市場建設規模適度的初加工冷鏈設施,加快補齊農產品產地“最先一公里”短板。完善布局合理、覆蓋廣泛、銜接順暢的冷鏈基礎設施網絡,加快各類保鮮、冷藏、冷凍、預冷、運輸、查驗等冷鏈物流設施建設,圍繞特色農產品生產基地,改造和建設一批設施設備先進、節能環保、高效適用的冷庫,加強低溫配送處理中心、生鮮農產品銷售網絡體系和運輸車輛及制冷設備建設。采取政策扶持、資源整合等方式,加快培育一批與現代農產品流通相適應的冷鏈物流企業。改造提升一批區域性、田間等產地市場。推進縣級物流集散中心建設,加快實現縣、鄉、村三級物流服務網絡全覆蓋。因地制宜,依托公路網、鐵路網、新增支線機場、電商企業布局,完善倉儲物流設施。構建跨區域物流服務網,將特色農產品流通成本降低到全國平均水平以下。深入實施“鄉村流通工程”“新農村現代網絡工程”“智慧便利店進社區工程”“品牌農產品進超市工程”“鄉村旅游后備箱工程”,鼓勵推廣農超、農企、農旅等多種形式的產銷對接。以滇中農產品交易中心為載體,構建面向南亞東南亞國家的區域性重要農產品交易中心、物流中心。

(二)建設可追溯監管平臺。加快建立從生產基地到市場銷售全過程的農產品質量安全檢測、追溯和監管體系。推動縣、鄉級農產品質量安全公共服務機構建設,提升農產品質量安全檢驗檢測機構能力,推進檢驗檢測資源整合。加強云南省農產品質量安全追溯信息平臺推廣運用。按照國家相關要求,統一追溯模式、統一業務流程、統一編碼規則、統一信息采集,實現對特色農產品農業投入品、生產過程、流通過程全程追溯。健全農產品質量和食品安全監管體制,強化風險管理和屬地責任,將農產品加工經營主體納入全省各級食品質量安全追溯體系予以監管。建立健全檢測結果通報制度、質量誠信體系和農產品質量安全風險評估機制。運用國際先進質量管理標準和方法,構建統一管理、共同實施、權威公信、通用互認的質量認證體系,創新認證監管和激勵約束機制,深化質量認證國際合作互認。建立食品安全黑名單制度,依法從嚴從重查處食品安全領域的犯罪行為。加強動植物疫病防控體系建設,規范口岸動植物檢疫。

(三)建設農村電子商務平臺。創新農村電商模式,推進綜合服務網絡建設,建立符合電商行業及消費需求的農產品供給體系。開展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深化農村電商示范縣創建,培育一批特色電商鎮、電商村。支持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在電商平臺開設地方特色館,開展綠色食品推介活動和“云品”網絡促銷。建設“云品薈”電子商務直供平臺和綠色食品產品庫,鼓勵農業企業、專業合作社入駐電商平臺,開展產品文化創意。引導知名電商平臺開設云南館或云南專區,發展跨境電商。加快培育一批農產品電商平臺企業和農村電商服務企業,支持供銷、郵政、快遞及各類企業把服務網點延伸到鄉村,鼓勵各類基層服務網點和鄉村農家店等開展農村電商服務,支持農業龍頭企業建立云南高原特色農產品線上、線下專賣店,形成工業品、消費品下鄉和農產品、旅游紀念品進城雙向流通渠道。

(四)建設信息化服務平臺。完善“云農12316”三農綜合信息服務平臺和高原特色農業信息化服務體系,依托“國家農業農村大數據中心云南分中心”和“云農大數據推廣運用中心”構建重點產業智慧云平臺。制定和推進云南省“互聯網+”現代農業行動計劃,促進農業與互聯網融合發展。發展“互聯網+農業社會化服務”,為農民提供定制化、專業化服務。積極推動各類信息技術在農業的應用。綜合運用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物聯網、區塊鏈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推動涉農有關基礎數據開放共享,依托國家試點示范項目、產業園區、骨干行業、龍頭企業,積極發展智慧農業,形成可復制推廣的典型經驗。鼓勵支持各類市場主體,發展分享農業、眾籌農業等基于互聯網的新型農業產業模式。

專欄8 農業服務平臺建設重大工程

農產品冷鏈物流建設工程。加快構建城鄉聯動、設施先進、網絡健全、管理規范,外接南亞東南亞國家,內連我國西南及中東部的現代化農產品冷鏈物流體系。到2020年、2022年,分別培育發展10戶、20戶以上具有較強競爭力的農產品冷鏈物流企業。2020年新增冷庫庫容150萬噸、冷鏈運輸車1500輛,2022年冷庫庫容達到300萬噸以上、冷鏈運輸車3500輛以上。肉類、果蔬、水產品、花卉冷藏運輸率2020年分別提高到55%、40%、70%、90%以上,2022年分別提高到60%、45%、75%、95%以上。流通環節腐損率2020年分別降至8%、10%、10%、8%以下,2022年分別降至5%、8%、8%、5%以下。

動植物保護能力提升工程。圍繞重大疫病蟲害聯防聯控,完善相關設施設備,強化動植物疫病防控體系建設,規范口岸動植物檢疫,提升動植物疫病疫情監測預警和應急處置能力。

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工程。抓好81個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縣建設,通過完善農村公共服務體系,加強農產品流通基礎設施建設,支持農產品標準化、質量認證、品牌培育、質量追溯建設,整合縣鄉村物流配送體系,開展電子商務培訓和電商企業孵化,促進農產品上行,提升農村流通現代化水平,助推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爭取在2020年前,對有條件的貧困縣實現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全覆蓋。

數據云平臺建設?;窘ǔ筛采w農業全產業鏈,集數據監測、分析、發布和服務于一體的數據云平臺,到2020年、2022年,信息進村入戶村級信息服務站覆蓋率分別達到80%、100%,“云農12316”平臺用戶推廣分別達到50萬人、100萬人以上,省級以上農業龍頭企業、標準化建設基地農業物聯網應用比例分別達到17%、20%以上。

六、提升農業對外開放水平

積極融入“一帶一路”建設,充分發揮面向南亞東南亞輻射中心的優勢,堅持“走出去”與“引進來”并重,努力拓展云南農業發展新空間,不斷提高農業開放合作水平。

(一)加強國際國內合作。組建云南綠色食品國際合作研究中心,建立符合國際慣例的高效科研創新機制與組織模式,吸引全球頂尖人才和創新團隊,搭建一流科技創新平臺,開展高原特色農業產業研究和重大科技項目攻關。深化與周邊國家的農業合作,推進云南與周邊國家農業資源和農產品互補。鼓勵企業規范開展境外替代種植,有序推動境外替代種植向替代養殖、替代加工發展。支持云南農墾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構建境外天然橡膠、蔗糖和糧食產業聯合體。積極開展面向周邊國家和地區的農業科技交流合作,建設一批境外農業園區、農業科技示范園和動物疫情監測站,加強境外農業技術指導和培訓,打造面向南亞東南亞的農業技術推廣樞紐。開展跨境動物疫病區域化管理試點工作,建設動植物疫病跨境聯防聯控體系,保障區域范圍內農業公共安全。積極主動融入長江經濟帶和泛珠三角區域農業合作,進入國內外農產品合作體系,提高云南農業國際影響力。

(二)提高“引進來”質量。面向農業生產技術發達國家和臺灣地區、上海等沿海發達省份,積極開展設施農業、先進技術、優良品種推廣、農產品加工和營銷、農業技術人才交流等領域的項目引進、交流與合作。鼓勵涉農企業、高等院校、科研單位采取聯建研發機構、委托或聯合研發、技術論壇等方式,引進國外先進技術、種植資源管理經驗等,建成一批農業科技技術轉移、示范服務基地。加大農產品反走私綜合治理力度。高效承接中東部產業轉移與技術合作,構建對外開放的產業鏈和特色產業體系,推動農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通過實施重點項目推出、目標企業對接、招商政策創新、招商渠道拓展、營商環境整治、集中宣傳推介“六大行動”,吸引一批國內外知名農業科研機構、現代種養殖業集團、農業產業化經營企業、創新型農業大企業、大項目落戶云南。

(三)開拓國內外市場。摸清全省農產品現有市場銷售現狀和需求情況,加強農產品市場監測預警,構建系統靈敏的農產品市場信息采集和發布機制。加強蔬菜、水果、咖啡、茶葉、花卉、堅果、中藥材等優勢出省出口產品規?;?、標準化生產基地和質量安全管理體系建設。國內以搶占高端市場、覆蓋一線城市為目標,重點圍繞北京、上海、廣東、深圳等高端市場以及港澳臺市場,拓展武漢、南京、杭州、山東等中東部市場,開拓西安、西寧、銀川、烏魯木齊等西北市場;國外要鞏固和深度挖掘東盟、歐盟等傳統市場,積極開拓中東市場,拓展歐洲、北美、澳洲等市場。繼續做好昆明至迪拜貨運航線推介,為承運航空公司和有運輸需求企業創造溝通合作機會。著力培育開拓中東市場的主體力量,每年派出若干市場開拓專門團組開展有關工作。積極對接北京、廣州、深圳、山東等地知名農產品批發市場在云南建設產地集配中心。支持我省農產品企業在重點省份、國家和地區市場設立分支機構、建立營銷網點、開展并購重組。推動我省綠色食品進入跨國零售企業采購系統,鼓勵跨境農產品電商企業建立“海外倉”。鼓勵企業參加或在國內外舉辦優勢農產品、綠色食品展會和專題推介會。開通出口農產品“綠色通道”,提高通關便利化水平。以高端市場引領倒逼高原特色農業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

專欄9 農業對外開放重大工程、行動

組建云南綠色食品國際合作研究中心。以服務綠色食品8個重點產業發展為目標,緊緊圍繞當前瓶頸制約和未來發展方向,聚焦重點領域,匯集國內外一流專家,開展重大科研項目攻關,加快研究成果轉化應用,提升“綠色食品牌”科技創新能力、先進科技成果的轉化能力和全產業鏈技術服務能力。

開放農業升級行動。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特別是南亞東南亞國家的農業合作,依托瀾滄江—湄公河合作等國家級多邊合作機制以及滇緬合作論壇、云南—老撾北部等雙邊合作機制,發揮農業對外合作聯席會議作用,推進農業對外合作。在云南辦好瀾湄合作村長論壇。加強與外國政府、國際組織在扶貧、鄉村振興等領域合作。積極支持農業企業“走出去”。開展企業對外農業投資信息采集工作,跟蹤掌握“走出去”企業投資發展情況,引導有實力的企業與南亞東南亞國家開展種養殖基地、農業技術和倉儲物流等方面的合作。引導企業參與建設境外農業技術示范園區、資源型農產品生產加工基地,促進農業標準、農機設備、技術人才等“走出去”。鼓勵農業科研院所發揮技術優勢開展科技合作。

開拓農產品國際市場行動。扶持培育一批出口額在5000萬美元以上的企業集群和超億美元的航母企業。建成一批緊密連接國際市場的區域化、規?;?、標準化和產業化的農產品出口集聚區和出口基地。加強出口農產品質量安全管理體系建設,大力創建綠色食品出口品牌。改進出口農產品檢驗檢疫方式,開通出口農產品“綠色通道”,推進海關檢測報告和認證證書的國際互認,提高出口通關便利化水平。

促進昆明至迪拜國際貨運航線長期穩定運營。積極開展昆明至迪拜國際貨運航線高原特色農產品貨源組織工作,打通并運營好我省高端鮮花、水果、蔬菜等航空偏好型高原特色農產品進入中東、歐洲等國際市場的快速運輸通道。

推動企業商標國際注冊和國際認證。支持企業對標和接軌國際質量、環境及可持續發展的先進管理標準,開展馬德里體系、歐盟內部市場協調局、比荷盧經濟聯盟等商標國際注冊,獲得國際高端市場的準入注冊及認證。支持企業申請國外專利,實行國際通行的質量、環境管理體系等國際標準認證。支持企業主導或參與國內外先進標準的研發和制修訂工作。

跨境動物疫病區域化管理試點。到2020年、2022年,分別建設瀾滄江公路緝私與動物衛生監督聯合檢查站12個、4個,分別建設動物臨時隔離場2個、4個,全面提升瀾滄江以西區域邊境動物疫病監測預警和動物衛生監督執法能力。進一步深化跨境動物疫病防控合作,強化跨境動物疫病傳播風險管理。

第六章 建設生態宜居美麗鄉村

深入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牢固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加強鄉村生態保護與修復,加快轉變生產生活方式,實施“美麗鄉村建設萬村示范行動”,打造生活環境整潔優美、生態系統穩定健康、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生態宜居美麗鄉村。

一、持續改善農村人居環境

以農村生活垃圾污水治理、農村廁所革命和村容村貌提升為主攻方向,加快建設“產業生態化、居住城鎮化、風貌特色化、特征民族化、環境衛生化”的美麗宜居村莊。

(一)推進農村生活垃圾治理。采取“村收集、鎮轉運、縣處理”“組收集、村(鎮)轉運、鎮(片區)處理”“源頭減量、就近就地處理”等多種模式,逐步實現農村生活垃圾全處理。原則上每戶配備垃圾桶,每村(組)至少配備1個以上垃圾收儲設施,每個鄉(鎮)配備必要的垃圾收運車輛和轉運站;邊遠地區和不具備外運條件的農村生活垃圾,各地區可結合實際制定垃圾分類處理辦法,進行源頭分類減量,通過衛生填埋、堆肥或建設符合環保要求的小型垃圾焚燒設施等就近還田或就地處理。加強農村醫療廢物收集、運輸、處理的監管。在農村生活垃圾分類和資源化利用示范縣等有條件的地區,建立與垃圾分類相適應的再生資源回收體系,積極探索形成垃圾處理產業鏈。在建立村莊保潔和垃圾清運收費制度的基礎上,設立村莊保潔公益崗位,穩定保潔隊伍,優先安排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擔任村莊保潔員。開展非正規垃圾堆放點排查整治。

(二)推進農村生活污水治理。根據農村不同區位條件、村莊人口集聚程度、污水產生規模,因地制宜采用污染治理與資源利用相結合、工程措施與生態措施相結合、集中與分散相結合的建設模式和處理工藝,逐步實現農村生活污水全處理。加大污水處理設施建設力度,優先整治九大高原湖泊、飲用水水源地周邊重點區域。推動城鎮污水管網向周邊村莊延伸覆蓋,逐步消除農村黑臭水體。積極推廣低成本、低能耗、易維護、高效率的污水處理技術,鼓勵采用生態處理工藝。加強生活污水源頭減量和尾水回收利用。

(三)推進農村廁所革命。在鄉(鎮)政府和行政村村委會所在地公廁建設全覆蓋的基礎上,逐步消除旱廁,改造建設水沖式廁所。積極推進鄉村旅游廁所改造建設。加快推進農村衛生戶廁改造建設,推廣水沖式衛生廁所改造模式,同步實施廁所糞污治理,原則上以“水沖廁+裝配式三格化糞池+資源化利用”方式為主,推進廁所革命。按照“人畜分離、廚衛入戶”的要求,配套建設農村衛生戶廁。鼓勵各地區結合實際,單獨建立豬、牛、羊等大型牲畜集中養殖區,集中建圈,科學養殖,推進畜禽糞污資源化利用。建立完善廁所建設運營管理機制。

(四)提升村容村貌。推進村莊“七改三清”人居環境提升行動。建好、管好、護好、運營好“四好農村路”,推廣建設“兩站兩員”機制,加強農村道路交通安全管理,加大農村公路兩側綠化、美化和垃圾治理力度,加快推進“直過民族”地區、沿邊地區和深度貧困地區通村(組)道路建設,加快推進入戶道路建設,形成“暢安舒美”的通行環境。實施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推進“以電代柴”“以氣代柴”。加快農村電網改造升級,完善村莊公共照明、通信等設施。整治村莊公共空間、庭院環境和各類架空管線,消除私搭亂建、亂堆亂放。加大傳統村落民居和歷史文化名鎮名村保護力度,加強歷史建(構)筑物及古樹名木保護并進行掛牌管理。根據規劃風貌管控要求,重點對村莊原有房屋屋頂、外立面等整體外觀和門、窗、梁柱外部節點等進行風貌整治。新建農房嚴格管控宅基地面積、高度和外觀風貌。推進鄉村增綠添美行動,形成道路河道喬木林、房前屋后果木林、公園綠地休憩林,做到拆墻透綠、建路配綠、騰地造綠、借地布綠和見縫插綠,積極創建國家、省市縣森林鄉村和美麗庭院。推動衛生鄉鎮、衛生村莊創建工作。

(五)完善長效管護機制。各地區各有關部門、運維單位要制定明確的制度和措施,縣級負責建立縣、鄉、村三級有制度、有標準、有隊伍、有經費、有督查的村莊人居環境長效管護機制。鼓勵專業化、市場化建設和運行管護。在農村廁所改造建設、生活垃圾污水治理和村莊風貌提升中,實行“統一規劃、統一建設、統一運行、統一管理”。建立并實施環境治理依效付費制度,健全服務績效評價考核機制。探索建立污水處理農戶付費制度,完善財政補貼和農戶付費合理分擔機制。按規定簡化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建設項目審批和招投標程序,降低建設成本??h(市、區)和鄉(鎮)建立健全工程質量安全責任制,確保工程建設質量。

專欄10 提升人居環境整治重大行動

農村生活垃圾治理。建立健全村莊保潔體系,因地制宜確定農村生活垃圾處理模式??偨Y推廣我省澄江縣、大姚縣、彌勒市、賓川縣4個全國農村生活垃圾分類和資源化利用百縣示范經驗,基本覆蓋所有具備條件的縣(市、區)。到2018年年底,鄉(鎮)鎮區生活垃圾實現全收集全處理。到2022年,村莊生活垃圾實現全收集全處理。

農村生活污水治理。有條件的地區推進城鎮污水處理設施和服務向城鎮近郊的農村延伸,在離城鎮較遠、人口密集的村莊建設污水處理設施進行集中處理,人口較少的村莊推廣建設戶用污水處理設施。鼓勵具備條件的地區采用人工濕地、氧化塘等生態處理模式。到2020年,鄉(鎮)鎮區生活污水處理設施基本實現全覆蓋,旅游特色型、美麗宜居型村莊和九大高原湖泊周邊的村莊生活污水處理設施基本實現全覆蓋。

農村廁所革命。到2020年、2022年,新建改建公路交通沿線、景區(點)、自駕車營地及休息區、旅游特色小鎮、旅游村、加油站點、鐵路沿線旅游廁所分別達到2700座、3400座;農村衛生廁所普及率分別達到85%、90%以上。

鄉村增綠添美行動。全面實施鄉村綠化行動,嚴格保護鄉村面山和古樹名木,堅持鄉土氣息、適地適樹原則,重點推進村內綠化、圍村片林、農田林網、美麗庭院建設,基本實現“山地森林化、農田林網化、村屯園林化、道路林蔭化、庭院花果化”的鄉村綠化格局。

二、加強鄉村生態保護與修復

堅持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加大鄉村生態保護與修復力度,建立健全良性保護和發展機制,發揮自然資源多重效益形成美麗經濟,實現“生態美、百姓富”。

(一)加強重要生態系統保護。堅持系統性、整體性、協調性原則,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保護好重要區域生態系統、田園生態系統,加快構建“三屏兩帶”生態保護紅線基本格局。加快修復重要區域生態系統,全面開展六大水系和牛欄江流域環境綜合治理,系統劃定九大高原湖泊流域環境資源上線、生態保護紅線、環境質量底線,嚴格控制沿湖開發強度,堅持“一湖一策”思路實施精準治理。堅持宜農則農、宜林則林、宜漁則漁,打造種養結合、生態循環、環境優美的田園生態系統,修復其自然生態系統和涵養水源、保持水土、凈化水質、保護生物多樣性等功能。

(二)實施生態修復重大工程。大力實施大規模國土綠化行動,繼續開展天然林保護、防護林建設、陡坡地生態治理、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等重大生態修復工程,加快荒漠化、石漠化、水土流失綜合治理,推進森林質量精準提升工程,促進重點生態功能區、生態脆弱區生態系統修復。保護和恢復高原濕地生態系統,連通河湖水系,推進退田還湖還濕。實施生態清潔小流域建設,推進綠色小水電改造。實施農村土地綜合整治重大行動,推進農用地和低效建設用地整理以及歷史遺留損毀土地復墾。加強礦產資源開發集中地區特別是重有色金屬礦區地質環境和生態修復。抓緊生物多樣性保護地方立法,加強生物多樣性保護優先區域、重點領域、重要生態系統的保護,抓好“三江并流”等世界自然遺產地保護工作。搶救保護珍稀瀕危野生動植物和極小種群物種,建設西南生物多樣性寶庫,打造世界級種質資源博物館和基因庫。

(三)健全生態系統保護制度。嚴守生態保護紅線,到2020年全面完成全省生態保護紅線勘界定標,實現一條紅線管控重要生態空間。建立生態保護紅線績效評估制度,建設省級生態保護紅線監測網絡和監管平臺,開展生態保護紅線監測預警與評估考核。對水域、森林、草地、農地等自然生態空間進行統一確權登記,形成歸屬清晰、權責明確、監管有效的自然資源資產產權制度,健全用途管制制度。完善天然林和公益林保護制度,進一步細化各類森林和林地的管控措施或經營制度。嚴格落實河(湖)長制,全面落實“六大任務”,鼓勵將河(湖)長體系延伸至村一級。推進河湖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劃定和立界工作,加強對水源涵養區、蓄洪滯澇區、濱河濱湖帶的保護。嚴格落實自然保護區、風景名勝區、國家公園、森林公園、濕地公園等各類保護地保護制度,實行開發建設項目事前、事中、事后全過程監管。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探索研究以林地保有量、森林覆蓋率、森林蓄積量、濕地保有量、濕地保護率、林業有害生物無公害防治率等為考評指標的各地黨委政府保護與發展自然資源目標管理責任制、自然資源保護責任終身追究制度。

(四)完善生態保護補償機制。對全省森林、濕地、草原、水流、耕地等實行生態保護補償全覆蓋,繼續實施國家和省級公益林森林生態效益補償。鼓勵采取贖買、租賃、置換、協議、混合所有制等方式加強重點生態區位森林保護,落實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政策和各類禁止開發區域生態保護補償政策,建立全省重點流域生態補償金,全面開展六大水系、九大高原湖泊和具有重要生態功能的飲用水水源地生態保護補償。爭取國家在我省國家級濕地自然保護區、國際重要濕地、國家重要濕地率先開展補償試點。嚴格執行占用耕地補償制度,積極推動省際省內橫向生態保護補償及市場化、多元化生態補償,鼓勵供水、水力發電、生態旅游景點等單位作為森林生態效益的直接受益者,創新“水補林、電補林、票補林”等補償方式。開展貧困地區生態綜合補償試點,優先支持貧困地區開展碳匯交易。建立完善以生態價值補償為主體、生態質量考核獎懲為輔助的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制度體系。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向貧困地區傾斜。

(五)發揮自然資源多重效益。加大生態產品和服務供給力度,加快生態和經濟良性循環,推動鄉村自然資本增值形成美麗經濟。進一步盤活森林、濕地等自然資源,允許集體經濟組織靈活利用現有生產服務設施用地開展相關經營活動。鼓勵各類社會主體參與生態保護修復,對集中連片開展生態修復達到一定規模的經營主體,允許在符合土地管理法律法規和土地利用總體規劃、依法辦理建設用地審批手續、堅持節約集約用地的前提下,利用1%—3%治理面積從事旅游、康養、體育、設施農業等產業開發。深化集體林權制度改革,全面開展森林經營方案編制工作,擴大商品林經營自主權,鼓勵多種形式的適度規模經營,支持開展林權收儲擔保服務。完善生態資源管護機制,設立生態管護工作崗位,鼓勵當地群眾特別是脫貧對象參與生態管護和管理服務。進一步健全自然資源有償使用制度,研究探索生態資源價值評估方法并開展試點。

專欄11 鄉村生態保護與修復重大工程、行動

大規模國土綠化行動。繼續推進生態保護修復重大工程,實施好長江、珠江等重點防護林建設,到2022年,完成營造林100萬畝。將25度以上坡耕地、重要水源地15—25度坡耕地、陡坡梯田、嚴重石漠化耕地、嚴重污染耕地、移民搬遷撂荒耕地納入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工程范圍,實現應退盡退、能退則退。推進陡坡地治理、天保公益林建設,加強森林保護和培育,精準提升森林質量。

高原濕地保護與修復。建立濕地保護紅線制度,實行面積總量管控,確保濕地資源845萬畝總量不減少。加強國家濕地公園建設指導,出臺《云南省濕地公園發展規劃》,加快建設以濕地公園為主的濕地保護地體系。全面推進省級重要濕地、一般濕地認定工作。在有條件的鄉村和社區,積極推進小微濕地建設。到2020年、2022年,濕地保護率分別提高到52%、54%以上。

重點區域水環境綜合治理。以六大水系和牛欄江流域、九大高原湖泊、具有重要生態功能的大型水庫以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為重點,加快開展重點流域水污染防治,分類對湖庫水體開展生態環境安全評估,強化湖泊生態環境保護。到2020年、2022年,全省納入國家考核的地表水優良水體(達到或優于Ⅲ類)比例總體分別達到70%、73%以上。

石漠化綜合治理。積極推進全省44個縣(市、區)石漠化綜合治理,通過實施林草植被恢復、草食畜牧業、小型水利水保等工程,對石漠化土地進行綜合治理。到2022年,全省治理巖溶土地面積不少于88萬公頃,重點區域石漠化基本得到遏制,石漠化地區生態環境質量顯著提高,加快實現產業生態化、生態產業化。

農村土地綜合整治。繼續開展農村地區建設用地整理和土地復墾,優化農村土地利用格局,提高土地利用效率,積極開展土地綜合整治示范村鎮建設。

重大地質災害隱患治理。完善地質災害防治體系,實現山地丘陵區地質災害氣象預警預報全覆蓋,全面完成山地丘陵區地質災害詳細調查,對已發現的威脅人員密集區重大地質災害隱患實施工程治理或搬遷避讓。

加強生物多樣性保護行動。實施云南省生物多樣性保護戰略與行動計劃,出臺《云南省生物多樣性保護條例》,開展自然保護地規范化、生物廊道、保護小區建設。到2022年,全省自然保護地總面積達到300萬公頃以上。

興林富民行動。大力發展木本油料、林下經濟、森林和濕地生態旅游、觀賞苗木、野生動物馴養繁殖、木材加工、竹產業、林化工、林漿紙等林產業,努力使民生林業成為帶動山區群眾脫貧致富的主導和基礎產業。

提升邊境森林防火能力。實施邊境生態修復,完善防火通道及防火隔離帶,建立邊境生態監測網絡體系。到2022年,森林火災受害率控制在0.9‰以內,瞭望覆蓋率提高到85%以上,24小時森林火災撲滅率保持在95%以上。

三、治理農業農村環境突出問題

聚焦土壤污染、水環境治理、農業面源等重點和熱點環境問題,加大污染管控和修復治理力度,提高農業農村環境監管能力,營造美麗鄉村碧水藍天凈土環境。

(一)強化土壤污染管控和修復。在全面完成土壤污染狀況詳查的基礎上,到2020年完成重點行業企業用地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實施農用地分類管理,嚴格保護未污染或輕微污染耕地,安全利用輕度和中度污染耕地,嚴格管控重度污染耕地。到2020年,完成農用地土壤環境質量類別劃定,建立耕地土壤環境質量分類清單,完成國家下達的受污染耕地安全利用、受污染耕地治理與修復、重度污染耕地種植結構調整或退耕還林還草等3項面積指標任務。嚴格建設用地準入管理,建立疑似污染地塊名單和污染地塊名錄并實現動態管理。建立污染地塊聯動監管機制,將建設用地土壤環境管理要求納入用地規劃和供地管理,強化暫不開發污染地塊的環境風險管控,嚴格土壤污染重點行業企業搬遷改造過程中拆除活動的環境監管。有序開展污染地塊類和農用地類土壤污染治理與修復技術應用試點,探索開展土壤污染綜合防治先行區試點建設。

(二)加大鄉村水環境治理力度。強化農村水環境治理,著力解決部分農村水系紊亂、河塘淤積、水質惡化等問題,有效提升農村水生態環境。全面推進村級河長清河行動、水污染防治行動、入河排污口清理整治行動,扎實推進河流湖泊管理保護工作。因地制宜實施農村河湖水系自然連通,確定河道砂石禁采區、禁采期。加強農村飲用水水源地保護,重點強化集中式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劃定,開展飲用水水源規范化建設,實施水質不達標水源地限期達標治理。到2020年,全面完成鄉鎮及以上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劃定,單一水源供水的城鎮完成備用水源或應急水源建設。

(三)集中治理農業面源污染。加強農業面源污染治理,實施源頭控制、過程攔截、末端治理與循環利用相結合的綜合防治。以農業主體功能區保護為重點,建立農業生態環境保護綜合協調機制,開展重要農業資源臺賬制度試點工作,探索建立有關部門協同合作的農業資源臺賬數據共建共享機制,推進耕地、水、氣候、農業生產廢棄物等農業資源臺賬數據采集、更新工作。健全完善農業資源監測體系,定期監測農業資源環境承載能力,及時發布預警和通報監測信息。強化農業空間整治,從源頭上控制農業面源污染。減少化肥農藥施用量,禁止高毒高風險農藥使用,推進有機肥替代化肥、病蟲害綠色防控替代化學防治,減少和消除農殘影響及環境污染。嚴格依法落實秸稈禁燒制度。強化畜禽禁養區劃定管理,探索建立“企業主體、政府推動、市場運作、保險聯動”的病死畜禽專業無害化處理和收集體系運行模式。防治畜禽水產養殖污染,從嚴控制網箱養殖。嚴格落實農業資源保護法律法規,依法嚴懲農業資源環境違法行為。嚴格工業和城鎮污染處理、達標排放,嚴禁未經達標處理的城鎮污水和其他污染物進入農業農村,建立健全監測體系,強化經常性執法監管,推動環境監測、執法向農村延伸。

四、實施“美麗鄉村建設萬村示范行動”

以建設中國最美麗省份、打造世界一流“健康生活目的地”為引領,全面實施“美麗鄉村建設萬村示范行動”,促進全省生態宜居美麗鄉村建設,推動鄉村振興。

(一)明確行動目標。按照“一年全面啟動、五年示范帶動、梯次全域建成”的總體要求,以強化村鎮規劃、保護傳統村落、做強做精產業、完善村鎮基礎設施、提升鄉村服務功能、挖掘特色和文化為重點,堅持因地制宜,因村施策,到2018年年底,制定出臺“美麗鄉村建設萬村示范行動”實施方案,全面啟動建設,力爭通過5年的努力,到2022年,完成全省10000個示范村(自然村)建設任務,引領整體推進,到2035年,生態宜居的美麗鄉村全面實現,云南美麗鄉村成為世界一流“健康生活目的地”,成為中國最美麗省份的靚麗名片。

(二)推進六項任務。圍繞六個方面建設任務,突出重點、突出特色、突出示范,有序推進“美麗鄉村建設萬村示范行動”落地見效。

強化村鎮規劃。堅持規劃先行、“多規合一”,充分發揮規劃剛性控制和引領作用,實現村鎮規劃建設從無序到有序、從強化到優化。推進集鎮規劃編制全覆蓋,落實上位規劃內容,深化細化鄉(鎮)域村莊空間體系、布點規模、設施布局,提升完善集鎮區綜合服務及人口空間承載能力。以行政村為單元,確定村級非建設用地范圍,編制實用性村莊建設用地規劃和修建性詳細規劃,加快編制鄉村空間布局、產業發展、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生態環境、傳統村落保護、特色民居建設等專項規劃,到2019年,示范村率先實現全覆蓋。推進鄉村建設規劃許可制度全覆蓋。探索將村莊規劃以適當有效方式轉化為村規民約。強化新建農房設計剛性管控,嚴格農房宅基地和農房建設審批管理。注重民居單體設計,各地編制5套以上特色實用農房建設引導導則和圖集,打造具有鄉土氣息、民族特色、邊疆特點、云南特質、現代文明特征的民居。 保護傳統村落。把傳統村落作為全省“美麗鄉村建設萬村示范行動”的示范重點,打造出一批亮點,推動美麗鄉村建設由“風景好”向“底蘊深”提檔升級。遵循鄉村生態、生產、生活空間和文明形態的發展規律,堅持保護肌理、保護建筑、保存風貌、保全文化,總結推廣以民族文化傳承保護為主的“可邑模式”、以原貌保護為主的“沙溪模式”、以群落保護為主的“西莊模式”、以發動社會保護為主的“和順模式”,加大對傳統村落街巷空間、民居院落、歷史環境要素等整體風貌和民俗文化等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力度;以山區綜合開發為主的“安石模式”,促進傳統村落實現生態產業化、產業生態化發展。立足我省納入國家傳統村落名錄數量位居全國首位、傳統村落及古舊建筑資源豐富等優勢,采取爭取國家支持一部分、各級整合項目資金補助一部分的方式,加大傳統村落保護投入力度。2019—2022年,每年在“美麗鄉村建設萬村示范行動”對象中,確定100個傳統村落進行保護恢復示范。有條件的傳統村落納入歷史文化型特色小鎮項目進行打造,實現“修復優雅傳統建筑、弘揚悠久傳統文化、打造優美人居環境、營造悠閑生活方式”。

做強做精產業。對鄉村資源稟賦、產業發展現狀和趨勢進行分析評估,以市場需求為導向,精準定位比較優勢和主導產業,選擇產業基礎較好的行政村進行重點培育,發展“一村一品”專業村,實現產業立村、產業強村、產業富民。發揮農村良好生態環境優勢,堅持綠色生態有機發展方向,按照特色化、品牌化、規?;褪袌龌?,提高農產品供給質量和市場競爭力,做強做精“一村一品”,做到主導產業突出、品牌影響力大、組織化水平高、帶農增收效果顯著。大力發展農村電商,讓互聯網為“一村一品”插上騰飛的翅膀。依托“一村一品”,推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做到建設美麗鄉村和經營美麗鄉村并重,推進“美麗成果”向“美麗經濟”轉化。到2020年,在有條件的示范村中培育“一村一品”專業村,專業村多數農戶從事主導產業或產品生產經營活動,成為農戶的主要收入渠道;示范村中創建一批“全國一村一品示范村鎮”。

完善村鎮基礎設施。加快集鎮改造、提升,打造一批“生態集鎮、特色集鎮、旅游集鎮、魅力古鎮、宜居集鎮、產業集鎮”。以特色小鎮建設為引領,帶動做優做精集鎮。按照“道路硬化、街道亮化、溝渠凈化、環境綠化、村莊美化”的要求,加快打造一批生態村、特色村、文明村、和諧村、宜居村。推進以通鄉通村油路為重點的農村公路建設,加快向農民集中居住點、農業園區、農村旅游點延伸。到2020年,示范村率先實現村村通油路。積極推進農村集中供水建設,加快形成城鄉一體化供水水網。加快村鎮交通物流網、現代農村能源網、鄉村信息化網建設步伐,到2020年,示范村率先實現寬帶網絡和4G網絡全覆蓋,農村家庭基本具備100Mbps以上接入能力,到2022年在全部示范村推動5G網絡布局和商用進程。加快農村生活污水、垃圾、衛生廁所等基礎設施建設,到2020年,示范村率先實現生活污水垃圾全處理、衛生廁所全普及。

提升鄉村服務功能。推進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促進公共資源向村鎮集聚。加快推進學校、幼兒園、標準化衛生院(室)、敬老院、農家書屋、村民廣場、活動中心等農村生活服務設施和公益事業設施建設,用公共資源的合理配置引導農村居民有序向公共資源的中心地集聚和居住。圍繞到2022年全省實現每個行政村有1所村級幼兒園、1所標準化衛生室的目標,有建設任務的示范村到2020年率先實現,基層醫療衛生機構標準化達標率達到100%。改革創新便民服務模式,形成以縣城為龍頭、中心集鎮為節點、村莊為基礎的公共服務體系。用信息化技術手段,打破信息孤島,推進教育培訓、勞動就業、醫療衛生、社會保障、文化娛樂、商貿金融等服務網絡延伸集成,加快形成農村更加便捷的公共服務圈、醫療衛生服務圈。在有特色、有條件的村鎮景區、景點,配套建設精品酒店、民宿、特色餐飲等綜合配套服務設施,打造宜居宜業宜游村鎮。加快建設適應農民消費需求變化的農村集貿市場等商業流通體系,提升集鎮綜合服務水平。

挖掘特色和文化。順應自然、尊重歷史、突出鄉土、彰顯特色,按照“多樣性、獨特性、差異性”的要求,打造示范美麗鄉村的獨特魅力。深入挖掘鄉村歷史文化資源,加大歷史遺跡遺存文化保護傳承力度,凸顯文化特色。充分發揮民族風情多樣的獨特優勢,將民族特色打造成為美麗鄉村的靚麗名片。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凸顯生態特色,實現特色美麗鄉村發展與生態文明建設協調統一。對田園風光型的村莊,保留好田園景觀,傳承好農耕文化,發展觀光農業和休閑體驗農業;對產業帶動型村莊,依托傳統特色產業和民族手工業,進一步提升品牌價值和影響力,推動傳統產業在新的時代背景下煥發生機,做強做精優勢產業;對民族風情型村莊,依托世居少數民族,保護傳承和深度挖掘民族優秀傳統文化,充分展示我省多姿多彩的民族風情;對歷史文化型村莊,加強古鎮、古村落和古村寨的歷史建筑保護,修舊如舊,避免拆真建假,傳承好歷史文脈;對絕妙景觀型村莊,依托獨有自然景觀、優美生態環境,建設獨具魅力和吸引力的特色村莊。通過挖掘鄉村多重特色和多彩文化,實現美麗鄉村有特色、有風景、有文化、有產業、有故事,避免盲目模仿、千村一面。

第七章 繁榮發展鄉村文化

堅持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以傳承發展優秀傳統文化為核心,以鄉村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為載體,培育文明鄉風、良好家風、淳樸民風,推動鄉村文化振興,建設鄰里守望、誠信重禮、勤儉節約的文明鄉村。

一、加強農村思想道德建設

持續推進農村精神文明建設,提升農民精神面貌,倡導科學文明生活,不斷提高鄉村社會文明程度。

(一)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堅持教育引導、實踐養成、制度保障三管齊下,采取符合農村特點的方式方法和載體,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農村經濟社會發展各個方面,引導群眾自覺踐行。深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中國夢宣傳教育,大力弘揚民族精神和體現云南特色的時代精神。加強愛國主義、集體主義、社會主義教育,深化民族團結進步教育。推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鄉村法治建設,貫穿科學立法、嚴格執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各環節,彰顯社會主流價值。強化公共政策價值導向,探索建立重大公共政策道德風險評估和糾偏機制。

(二)鞏固農村思想文化陣地。推動基層黨組織、基層單位、農村社區有針對性地加強農村群眾性思想政治工作。加強對農村社會熱點難點問題的應對解讀,合理引導社會預期。健全人文關懷和心理疏導機制,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積極向上的農村社會心態。以文明戶為細胞、文明村為基礎、文明鄉鎮為重點,深化文明村鎮創建活動,提高縣級及以上文明村和文明鄉鎮的占比。以文明家庭創建活動為載體,組織開展新時代“十星級文明戶”創建活動,評選表彰“文明家庭”。深入開展“掃黃打非”進基層。深入開展文化科技衛生“三下鄉”活動,因地制宜組織鄉村文娛活動,豐富農村文化生活。

(三)倡導誠信道德規范。深入實施公民道德建設工程,推進社會公德、職業道德、家庭美德、個人品德建設。持續推動農村誠信建設制度化,建立健全農村信用體系,完善守信激勵和失信懲戒機制,持續開展誠信宣傳教育活動、誠信主題實踐活動、扶貧脫貧失信問題專項治理,強化農民的社會責任意識、規則意識、集體意識和主人翁意識。弘揚勞動最光榮、勞動者最偉大的觀念。弘揚中華孝道,強化孝敬父母、尊敬長輩的社會風尚。加強典型示范,廣泛開展好媳婦、好兒女、好公婆、好鄰里等評選表彰活動,開展尋找最美鄉村教師、醫生、村官、人民調解員等活動,推出一批新時代農民先進模范人物。持續深入推進“道德模范”“云嶺楷?!薄霸颇虾萌恕薄白蠲廊宋铩钡仍u選表彰活動,加大先進典型和感人事跡宣傳力度,建立健全先進模范發揮作用的長效機制。

二、弘揚鄉村優秀傳統文化

充分依托云南鄉村獨特的傳統文化和民族文化底蘊,在保護傳承基礎上,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讓有形的鄉村文化留得住,讓活態的鄉土文化傳下去,讓鄉村優秀傳統文化生生不息,在新時代展現生命力、傳播力、影響力。

(一)保護利用鄉村傳統文化。實施農耕文化傳承保護工程,加大對紅河哈尼梯田、東川紅土地等優秀農耕文化遺產的保護力度,開展農業文化遺產資源調查和認定,深入挖掘農耕文化蘊含的優秀傳統思想、人文精神、道德規范。劃定鄉村建設的歷史文化保護線,保護好文物古跡、傳統村落、民族村寨、古樹名木、傳統建筑、農業遺跡、灌溉工程遺產。傳承地方標志性傳統建筑文化,使歷史記憶、地域特色、民族特點融入鄉村建設與維護。加強鄉村革命文物保護修復和展示傳播,推動紅色文化遺存和革命遺址掛牌立碑工作。完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制度,實施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發展工程。實施鄉村經濟社會變遷物證征藏工程,開展鄉村史志修編。因地制宜建設鄉村博物館、民俗文化展示館、歷史文化展示室。辦好民族民間歌舞樂展演、傳統戲劇曲藝匯演,組織好重要民族傳統節慶、文化和自然遺產日、非物質文化遺產展演展示活動。

(二)傳承發展優秀民族文化。圍繞民族文化強省建設,建立健全優秀民族文化弘揚和保護傳承體系。加強民族文化傳承保護和創新開發,開展民族古籍典籍整理和翻譯出版工作,建設云南少數民族文化、語言文字資源數據庫。加強民族文化保護地方性立法。深入推進民族文化“雙百”工程,打造全國知名民族文化精品,推出全國知名的民族文化傳承創新帶頭人。加大民族文化校園傳承力度,加強民族文化師資隊伍建設和技能人才培養,完善民族文化特色專業和課程建設。加大各級少數民族傳統文化生態保護區建設力度,加快迪慶、大理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以及省級民族傳統文化生態保護區建設。支持少數民族出版事業發展。實施民族文化走出去工程,建設輻射南亞東南亞的民族文化傳播體系,講好民族故事,傳播云南聲音。

(三)重塑鄉村文化生態。緊密結合特色小鎮、美麗鄉村建設,深入挖掘鄉村特色文化符號,盤活地方和民族文化資源,走特色化、差異化發展之路。以神形兼備為導向,推進歷史文化名鎮(村)、傳統村落、民族特色村寨、民族文化生態旅游村、生態文化村建設,保護鄉村原有建筑風貌和村落格局,把民族民間文化元素融入鄉村建設,深挖歷史古韻,弘揚人文之美,重塑詩意閑適的人文環境和田綠草青的居住環境,重現原生地域特色、歷史記憶和原本鄉土鄉情鄉愁。引導有情懷有實力的企業家和文化工作者、科普工作者、退休人員、文化志愿者等投身鄉村文化建設,豐富鄉村文化業態。

(四)發展鄉村特色文化產業。加強規劃引領、典型示范,建設一批特色鮮明、優勢突出的農耕文化產業展示區和示范區,打造一批特色文化產業鄉鎮、文化產業特色村和文化產業群。對現有省級文化產業園區和文化產業示范基地進行提質增效,鼓勵有條件的地區積極爭創國家級文化產業示范園區。加大藏羌彝文化產業走廊云南廊道建設力度。大力推動農村地區實施傳統工藝振興行動計劃,建立傳統工藝工作站,培育具有民族和地域特色的傳統工藝產品品牌,促進傳統工藝提高品質、形成品牌、帶動就業。支持民族醫藥研發、藥材開發和藥品注冊。積極開發地方民族傳統節日文化用品和民間藝術、民俗表演項目,促進文化資源與現代消費需求有效對接。推動文化、旅游與其他產業深度融合、創新發展。

三、強化鄉村公共文化服務

推動城鎮公共文化服務向農村延伸,增加優秀文化產品和服務供給,活躍繁榮農村文化市場,進一步豐富廣大農民精神世界、增強精神力量、滿足精神需求。

(一)健全公共文化服務體系。按照有標準、有網絡、有內容、有人才的要求,健全鄉村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實施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行動計劃,加大公共數字文化工程建設力度,加快補齊農村公共文化設施和服務短板。推動縣級圖書館、文化館總分館制建設,發揮縣級公共文化機構輻射作用,加強基層綜合性文化服務中心建設,實現鄉村兩級公共文化服務全覆蓋。完善農村新聞出版廣播電視公共服務覆蓋體系,推進數字廣播電視戶戶通,探索農村電影放映的新方法新模式,推進農家書屋延伸服務和提質增效。實施“國門文化”建設工程,推進邊境文化長廊建設。實施七彩云南全民健身工程,完善鄉村公共體育服務體系,推動公共體育場地設施行政村全覆蓋并向自然村延伸。

(二)增加公共文化產品和服務供給。深入推進文化惠民工程,推動文化資源向基層傾斜,為農村地區提供更多更好的公共文化產品和服務。建立農民群眾文化需求反饋機制,推動政府向社會購買公共文化服務,提供“菜單式”“訂單式”服務,不斷提高公共文化服務精準化水平。加強公共文化服務品牌建設,推動形成具有鮮明特色和社會影響力的農村公共文化服務項目。加強“三農”題材文藝創作生產的組織引導和規劃,鼓勵文藝工作者推出反映農民生產生活尤其是鄉村振興實踐的優秀文藝作品,積極組織申報“群星獎”“彩云獎”。結合“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題實踐活動,充分運用文化進萬家、戲曲進鄉村、“大家樂”群眾文化廣場、“文化大篷車千鄉萬里行”等平臺載體,鼓勵各級文藝組織深入農村地區開展惠民演出活動。加強農村科普工作,推動全民閱讀進家庭、進農村,提高農民科學文化素養。

(三)廣泛開展群眾文化活動。實施繁榮發展群眾文藝三年行動計劃,完善群眾文藝扶持機制,搭建群眾文藝交流展示平臺,活躍繁榮農村文化市場。發揮文化大院、文化示范點、文化中心戶、文化帶頭人的積極作用,加大對農村群眾文藝創作輔導,鼓勵農村地區自辦文化。持續引導鄉村群眾廣場文化活動健康有序、繁榮發展。傳承和發展民族民間傳統體育,打造民族民間體育品牌活動,廣泛開展形式多樣的群眾性體育活動。鼓勵開展群眾性節日民俗活動,以“我們的節日”為主題平臺,持續開展好具有云南民族特色的群眾性傳統節日民俗活動。支持文化志愿者以“大舞臺”“大講臺”“大展臺”等形式,深入農村開展豐富多彩的文化志愿服務活動。推動農村文化市場轉型升級,加強農村文化市場監管。

(四)培育壯大鄉村文化人才隊伍。加強基層文化隊伍培訓和管理,培養一支懂文藝愛農村愛農民、專兼職結合、綜合素質較高的農村文化工作隊伍。每個鄉鎮(街道)綜合文化站編制配備不少于1—2名,規模較大的鄉鎮(街道)可適當增加。在村(社區)綜合文化服務中心設立不少于1個由縣級政府購買的公共文化服務崗位,并建立“縣考鄉聘村用”管理使用機制。提升鄉鎮(街道)綜合文化站組織管理人員和村(社區)文化指導員素質能力,提高文化能人、民間藝人、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等農村文化骨干的專業技能。培育挖掘鄉土文化本土人才,支持鄉村文化能人,加強國家、省、市、縣四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推薦認定培養工作,增強農村基層文化的自我發展能力。加大對農村文化團隊建設的投入,扶持壯大農村業余文藝演出隊伍和群眾文化活動積極分子隊伍。

專欄12 鄉村文化繁榮興盛重大工程

農耕文化保護傳承。按照在發掘中保護,在利用中傳承的思路,制定《云南省重要農業文化遺產保護傳承指導意見》。開展重要文化遺產展覽展示,充分挖掘和弘揚云南優秀傳統農耕文化,加大農業文化遺產宣傳推廣力度。

戲曲進鄉村。以縣為基本單位,組織各級各類戲曲演出團體深入農村基層,為農民提供戲曲等多種形式的文藝演出,促進戲曲藝術在農村地區的傳播普及和傳承發展。各縣(市、區)每年開展戲曲進鄉村演出活動,每個鄉鎮不少于1次,推動實現戲曲進鄉村制度化、常態化、普及化。

貧困地區村綜合文化服務中心建設。以貧困縣、民族自治縣、邊境縣及深度貧困村為重點,加大對鄉鎮綜合文化站和村綜合文化服務中心建設的支持力度,實現貧困地區公共文化設施網絡全面覆蓋。

民族藝術鄉建設。按照“一縣一特色”要求,深入挖掘民族文化資源,培育鄉村特色文化品牌,每3年評審命名一批“云南省民族藝術之鄉”,推動鄉村民族藝術繁榮發展,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支持具備條件的“云南省民族藝術之鄉”積極申報“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

古村落、古民居保護利用。完成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和省級文物保護單位集中成片傳統村落整體保護利用項目。吸引社會力量,實施“拯救老屋”行動,開展鄉村遺產客棧示范項目,探索古村落、古民居利用新途徑,促進古村落的保護和振興。

少數民族特色村鎮保護與發展。到2022年,遴選200個基礎條件較好、民族特色鮮明、發展成效突出、示范帶動作用強的少數民族特色村寨,打造成為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建設典范。深化民族團結進步教育,加強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

鄉村特色文化產業示范工程。加強創意、設計與民族民間工藝品生產之間的深度融合,到2022年,培育50個特色文化產業示范企業、50個特色文化產業示范村、50個民族民間工藝品知名品牌、50個以金木土石布為代表的特色文化產業銷售示范街區。

鄉村傳統工藝振興。實施云南省傳統工藝振興行動計劃,建立傳統工藝振興目錄,提高傳統工藝產品設計、制作水平,培育具有民族和地域特色的鄉村傳統工藝產品。壯大鄉村傳統工藝傳承人隊伍,開展“非遺+扶貧”工作,幫助鄉村群眾掌握一門手藝或技術。

少數民族傳統手工藝品保護與發展。支持開發少數民族刺繡、扎染、木雕、蠟染、大理石工藝品、銀器、編織物、陶器制作、斑銅工藝、玉雕等具有潛力的少數民族手工藝品,加快形成具有一定影響力的地方民族品牌。

鄉村經濟社會變遷物證征藏。支持有條件的鄉村依托古遺址、歷史建筑、古民居等歷史文化資源,建設遺址博物館、生態(社區)博物館、戶外博物館等,通過對傳統村落、街區建筑格局、整體風貌、生產生活等傳統文化和生態環境的綜合保護與展示,再現鄉村文明發展軌跡。

第八章 構建現代鄉村治理體系

把夯實基層基礎作為固本之策,建立健全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的現代鄉村社會治理體制。堅持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云南鄉村善治格局,確保鄉村社會充滿活力、和諧有序、民族團結。

一、加強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

以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為主線,樹立“一切工作到支部”的鮮明導向,以黨支部規范化建設為抓手,突出政治功能,提升組織能力,把農村基層黨組織建成宣傳黨的主張、貫徹黨的決定、領導基層治理、團結動員群眾、推動改革發展的堅強戰斗堡壘。

(一)健全組織體系。完善鄉鎮黨委、建制村黨總支、村民小組黨支部的組織架構,在以建制村為基本單元設置黨組織的基礎上,推行“黨支部+”,創新黨組織設置,實現黨的組織和工作在農村有效覆蓋。堅持農村基層黨組織領導地位,加強鄉鎮機關事業單位黨建工作,大力推進村黨組織書記通過法定程序擔任村民委員會主任和集體經濟組織、農民合作組織負責人,推行村“兩委”班子成員交叉任職;提倡由非村民委員會成員的村黨組織班子成員或黨員擔任村務監督委員會主任;村民委員會成員、村民代表中黨員應當占一定比例;提倡村民小組黨組織負責人兼任村民小組長。堅持黨建帶群團組織建設,改進新形勢下群眾工作方式方法,推動農村基層黨組織和黨員在脫貧攻堅、鄉村振興中提高威信、提升影響。深化邊疆黨建長廊建設,提升基層黨組織和黨員在邊疆民族地區的感召力、組織力。加強農村新型經濟組織和社會組織的黨建工作,引導其始終堅持為農民服務的正確方向。

(二)加強帶頭人隊伍建設。以農村“領頭雁”培養工程為抓手,實施農村黨組織帶頭人整體優化提升行動。加強鄉鎮領導班子和干部隊伍建設,注重選拔黨性原則強、熟悉農村情況、善抓黨建又懂經濟的鄉鎮干部。通過政策宣傳、前景引領、組織引導、選聘下派等途徑,加大從本村致富能手、外出務工經商人員、本鄉本土大學畢業生、復員退伍軍人中培養選拔力度,將優秀人才吸引到農村。以縣為單位,定期逐村摸排分析,對村黨組織書記集中調整優化,全面實行縣級備案管理。健全從優秀村黨組織書記中選拔鄉鎮領導干部、考錄鄉鎮公務員、招聘鄉鎮事業編制人員機制。按照分級負責原則每年開展村組干部全覆蓋輪訓,實施村干部能力素質和學歷水平提升行動,培養鄉村振興需要的專業化農村基層黨組織帶頭人隊伍。通過本土人才回引、院校定向培養、縣鄉統籌招聘等渠道,為每個村儲備2—3名35歲以下優秀人才作為村級后備力量。全面向貧困村、軟弱渙散村和集體經濟薄弱村黨組織派出第一書記,向貧困村選派駐村工作隊,建立健全長效機制。

(三)加強黨員隊伍建設。加強農村黨員發展、教育、管理、監督、服務。嚴格標準程序,把政治標準放在首位,加大在青年農民、致富能手、外出務工人員、婦女中發展黨員力度。推進“兩學一做”學習教育常態化制度化,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教育引導廣大黨員自覺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頭腦。以鄉鎮黨校、實訓基地為重點,統籌村組活動場所,打造農村基層黨建陣地群。持續開展“百名講師上講臺、千堂黨課下基層、萬名黨員進黨?!被顒?,深入實施“互聯網+黨建”行動計劃,豐富完善農村黨員教育、管理的方式方法,實現農村黨員培訓全覆蓋。嚴格黨的組織生活,全面落實“三會一課”、主題黨日、組織生活會、談心談話、民主評議黨員、黨員聯系農戶等制度。堅持流出地跟蹤管、流入地承接管、互聯網動態管,加強農村流動黨員管理。注重發揮無職黨員作用,推行無職黨員設崗定責、依崗承諾、志愿服務、積分管理等,推動農村黨員在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移風易俗、鄉村治理等方面發揮先鋒模范作用。擴大黨內基層民主,推進黨務公開。加強黨內激勵關懷幫扶,定期走訪慰問農村老黨員、生活困難黨員,幫助解決實際困難。穩妥有序開展不合格黨員組織處置工作。

(四)強化責任與保障。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向基層延伸,嚴格落實各級黨委尤其是縣級黨委主體責任,進一步壓實縣鄉紀委監督責任,將抓黨建促脫貧攻堅、促鄉村振興情況作為每年州(市)、縣(市、區)、鄉(鎮)黨委書記抓基層黨建述職評議考核的重要內容,納入巡視、巡察工作內容,作為市縣鄉領導班子綜合評價和選拔任用領導干部的重要依據。持續推進黨支部規范化建設達標創建,嚴格按照排查摸底、制定方案、對標創建、考核驗收、達標命名的程序,加強基本組織、基本隊伍、基本制度、基本活動、基本保障建設,持續整頓軟弱渙散村黨組織。堅持縣、鄉、村、組四級聯動,以上率下、以下促上,推動“整縣提升、整鄉推進、百村示范、千組晉位”,整體提升農村基層黨建質量水平。加強農村基層黨風廉政建設,強化農村基層干部和黨員的日常教育管理監督,嚴肅查處侵犯農民利益的“微腐敗”,加強對《農村基層干部廉潔履行職責若干規定(試行)》執行情況的監督檢查,弘揚新風正氣,抵制歪風邪氣。把農民群眾關心的突出問題作為紀檢監察工作的重點,開展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嚴懲橫行鄉里、欺壓百姓的黑惡勢力和涉黑涉惡腐敗及“保護傘”,嚴肅查處發生在惠農資金、征地拆遷、生態環保和農村“三資”管理領域的違紀違法問題,堅決糾正損害農民利益的行為,嚴厲整治群眾身邊腐敗問題。建立鄉鎮基層黨建經費保障制度,全面執行以財政穩定投入為主的村級組織運轉經費保障政策。滿懷熱情關心關愛農村基層干部,政治上激勵、工作上支持、待遇上保障、心理上關懷。重視發現和樹立優秀農村基層干部典型,彰顯榜樣力量。

二、促進自治法治德治有機結合

堅持自治為基、法治為本、德治為先,推動鄉村社會治理和服務重心向基層下移,以自治消化矛盾,以法治定分止爭,以德治春風化雨。

(一)創新村民自治機制。健全村黨組織領導的基層自治機制。完善農村民主選舉、民主協商、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制度。創新村民議事形式,完善“一事一議”“四議兩公開”等基層議事制度,落實群眾決策權和知情權。規范村民委員會等自治組織選舉工作,健全民主決策程序。依托村民會議、村民代表會議、村民議事會、村民理事會、村民監事會等,形成民事民議、民事民辦、民事民管的多層次基層協商格局。修訂完善《云南省村務公開和民主管理暫行辦法》,進一步規范村務公開,實現村務事項事前、事中、事后全過程公開。推進村務監督委員會建設,規范職責權限、監督內容、工作方式,推行村級事務陽光工程,提高村務監督工作的水平和實效。充分發揮自治章程、村規民約在農村基層治理中的獨特功能,弘揚公序良俗。繼續開展以村民小組或自然村為基本單元的村民自治試點工作,開展“愛心超市”試點建設,通過物質激勵提升村民自治成效。加強基層紀委監委對村民委員會的聯系和指導。

(二)推進鄉村法治建設。深入開展“法律進鄉村”宣傳教育活動,大力推進鄉村法治文化建設,提高農民法治素養,引導干部群眾尊法學法守法用法。增強基層干部法治觀念、法治為民意識,推進基層依法辦事,將政府涉農各項工作納入法治化軌道。維護村民委員會、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農村合作經濟組織的特別法人地位和權利。深入推進綜合行政執法改革向基層延伸,創新監管方式,規范基層行政執法,推動執法隊伍整合、執法力量下沉,探索建立鄉鎮(街道)綜合執法平臺,加強對基層綜合行政執法的監督。推進村(社區)人民調解室規范化建設,建立健全鄉村調解、縣市仲裁、司法保障的農村土地承包經營糾紛調處機制。健全農村公共法律服務體系,推進落實“一村(居)一法律顧問”制度,加強對農民的法律援助、司法救助和公益法律服務。建立健全法治鄉村建設指導標準,深入開展法治縣(市、區)、民主法治示范村等法治創建活動。在縣、鄉、村建設公共法律服務實體平臺。用好“12348公共法律服務熱線平臺”,深化“12348云南法網”和“云南掌上微信12348公眾號”在農村的建設應用。

(三)提升鄉村德治水平。深入挖掘鄉村熟人社會蘊含的道德規范,通過完善村規民約、居民公約等,培育規則意識、契約精神、誠信觀念,引導農民向上向善、孝老愛親、重義守信、勤儉持家。發揮好道德評議會、禁毒禁賭會、紅白理事會等作用,建立道德激勵約束機制,引導農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務、自我提高,實現家庭和睦、鄰里和諧、干群融洽。培育富有地方特色和時代精神的新鄉賢文化,發揮其在鄉村治理中的積極作用。深入推進移風易俗、弘揚時代新風行動,引導農民自覺抵制腐朽落后文化侵蝕,倡導科學健康的生活方式,遏制大操大辦、人情攀比、“天價彩禮”、厚葬薄養等陳規陋習。加強無神論宣傳教育,抵制封建迷信活動。深化農村殯葬改革,推進農村公益性公墓等殯葬服務設施建設,倡導綠色節地生態安葬方式。

(四)建設平安鄉村。健全落實社會治安綜合治理領導責任制,健全農村社會治安防控體系,推動社會治安防控力量下沉,加強農村群防群治隊伍建設。持續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嚴厲打擊農村黑惡勢力、宗族惡勢力,圍繞“恐爆槍、盜搶騙、黃賭毒、食藥環、校園暴力、傳銷、拐賣”等社會治安突出問題開展專項治理,深入開展“鄉霸、村霸”專項治理,嚴打整治突出違法犯罪活動,維護基層群眾合法權益。依法加大對農村非法宗教、邪教活動打擊力度,嚴防境外滲透,堅決制止利用宗教干預農村公共事務和煽動宗教狂熱,繼續整治農村亂建廟宇、私設教堂點、濫塑宗教造像。大力推進縣、鄉、村三級綜治中心建設,不斷深化拓展和完善綜治中心各項功能。健全農村公共安全體系,持續開展農村安全隱患排查和治理。對鄉村留守老人、婦女兒童等強化服務教育,提高其自我防范意識和能力。加強農村警務、消防、安全生產工作,堅決遏制重特大安全事故。健全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深入排查化解各類矛盾糾紛,學習推廣新時代“楓橋經驗”,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鄉(鎮)。落實鄉鎮政府農村道路交通安全監督管理責任,推廣應用農村道路交通安全管理信息系統,落實農村“兩站兩員”公共財政保證機制,探索實施“路長制”。全面實施網格化服務管理,推動基層服務和管理精細化、精準化。加快推進“雪亮工程”建設。

(五)建設民族團結進步示范鄉村。圍繞把云南建設成為我國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區,推動民族團結進步創建不斷向基層延伸,加快民族團結進步示范鄉村建設。扎實實施《云南省建設我國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區規劃(2016—2020年)》,著力開展民生持續改善、發展動力增強、民族教育促進、民族文化繁榮、民族團結創建、民族事務治理等6項重點工程,加快實現全面小康同步、公共服務同質、法治保障同權、精神家園同建、社會和諧同創。深入實施全面打贏“直過民族”脫貧攻堅戰行動計劃,以及11個“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脫貧攻堅實施方案,扶持人口較少民族發展,重點加快人口較少民族聚居建制村的脫貧發展步伐,對佤族、拉祜族、傈僳族等“直過民族”聚居村進行重點幫扶。扎實推進興邊富民工程,啟動第二輪改善沿邊群眾生產生活條件三年行動計劃,持續改善沿邊少數民族群眾生產生活條件。加強民族團結進步創建活動,推進民族團結進步創建進機關、進社區、進學校、進企業、進農村、進部隊、進宗教活動場所、進窗口行業,支持各地區爭創全國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州、市、縣、鄉、村、社區、單位和基地,繼續實施好“十縣百鄉千村萬戶”示范創建工程。培養高素質少數民族人才隊伍,全面提高民族事務治理能力和水平。加快推進民族宗教工作法治化、規范化水平,妥善處理民族宗教關系,依法保障民族團結進步。推動藏區實現跨越發展、長治久安。

三、夯實基層政權

科學設置鄉鎮機構,構建簡約高效的基層管理體制,健全農村基層服務體系,夯實鄉村治理基礎。

(一)加強基層政權建設。面向服務人民群眾合理設置基層政權機構、調配人力資源,不簡單照搬上級機關設置模式。根據工作需要,整合基層審批、服務、執法等方面力量,統籌機構編制資源,整合相關職能設立綜合性機構,實行扁平化和網格化管理。推動鄉村治理重心下移,盡可能把資源、服務、管理下放到基層。加強鄉鎮領導班子建設,有計劃地選派省、市、縣級機關有發展潛力的年輕干部到鄉鎮任職。加大從優秀選調生、鄉鎮事業編制人員、優秀村干部、大學生村官中選拔鄉鎮領導班子成員力度。繼續開展面向深度貧困地區定向招錄鄉鎮公務員工作,加大鄉鎮事業單位人員交流力度。加強邊境地區、民族地區農村基層政權建設相關工作。

(二)創新基層管理體制機制。明確縣鄉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進鄉鎮財政預算管理制度。推進鄉鎮協商制度化、規范化建設,創新聯系服務群眾工作方法。推進直接服務民生的公共事業部門改革,改進服務方式,最大限度方便群眾。推動鄉鎮政務服務事項一窗式辦理、部門信息系統一平臺整合、社會服務管理大數據一口徑匯集,不斷提高鄉村治理智能化水平。健全監督體系,規范鄉鎮管理行為。改革創新考評體系,強化以群眾滿意度為重點的考核導向。嚴格控制對鄉鎮設立不切實際的“一票否決”事項。

(三)健全農村基層服務體系。制定基層政府在村(社區)治理方面的權責清單,推進農村基層服務規范化標準化。整合優化公共服務和行政審批職責,充分運用“云嶺先鋒”綜合服務平臺,打造“一門式辦理”“一站式服務”的綜合服務平臺。大力培育服務性、公益性、互助性農村社會組織,積極發展農村社會工作和志愿服務。開展農村基層減負工作,集中清理對村級組織考核評比多、創建達標多、檢查督查多等突出問題。

專欄13 鄉村治理體系構建重大計劃

農村“領頭雁”培養工程。定期分析研判村黨組織書記隊伍,以村“兩委”換 屆為契機選優配強帶頭人,探索村組后備力量培養途徑,實施村干部能力素質和學歷水平提升行動,推動村組干部教育培訓常態化長效化,健全完善村組干部小微權力清單,強化村組干部激勵保障,樹立基層干部先進典型,著力培養造就一支政治立場有定力、為民服務有情懷、勤政務實有本事、認真負責有擔當、干事創業有辦法、廉潔公道有口碑的“六有”農村基層干部隊伍,推動農村帶頭人隊伍整體優化提升。

農村黨支部規范化建設。持續推進黨支部規范化建設達標創建,方式方法上,嚴格落實排查摸底、制定方案、對標創建、考核驗收、達標命名的程序;創建內容上,聚焦加強基本組織、基本隊伍、基本制度、基本活動、基本保障建設發力;工作機制上,堅持縣、鄉、村、組四級聯動,以上率下、以下促上,推動“整縣提升、整鄉推進、百村示范、千組晉位”,整體提升農村基層黨建質量水平。

鄉村基層組織運轉經費保障。建立鄉鎮基層黨建經費保障制度。全面執行以財政穩定投入為主的村級組織運轉經費保障政策,重點保障村干部基本報酬、村級組織辦公經費,同時保障農村公共服務運行維護支出、正常離任村干部生活補貼、村民小組干部誤工補貼等。省、州市兩級財政要進一步加大資金投入,縣級財政要抓好落實,保障村級組織正常運轉。

“愛心超市”建設試點。通過愛心捐贈、集體經濟經營等多種途徑籌措“愛心超市”商品,對村民維護環境衛生、遵守村規民約、孝老愛親、教育子女、發展致富等情況進行考評積分,根據積分免費兌換相應商品。

“民主法治示范村”創建。建立健全法治鄉村建設指導標準,深入推進農村民主選舉、民主協商、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推進村務、財務公開,實現農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務,提高農村社會治理法治化水平。

“法律進鄉村(社區)”宣傳教育。開展“送法律進農村,維穩定促發展”“法治宣傳邊關行”“法治宣傳教育在村居(社區)”等農村主題法治宣傳教育活動,拓展深化“法律六進”活動。深化“互聯網+法治宣傳”行動,建立覆蓋鄉村的普法微信群。加強法治宣傳一條街、法治書屋、法治文化廣場、法治文化長廊等法治文化陣地建設,宣傳樹立村(社區)守法模范典型。

農村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建設。健全農村人防、技防、物防有機結合的防控網,增加農村集貿市場、廟會、商業網點、文化娛樂場所、車站碼頭、旅游景點等重點地區治安室與報警點設置,加強農村綜治中心規范化建設,深化拓展農村網格化服務管理,加強農村消防、交通、危險物品、大型群眾性活動安全監管,形成具有農村特色的社會治安防控格局。

“平安鄉鎮、平安村(社區)”創建。依法嚴厲打擊農村地區各類刑事犯罪,加大突出治安問題整治力度,加強矛盾糾紛多元排查化解機制建設。建立農村群防群治隊伍,加大治安巡邏防控力度。推進基層綜治隊伍規范化建設,加強流動人口服務管理,強化刑釋解教人員安置幫教和農村青少年違法犯罪預防工作。

農村“雪亮工程”建設。加大農村公共區域視頻監控系統建設力度,推進城鄉視頻監控連接貫通。探索農村群眾參與視頻監控系統日常監看值守,及時有效發現和預警風險隱患。在農村地區基層黨建、社會治理等領域逐步開展應用,提升社會治理精細化水平。建立健全“雪亮工程”人才引進、培養、激勵機制。到2020年,基本實現農村地區全覆蓋。

鄉村便民服務體系建設。按照每百戶居民擁有綜合服務設施面積不低于30平方米的標準,加快農村社區綜合服務設施覆蓋。實施“互聯網+農村社區”計劃,推進農村社區公共服務綜合信息平臺建設。培育發展農村社區社會組織,加強農村社區工作者隊伍建設,健全分級培訓制度。

第九章 保障和改善農村民生

圍繞農民群眾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抓重點、補短板、強弱項,加快補齊農村民生短板,提高農村美好生活保障水平,讓農民群眾有更多實實在在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一、推動農村基礎設施提檔升級

繼續把基礎設施建設重點放在農村,持續加大投入力度,加快補齊農村基礎設施短板,促進城鄉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推動農村基礎設施提檔升級。

(一)改善農村交通物流設施條件。以解決好農民群眾“出行難、運輸難”問題為主攻方向,全面推進“四好農村路”建設,深入實施撤并建制村通硬化路、“直過民族”地區和沿邊地區20戶以上、抵邊自然村及27個深度貧困縣50戶以上不搬遷自然村通硬化路等農村公路建設、農村公路生命安全防護工程及危橋改造工程,下大力氣打通鄉村“斷頭路”,到2022年形成以縣城為中心、鄉鎮為節點、建制村為網點、連通城鄉的農村公路交通運輸網絡,農民群眾的交通出行條件和生產生活交通運輸條件得到根本性改善。實現鐵路通達50%以上縣城。深化農村公路管理養護體制改革,健全管理養護長效機制,完善安全防護措施,加大成品油消費稅轉移支付資金用于農村公路養護力度。統籌協調公共交通、城際客運和農村客運發展,鼓勵發展鎮村公交,基本實現所有建制村通客車。加快構建農村物流運輸骨干網絡,鼓勵商貿、郵政、快遞、供銷、運輸等企業加大在農村的設施保障布局力度。加快完善農村物流基礎設施末端網絡,鼓勵有條件的地區建設面向農村地區的共同配送中心,重點解決物流入村“最后一公里”問題。

(二)加強農村水利基礎設施建設。構建以滇中引水工程為骨干,以水電站水資源綜合利用工程為依托,以大、中型水庫和水系連通工程為支撐,以扶貧灌溉工程為基礎,干流與支流利用并重、以干強支,逐步構建干流和支流大中小微型工程聯合調度的水資源合理配置體系;到2022年,全省水利工程供水能力提高至216億立方米,全面構建全省區域性水網雛形。深入實施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通過新建、改建、擴建、管網延伸和配套凈化消毒設施、設備等措施,鞏固提升農村飲水安全保障水平。繼續在水土流失嚴重區域開展以小流域為單元的山水林田路綜合治理,實施清潔小流域建設,加強坡耕地綜合整治、侵蝕溝及崩崗的綜合整治。解決貧困地區通水、灌溉、防洪、生態保護等問題。

(三)構建農村現代能源體系。推進農村能源供給結構調整,發展太陽能、淺層地熱能、生物質能等,因地制宜開發利用水能和風能。完善農村能源基礎設施配套,加快實施新一輪農村電網升級改造工程,推動天然氣利用向農村延伸,形成以電網為基礎,與天然氣管網、熱力管網等互補銜接、協同轉化的農村現代能源設施網絡體系。推進農村可再生能源開發利用,加快推進生物質熱電聯產、生物質供熱、規?;镔|燃氣等燃料清潔化工程。推進農村能源消費升級,提升電力普遍服務水平,大幅提高電能在農村能源消費中的比重,推行農村生產“電能替代”。推廣農村綠色節能建筑和農用節能技術、產品。大力發展“互聯網+”智慧能源,探索建設農村綠色能源示范區。

(四)夯實鄉村信息化基礎。深化電信普遍服務,加大對農村移動通信基站鐵塔建設的支持力度,引導移動、電信、聯通等電信運營企業持續推進農村網絡建設,到2022年實現農村地區寬帶網絡和4G網絡覆蓋,農村家庭基本具備100Mbps以上接入能力,在有條件的鄉村推動5G網絡布局和商用進程。實施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工程。推進數字鄉村工程,加快物聯網、地理信息、智能設備等現代信息技術與農村生產生活的全面深度融合。深化農業農村大數據創新應用,推廣遠程教育、遠程醫療、金融服務進村等信息服務,建立空間化、智能化的新型農村統計信息系統。在鄉村信息化基礎設施建設過程中,同步規劃、同步建設、同步實施網絡安全工程。

專欄14 農村基礎設施建設重大工程

農村公路建設。實施“補短板”工程,推動交通運輸向自然村(村民小組)傾斜,加快推進“直過民族”及沿邊地區20戶以上自然村通硬化路,抵邊自然村、27個深度貧困縣50戶以上不搬遷自然村通硬化路建設。實施“保安全”工程,建設平安放心路,推進農村公路縣鄉村安全生命防護工程和農村公路危橋改造。實施“促發展”工程,推動農村交通運輸健康持續發展,支持貧困縣旅游路、資源路、產業路建設,逐步解決撤并建制村通硬化路、農村公路窄路基路面改造問題。

農村交通物流基礎設施網絡建設。加強農村交通物流基礎設施網絡規劃和建設,優化重要節點物流基礎設施布局,完善物流分撥中心、公共配送中心和末端配送站點三級網絡建設。支持農貿市場等傳統流通網點改進提升現有設施設備,拓展配送等物流服務功能。到2020年,在全省行政村和具備條件的自然村基本實現物流配送網點全覆蓋。完善農村客貨運服務網絡,支持縣級客運站和鄉鎮客運綜合服務站建設和改造。鼓勵創新農村客運和物流配送組織模式,推進城鄉客運、城鄉配送協調發展。

農村水利基礎設施網絡建設。到2022年,全省新增蓄水庫容20億立方米。全面推進怒江、紅河等9條主要支流治理?;就瓿?59件新增中小河流治理任務,綜合治理河道長度1200千米。實施1028座小型水庫除險加固。

農村能源基礎設施建設。因地制宜建設農村分布式清潔能源網絡,實施分布式能源系統示范項目。開展農村可再生能源千村示范。啟動農村燃氣基礎設施建設,擴大清潔氣體燃料利用規模。到2022年,農村電網供電可靠率達到99.8%以上,綜合電壓合格率達到97.9%以上,戶均配變容量不低于2千伏安,天然氣基礎設施覆蓋面和通達度顯著提高。

農村新一代信息網絡建設。高速寬帶城鄉全覆蓋,2018年提前實現98%行政村通光纖,重點支持邊遠地區等第四代移動通信基站建設。持續加強光纖到村建設,完善4G網絡向行政村和有條件的自然村覆蓋,在部分地區推進“百兆鄉村”示范及配套支撐工程。改造提升鄉鎮及以下區域光纖寬帶滲透率和接入能力。

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建設。到2020年、2022年,農村飲用水集中供水率分別達到85%、86%以上,基本實現全省鄉鎮自來水供水設施全覆蓋。

二、提升農村勞動力就業質量

堅持就業優先戰略和積極就業政策,健全城鄉均等的公共就業服務體系,提升農村勞動者素質,拓展農民外出就業和就地就近就業空間,實現更高質量和更充分就業。

(一)拓寬轉移就業渠道。建立健全城鄉勞動者平等就業制度,加大推進農村勞動力外出就業、就地就近就業力度。發展壯大縣域經濟,加快培育區域特色產業,重點扶持一批吸納就業能力強的產業和企業,結合新型城鎮化建設,引導產業梯度轉移,創造更多適合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的機會,推進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示范基地建設。健全省際間勞務協作機制,積極開展有組織的勞務輸出,提高輸出的組織化程度。實施鄉村就業促進行動,大力發展鄉村本土特色產業,培育一批家庭工場、手工作坊、鄉村車間,推進鄉村經濟多元化。抓好沾益區等15個全國結合新型城鎮化支持農民工等人員返鄉創業就業試點。鼓勵和支持返鄉下鄉人員創業創新,創辦領辦多種形式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培育形式多樣的產業聯盟或產業化聯合體。結合農村基礎設施等工程建設,鼓勵采取以工代賑方式就近吸納農村勞動力務工。

(二)強化鄉村就業服務。健全覆蓋城鄉的公共就業創業服務體系,提供全方位公共就業創業服務。加強基層就業服務平臺建設,在農村地區全面落實就業政策法規咨詢、信息發布、職業指導和職業介紹等公共就業服務制度,組織開展就業服務專項活動。開展農村勞動力資源調查統計,建立農村勞動力資源信息庫并實行動態管理。加快公共就業服務信息化建設,打造線上線下一體的服務模式。加大就業技能培訓力度,增強職業培訓的針對性和有效性,加快布局建設一批公共實訓基地。實施農村“雙創”百縣千鄉萬名帶頭人培育計劃,加強農村“雙創”人員和“雙創”導師培育,創建一批具有區域特色的農村“雙創”示范園區(基地)。

(三)完善制度保障體系。消除城鄉勞動者身份差異,實現同工同酬,形成開放透明、統一規范、競爭有序的人力資源市場體系,提高就業穩定性和收入水平。健全人力資源市場法規制度體系,依法保障農村勞動者和用人單位合法權益。完善政府、工會、企業共同參與的協商協調機制,構建和諧勞動關系,監督指導用人單位依法與農民工簽訂勞動合同。落實就業服務、人才激勵、教育培訓、資金獎補、金融支持、社會保險等就業扶持相關政策,提高農村轉移人口就業質量。加強就業援助,對就業困難農民實行分類幫扶。加大對欠薪企業的懲處力度,切實維護農民工勞動報酬權益。

專欄15 鄉村就業促進重大行動

農村就業崗位開發。發展壯大縣域經濟,優化農村產業結構,加快推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鼓勵在鄉村地區新辦環境友好型和勞動密集型企業。發展鄉村特色產業,振興傳統工藝,培育一批家庭工場、手工作坊、鄉村車間,為農村勞動力提供更多就業崗位。

農村勞動力職業技能培訓。通過訂單、定向和定崗式培訓,對農村未升學初高中畢業生等新生代農民工開展就業技能培訓,累計開展農村勞動力各類職業培訓1000萬人次。繼續實施“春潮行動”,到2022年,使各類農村轉移就業勞動者都有機會接受1次相應的職業培訓。

城鄉公共實訓基地建設。爭取國家支持,加大地方投入,建設一批省級大型公共實訓基地、市級綜合型公共實訓基地和縣級地方產業特色型公共實訓基地,構筑布局合理、定位明確、功能突出、信息互通、協同發展的職業技能公共實訓基地網絡。

健全基層公共就業服務體系。統籌安排建設未納入上一輪規劃建設的21個縣(市、區)、910個鄉鎮基層就業和社會保障服務設施,合理配備經辦管理服務人員,改善服務設施設備,推進基層公共就業和社會保障服務全覆蓋。鼓勵有條件的地區開展村級服務平臺建設。推進鄉村公共就業服務全程信息化,開展網上服務,進行勞動力資源動態監測。開展基層服務人員能力提升計劃。

三、增加農村公共服務供給

構建全民覆蓋、普惠共享、城鄉一體的基本公共服務體系,使農民群眾能夠享有更好的教育、更高水平的醫療衛生服務、更可靠的社會保障,推進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

(一)優先發展農村教育事業。以保障學生就近免試入學、全面接受有質量的義務教育為主攻方向,建立以城帶鄉、整體推進、城鄉一體、均衡發展的農村義務教育發展機制。完善義務教育“兩免一補”政策,實施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改善義務教育薄弱學?;巨k學條件,加強寄宿制學校建設,提高農村義務教育學校辦學水平,實現縣域校際資源均衡配置。發展農村學前教育,確保每個鄉(鎮)至少辦好1所公辦中心幼兒園、每個行政村有1所村級幼兒園。提升高中階段教育普及水平,加大農村普通高中學校建設力度。大力發展面向農村的職業教育,加快推進職業院校技工院校布局結構調整,優化專業和課程設置,滿足鄉村產業發展和振興需要。繼續實施特殊教育提升計劃??茖W穩妥推進民族地區鄉村中小學雙語教育,堅定不移推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推動優質學校輻射農村薄弱學校常態化,加強城鄉教師交流輪崗。全面優化數字教育資源公共服務體系,推進優質資源向鄉村學校流動。實施鄉村教師支持計劃,深化中小學教師隊伍建設改革,加大“特崗計劃”招聘力度,補齊緊缺學科教師,優化鄉村教師隊伍結構,加強鄉村學校緊缺學科教師和民族地區雙語教師培訓,落實鄉村教師編制標準和生活補助政策,獎勵、鼓勵鄉村教師長期從教、終身從教。

(二)推進健康鄉村建設。以保障鄉村群眾“小病不出村、常見病不出鄉、大病不出縣、康復回基層”和享受優質醫療服務為主攻方向,深入實施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推進農村“健康云南”行動。加強鄉村公共衛生服務體系建設,能夠承擔基本醫療(含中醫)、公共衛生、遠程醫療等基本職能,基本實現每個行政村至少有1所衛生室,每個鄉鎮衛生院有不少于1名全科醫生。加強鄉村醫生隊伍建設,鼓勵支持符合條件的鄉村醫生積極參加國家執業(助理)醫師資格考試。加強鄉村慢性病、地方病綜合防控,推進農村地區精神衛生、職業病和重大傳染病防治。實施“互聯網+醫療健康”便民惠民工程、基層中醫藥服務能力提升工程。完善計劃生育管理服務。推進農村藥品供應保障體系建設。完善邊境地區鄉村傳染病及食品、藥品、動植物安全聯防聯控機制。建立分級診療制度,實行分級診療的醫保支付和價格政策。推進基層醫療衛生綜合改革,完善基層醫療機構績效工資制度。開展和規范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深入開展鄉村愛國衛生運動,創建衛生鄉(鎮)、衛生村。

(三)加強農村社會保障體系建設。改革完善被征地農民養老保障政策。進一步完善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建立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待遇確定和基礎養老金標準正常調整機制。完善統一的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制度和大病保險制度,做好重特大疾病救助工作,健全醫療救助與基本醫療保險、城鄉居民大病保險及相關保障制度的銜接機制,完善異地就醫直接結算系統,擴大跨省異地就醫直接結算范圍,確保城鄉居民醫保待遇落實。推進低保制度城鄉統籌發展,健全低保標準動態調整機制。全面實施特困人員救助供養制度,提升托底保障能力和服務質量。推動通過政府購買服務、設置基層公共管理和社會服務崗位、引入社會工作專業人才和志愿者等方式,為農村留守兒童和婦女、老年人以及困境兒童提供關愛服務。加強和改善農村殘疾人服務,將殘疾人普遍納入社會保障體系予以保障和扶持。

(四)提升農村養老服務能力和水平。加快建立以居家為基礎、社區為依托、機構為補充的農村養老服務體系。加大鄉(鎮)敬老院建設和改造力度,打造新型農村區域性養老機構。在保障農村特困人員集中供養的基礎上,為農村低收入老人和失能、半失能老人提供便捷可及的養老服務和管理。加強農村社區居家養老服務中心、互助老年服務站等建設,并與農村危房改造等涉農基本住房保障政策銜接,整合農村社區服務資源,利用農村閑置學校、村兩委用房、醫院用房、民房等資源改造成農村居家養老服務設施,開展自助式、互助式養老服務。鼓勵有條件的地區探索利用農村集體經濟、農村土地流轉等收益解決農村老年人的養老問題。加強農村社會服務網絡建設,做好留守老人、貧困老人的社會關愛服務。關注老年人的心理、安全等問題,建立和完善社區居家養老信息服務平臺,提供緊急救援、精神慰藉、資源鏈接等服務。

(五)加強農村防災減災救災能力建設。堅持預防為主、防抗救相結合,堅持常態減災與非常態救災相統一,全面提高抵御各類災害綜合防范能力。加強農村自然災害監測預報預警。加強防災減災工程建設,推進實施自然災害高風險區農村困難群眾危房改造。全面加強地震災害,滑坡、泥石流等地質災害,干旱、內澇、冰雹等氣象災害,森林火災、生物入侵等生態環境災害處置能力建設。大力推進農村公共消防設施、消防力量和消防安全管理組織建設,改善農村消防安全條件。推進自然災害救助物資儲備體系建設。開展災害救助應急預案編制和演練,完善應對災害的政策支持體系和災后重建工作機制。在農村廣泛開展防災減災宣傳教育。

專欄16 農村公共服務提升重大計劃

鄉村教育質量提升計劃。強化農村義務教育學校規范管理,認真落實義務教育學校管理標準。持續規范義務教育階段學校辦學行為,加強寄宿制學校的建設和管理,積極推行學?!肮?、辦、評”改革,全面提升鄉村學校教育質量。采取“一對一”“一對多”結對幫扶的組織形式,利用幫扶學校優質資源,對受幫扶學校進行全方位的指導和幫助,推動優質教育資源共建共享,整體提升薄弱學校辦學質量。

健康鄉村計劃。加強鄉鎮衛生院和村衛生室標準化建設,鄉鎮衛生院和村衛生室標準化達標率達到95%以上,部分醫療服務能力強的中心鄉鎮衛生院醫療服務能力達到或接近二級綜合醫院水平,鄉村兩級醫療衛生機構的診療人次占縣域內總診療人次的65%以上。實施基層中醫藥服務能力提升工程,到2020年,70%的鄉鎮衛生院設立標準化中醫館,到2022年,中醫類別醫師占比達到20%以上。深入實施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開展健康鄉村建設,建成一批整潔有序、健康宜居的示范村鎮。

全民參保計劃。實施全民參保計劃,基本實現法定人員全覆蓋。實現社會保險基礎數據庫的動態更新。以在城鄉之間流動就業和居住農民為重點,鼓勵持續參保,積極引導在城鎮穩定就業的農民工參加職工社會保險。加大社會保障卡發放力度,不斷提高鄉村持卡覆蓋率。

農村養老計劃。通過鄰里互助、親友相助、志愿服務等模式,大力發展農村互助養老服務。依托農村社區綜合服務中心(站)、綜合性文化服務中心、村衛生室、農家書屋、全民健身設施等,為老年人提供關愛服務。統籌規劃建設公益性養老服務設施,到2020年、2022年,50%、60%的鄉鎮均建有1所農村養老機構。

實施國家地震烈度速報與預警工程計劃。到2022年,建成由202個基準站、228個基本站、810個一般站組成的臺站觀測系統,實現秒級地震預警、分鐘級地震烈度速報。

第十章 促進城鄉融合發展

順應城鄉融合發展趨勢,重塑城鄉關系,推動新型城鎮化健康發展,改革完善農村產權制度,強化“人、地、錢”3要素,更好激發農村內部發展活力、優化農村發展外部環境,走出一條符合云南實際、具有云南特點的城鄉融合發展之路。

一、推動新型城鎮化健康發展

充分尊重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意愿和人口流動規律,以“人口、產業、公共服務”3個融合為核心,著力推動全省新型城鎮化健康發展。以2017年為基數,到2022年,力爭全省新增城鎮戶籍人口700萬人左右,城鎮戶籍人口達到2300萬人以上,戶籍人口城鎮化率基本接近全國平均水平,達到46%以上、力爭48%左右。

(一)分類推進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針對有能力在城鎮穩定就業和生活的人口,采取不同方式和路徑,加快推進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

推動縣城及周邊原有居民市民化。統籌推進城中村、城邊村、棚戶區、舊工業園區、舊工礦廠區改造和“村改居”工作,維護居民財產收益權,健全社會管理體制,推動原有居民全部市民化,實現40萬左右“半市民化”農業轉移人口真正成為市民。

促進農村居民就近就地市民化。穩步推進行政區劃改革,做優做強縣城,打造中心集鎮,挖掘特色小鎮吸納潛力,加快農業轉移人口向城鎮集聚,提升就業能力和就業質量,保障其在農村的原有權益不變,在城鎮的相關權益得到落實,促進320萬左右農村居民在中小城鎮就近就地城鎮化。

鼓勵穩定就業生活的城鎮非戶籍人口市民化。按照“進得來、留得下、有保障、能發展”的思路,以推進有意愿和有能力的外來務工人員、返鄉農民工等在城鎮落戶為重點,深化戶籍制度改革,提高公共服務保障,采取多渠道落戶方式,鼓勵260萬左右在城鎮穩定就業和生活的城鎮非戶籍人口基本落戶城鎮。

引導搬遷撤并的部分農村居民市民化。堅持易地扶貧搬遷、生態宜居搬遷、重大項目建設搬遷、村莊集聚發展搬遷與新型城鎮化結合,加快實施美麗鄉村建設萬村示范行動,按照“散戶并成寨、小村并大村、邊遠靠集鎮、四山遷朝路”的思路,推動村莊及人口向交通沿線、城鎮周邊、城市周圍等發展條件較好的地區集聚。在全省搬遷撤并10%以上自然村的基礎上,引導80萬左右搬遷撤并村民就近就地城鎮化、市民化。

(二)全面放寬落戶限制。深化戶籍制度改革,放寬昆明主城區落戶限制,全面放開其他中小城市和建制鎮落戶限制。取消對高校畢業生和中高級技工落戶限制,實行來去自由的返農村原籍地落戶政策。完善居住證制度,推進居住證制度全面覆蓋未落戶城鎮常住人口。全省各地區不得采取購買房屋、投資納稅、積分制度等方式設置落戶限制。進一步暢通購房、社區集體戶口、農村留守兒童、農村籍大中專畢業生、退役士兵、人才引進、留守老人等在城鎮落戶的通道,加大租賃房屋落戶政策的執行力度。繼續發揮昆明市集聚產業、吸納就業人口能力強的優勢,大力發揮各州(市)、縣(市、區)政府所在地吸納農業轉移人口落戶城鎮的主渠道作用,進一步發揮小城鎮在吸納農業轉移人口中的重要作用。

(三)保障農民進城人口權益。農村居民轉為城鎮居民的,保留其土地承包經營權、宅基地使用權、農房所有權、林權和農村集體經濟收益分配權,保留集體資金、資產、資源收益分配權,鼓勵進城居民按照依法、自愿、有償的原則流轉其農業產權。允許農業轉移人口有償退出農村產權,但不得以各種形式強行收回。涉及“村改居”的,原未征收的集體土地所有權不變,其所有權經原農民集體委托可以由新組建的居民小組代理行使,但不得損害原集體利益。

(四)健全完善住房保障機制。將符合保障性住房配租準入標準的農業轉移人口納入城鎮住房保障體系,每年將1/3可分配公共租賃住房房源用于解決農業轉移人口住房問題,租金標準按照當地市民同等標準執行。采取公共租賃住房、租賃補貼等多種方式,改善在城鎮落戶人口的住房條件。完善商品房配建保障性住房政策。農業轉移人口數量較多的企業可以在符合規定的用地范圍建設農民工集體宿舍。深化利用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建設租賃住房試點,推動建立多主體供應、多渠道保障、租購并舉的住房制度。

(五)提升就業創業能力。到2022年,確保城鎮失業人員、農民工免費接受基本職業技能培訓覆蓋率達到100%。根據不同就業需求,有計劃、分類別對農業轉移人口進行培訓。向農業轉移人口全面提供政府補貼職業技能培訓服務,加大創業扶持力度,促進農村轉移勞動力就業。做好就業崗位推薦,提供職業培訓、職業推介、權益維護等“流水線”服務,促進農村轉移勞動力在城市穩定就業。通過提供政策咨詢、創業培訓、項目推薦、就業指導、小額擔保貸款、跟蹤服務等創業扶持,促進轉戶入城居民自主創業。做好高校畢業生、城鎮登記失業人員、就業困難人員就業工作。打破對外來務工人員的各種差別化限制,將穩定勞動關系的農民工納入勞動合同簽訂范圍。培育和發展密集型產業,提高城市產業吸附人口能力。完善勞務用工和失業救濟制度,解決外來務工人員的后顧之憂。

(六)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全覆蓋。以創新體制機制為動力,以政策落地為手段,強化進城人口的公共服務和權益政策保障,全面提高公共服務均等化程度。

實現教育服務均等化和全覆蓋。優化城鄉教育布局,完善以常住人口為主的教育服務體系,按照人口動態監測情況布局城鄉教育資源,基本形成城鄉義務教育資源均衡配置機制。落實“兩為主、兩納入”要求,以流入地政府為主、以公辦學校為主,將常住人口納入區域教育發展規劃、將隨遷子女教育納入財政保障范圍,保障農民工隨遷子女以流入地公辦學校為主接受義務教育,以普惠性幼兒園為主接受學前教育,按照國家規定落實符合條件的隨遷子女在流入地享受中等職業教育免學費政策。積極推動優質教師資源在城鄉合理流動。

實現醫療衛生保障均等化和全覆蓋。綜合考慮服務人口、服務半徑、行政區劃等因素按照標準建設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為社區居民提供基本醫療、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將農業轉移人口及其他常住人口納入社區衛生服務體系,免費提供健康教育、婦幼保健、預防接種、傳染病防控、職業病防治等公共衛生服務。加強農民工聚居地的疾病監測、疫情處理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對。健全完善以社區衛生服務為基礎的新型城鎮醫療衛生服務體系。

實現社會保障均等化和全覆蓋。把進城落戶農民完全納入城鎮社會保障體系,在農村參加的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規范接入城鎮社會保障體系,做好基本醫療保險關系轉移接續和異地就醫結算工作。加快建立覆蓋城鄉的社會養老服務體系,關注和關愛城市特殊困難群體。做好養老、醫療、工傷、失業等社會保險服務,促進基本社會保障等公共服務的權利共享。

(七)建立健全機制。建立健全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三掛鉤一分擔”機制。健全財政轉移支付同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掛鉤機制,建立城鎮建設用地增加規模同吸納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數量掛鉤機制、政府性投資對城鎮基礎設施補助數額與城鎮吸納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數量掛鉤機制。以政府主導、多方參與、成本共擔、協同推進的方式,建立健全由政府、企業、個人共同參與的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成本分擔機制。

二、加快農村產權制度改革

堅守“不能把農村土地集體所有制改垮了、不能把耕地改少了、不能把糧食生產能力改弱了、不能把農民利益損害了”底線,加快推進農村產權“確權、賦能、搞活”。

(一)鞏固和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銜接落實好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長30年的政策,確保農村土地承包關系穩定并長久不變,讓農民吃上長效“定心丸”。完善農村承包地“三權”分置制度,在依法保護集體土地所有權和農戶承包權前提下,平等保護土地經營權。農村承包土地經營權可以依法向金融機構融資、擔保、入股從事農業產業化經營。依托龍頭企業、合作社、家庭農場、社會化服務組織和農業產業化聯合體,有序推進農村土地規范流轉,加快發展多種形式適度規模經營。支持發展以村集體經濟組織為主導的土地股份合作社,鼓勵以土地經營權、林權等入股,保障農戶共享增值收益,特別在引入工商業主投資農業中,提倡讓農戶以土地經營權入股方式共建共享,探索發展更緊密、可持續的適度規模經營模式。

(二)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在全省范圍內因地制宜、穩步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推動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多渠道開辟農民增收致富途徑。分類推進農村集體資源性、經營性和非經營性資產改革,探索農村集體經濟新的實現形式和運行機制。加快推進集體經營性資產股份合作制改革,建立集體經濟運行新機制,2021年基本完成集體經營性資產股份合作制改革。堅持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正確方向,防止內部少數人控制和外部資本侵占集體資產。維護進城落戶農民土地承包權、宅基地使用權、集體收益分配權,引導進城落戶農民依法自愿有償轉讓上述權益。

(三)統籌推進農村其他改革。深化事關“三農”發展全局和長遠的一系列改革,打好各領域各行業農村改革“組合拳”??偨Y和推廣我省農田水利和農業水價綜合改革試點等成功經驗,加大水利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攻堅力度,推進水價、水權、工程投融資機制和建管體制改革,著力構建系統完備、科學規范、運行有效的水利管理體制機制。全面深化供銷、農墾改革,使其成為助推鄉村振興的兩支“重要方面軍”。深化國有林場和自然保護區管理體制改革,做好農村改革試驗區等工作。

專欄17 深化農村改革重大行動

實施村級集體經濟強村行動。出臺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實施意見。以縣(市、區)為單位,統籌整合資源,謀劃好項目,加大招商引資力度,引導人才、技術等各類資金投向村級集體經濟項目。

供銷、農墾助推鄉村振興行動。構建生產、供銷、信用“三位一體”新型合作經濟體系,鞏固提升傳統供銷業務,發展壯大新興經營服務板塊,打造“云南新供銷”。以墾區集團化、農場企業化為主線,鞏固和擴大農墾改革專項試點成果,充分利用云南農墾集團天然橡膠、高原特色現代農業、清潔能源、農業現代服務業、農業機械制造業和投融資平臺助推鄉村振興。

三、強化鄉村振興人才支撐

實行更加積極、更加開放、更加有效的人才政策,推動鄉村人才振興,讓各類人才在鄉村大施所能、大展才華、大顯身手。

(一)培育新型職業農民。全面建立職業農民制度,培育新一代愛農業、懂技術、善經營的新型職業農民,優化農業從業者結構。實施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工程,依托各級各類培訓機構,加大對農民的農業農村實用技術培訓力度。創新培訓組織形式,探索田間課堂、網絡教室等培訓方式,支持農民專業合作社、龍頭企業等經營主體承擔培訓。開展職業農民職稱評定試點。

(二)加強農村專業人才隊伍建設。加強農技推廣人才隊伍建設,探索公益性和經營性農技推廣融合發展機制,允許農技人員通過提供增值服務合理取酬。全面實施農技推廣服務特聘計劃。加強農村專業人才隊伍建設,重點扶持培養一批農業職業經理人、經紀人、鄉村工匠、文化能人、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等,為鄉村振興培養專業化人才。加強涉農院校和學科專業建設,大力培育農業科技、科普人才,深入實施農業科研杰出人才計劃和杰出青年農業科學家項目,深化農業系列職稱制度改革。建立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事業單位專業技術人員到鄉村和企業掛職、兼職、離崗創新創業制度。

(三)鼓勵社會人才投身鄉村建設。建立健全激勵機制,研究制定完善相關政策措施和管理辦法,鼓勵社會人才投身鄉村建設,順暢智力、技術、管理下鄉多元化通道。以鄉情鄉愁為紐帶,引導和支持企業家、黨政干部、專家學者、醫生教師、規劃師、建筑師、律師、技能人才等,通過下鄉擔任志愿者、投資興業、行醫辦學、捐資捐物、法律服務等方式服務鄉村振興事業,允許符合要求的公職人員回鄉任職。全面建立城市醫生教師、科技文化人員等定期服務鄉村機制。繼續實施“三區”(邊遠貧困地區、邊疆民族地區和革命老區)人才支持計劃,深入推進大學生村官工作,因地制宜實施“三支一扶”、高校畢業生基層成長等計劃,開展鄉村振興“巾幗行動”、青春建功行動。建立城鄉、區域、校地之間人才培養合作與交流機制。加大對外出務工人員回鄉創業的扶持力度,讓農村的產業、環境留住人,讓農村的發展機遇吸引人。

專欄18 鄉村振興人才支撐重大計劃

鄉土人才培育計劃。實施農村實用人才“職業素質和能力提升培訓”,培育一批“土專家”“田秀才”、產業發展帶頭人和農村電商人才,扶持一批農業職業經理人、經紀人,培養一批鄉村工匠、文化能人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

鄉村財會管理“雙基”計劃。以鄉村基礎財務會計制度建設、基本財會人員選配和專業技術培訓為重點,提升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農民合作組織、自治組織財務會計管理水平和開展各類基本經濟活動的規范管理能力。

“三區”人才支持計劃。每年引導500名左右教育、醫療、農技、扶貧、文化等“三支一扶”人員到邊遠貧困地區、邊疆民族地區和革命老區工作或提供服務。每年重點扶持培養一批邊遠貧困地區、邊疆民族地區和革命老區急需緊缺人才。

科技特派員行動計劃。鼓勵支持科技特派員攜帶科技、信息、資金、管理等現代生產要素,深入農村基層開展創新創業服務,到2022年,力爭科技特派員隊伍規模達到1萬人以上。

四、加強鄉村振興用地保障

完善農村土地利用管理政策體系,盤活存量,用好流量,輔以增量,激活農村土地資源資產,保障鄉村振興用地需求。

(一)健全農村土地管理制度。加快“房地一體”的農村宅基地和集體建設用地確權登記頒證工作??偨Y大理市“三項改革”試點經驗,推進農村土地征收、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探索具體用地項目公共利益認定機制,完善征地補償標準,建立被征地農民長遠生計的多元保障機制。建立健全依法公平取得、節約集約使用、自愿有償退出的宅基地管理制度。在符合規劃和用途管制前提下,賦予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出讓、租賃、入股權能,明確入市范圍和途徑。建立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增值收益分配機制。

(二)完善農村新增用地保障機制。統籌農業農村各項土地利用活動,鄉鎮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可預留一定比例的規劃建設用地指標,用于農業農村發展。根據規劃確定的用地結構和布局,年度土地利用計劃分配中可安排一定比例新增建設用地指標專項支持農業農村發展。完善農村新增用地保障機制,優化耕地保護、村莊建設、產業發展、生態保護等用地布局。進一步完善設施農業用地政策,對于農業生產過程中所需各類生產設施和附屬設施用地,以及由于農業規模經營必須興建的配套設施,在不占用永久基本農田的前提下,納入設施農業用地管理,實行縣級備案。在確保農地農用的前提下,合理保障農業產業園區用地需求。鼓勵農業生產與村莊建設等用地復合利用,拓展土地使用功能。

(三)盤活農村存量建設用地。完善農民閑置宅基地和閑置農房政策,探索宅基地所有權、資格權、使用權“三權”分置,落實宅基地集體所有權,保障宅基地農戶資格權和農民房屋財產權,適度放活宅基地和農民房屋使用權,不得違規違法買賣宅基地,嚴格實行土地用途管制,嚴格禁止下鄉利用農村宅基地建設別墅大院和私人會館。在符合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前提下,允許縣級政府通過村土地利用規劃調整優化村莊用地布局,有效利用農村零星分散的存量建設用地。對利用收儲農村閑置建設用地發展農村新產業新業態的,給予新增建設用地指標獎勵。

五、健全多元投入保障機制

健全投入保障制度,完善政府投資體制,充分激發社會投資的動力和活力,加快形成財政優先保障、金融重點傾斜、社會積極參與的多元投入格局,變資金渠道“獨木橋”為多元化投入的“立交橋”。

(一)繼續堅持財政優先保障。建立健全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財政投入保障制度,明確和強化各級政府“三農”投入責任,公共財政更大力度向“三農”傾斜,確保財政投入與鄉村振興目標任務相適應。規范舉債融資行為,支持發行一般債券用于鄉村振興領域公益性項目,鼓勵試點發行項目融資和收益自平衡的專項債券,支持符合條件、有一定收益的鄉村公益性建設項目。加大政府投資對農業綠色生產、可持續發展、農村人居環境、基本公共服務等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支持力度,充分發揮投資對優化供給結構關鍵性作用。積極推進涉農資金統籌整合長效機制,實行“大專項+任務清單”管理模式改革。強化支農資金監管,健全完善科學全面的績效評價考核體系。

(二)堅持土地收入用于鄉村振興。堅持取之于地,主要用之于農的原則,落實調整完善土地出讓收入使用范圍的相關政策,進一步提高農業農村投入比例。改進耕地占補平衡管理辦法,用好用活高標準農田建設等新增耕地指標和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節余指標跨省域調劑政策。全面掌握搬遷村莊建設用地、騰退的農村宅基地、其他農村集體建設用地及工礦廢棄地等可用于增減掛鉤的用地規模,堅持因地制宜進行拆舊復墾,節約集約安排安置用地規模,引導節余指標合理流轉,將所得收益通過支出預算全部用于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和支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

(三)撬動社會資本投向農村。充分發揮財政資金的引導作用,撬動金融和社會資本更多投向鄉村振興。利用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契機,規范有序盤活農業農村基礎設施存量資產,回收資金主要用于補短板項目建設。繼續深化“放管服”改革,優化鄉村營商環境,加大農村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領域開放力度,鼓勵社會資本投入農業農村,為鄉村振興提供綜合性解決方案。鼓勵利用外資開展現代農業、產業融合、生態修復、人居環境整治和農村基礎設施等建設。推廣一事一議、以獎代補等方式,鼓勵農民對直接受益的鄉村基礎設施建設投工投勞,讓農民更多參與建設管護。

六、加大金融支農力度

健全適合農業農村特點的農村金融體系,把更多金融資源配置到農村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更好滿足鄉村振興多樣化金融需求。

(一)健全農村金融體系。健全適應鄉村振興發展的農村金融體系,以發展鄉村普惠金融為抓手,形成多樣化的農村金融服務主體。支持農業銀行、郵儲銀行進一步深化“三農”事業部機制建設,實現省、州(市)、縣(市、區)全覆蓋。充分利用好國家開發銀行、農業發展銀行在鄉村振興中的職責作用。保持農村信用社縣域法人地位和數量總體穩定,加快推進縣級農村信用社改制組建農村商業銀行,增強“三農”金融服務能力。穩妥推進村鎮銀行培育發展。鼓勵基礎較好的涉農銀行機構借助互聯網等新技術手段創新信貸模式、服務模式。鼓勵證券、保險、擔保、基金、期貨、租賃、信托等金融資源聚焦服務鄉村振興。

(二)創新金融支農產品和服務。加快農村金融產品創新,鼓勵支持金融機構開發設計多元化的“云南鄉村振興貸”。穩妥有序推進農村承包土地經營權、農民住房財產權、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使用權抵押貸款試點,推動農村產權要素的確權頒證、價值評估、抵押登記、交易流轉和風險處置機制建設。根據國家統一部署,適時推進縣級土地儲備公司參與農村承包土地經營權和農民住房財產權“兩權”抵押試點工作。充分利用全國全省信用信息共享平臺和金融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的作用,探索開發新型信用類金融支農產品和服務。結合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探索利用量化的農村集體資產股權的融資方式。提高直接融資比重,支持農業企業依托多層次資本市場發展壯大。創新服務模式,引導持牌金融機構通過互聯網和移動終端提供普惠金融服務,促進金融科技與農村金融規范發展。積極支持金融機構推進金融產品創新,優化信貸管理流程,加大對各類農業新型經營主體信貸支持力度。

(三)完善金融支農激勵政策。繼續通過獎勵、補貼以及落實稅收優惠政策等方式,借助再貸款、再貼現等貨幣政策工具的引導作用,鼓勵和引導金融機構更多地將信貸資源配置到鄉村振興領域。抓緊出臺我省金融服務鄉村振興的實施意見。落實縣域金融機構涉農貸款增量獎勵政策,完善涉農貼息貸款政策,降低農戶和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融資成本。健全農村金融風險緩釋機制,加快完善“三農”融資擔保體系,探索建立“政銀擔”融資擔保風險分擔機制,充分發揮好省、州(市)農業擔保公司和省級再擔保公司的作用,強化擔保融資增信功能。制定我省金融機構服務鄉村振興考核實施辦法。嚴厲打擊農村地區非法金融機構和非法金融活動,加大農村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力度,優化農村金融服務環境。

(四)提高涉農保險保障能力。研究完善農業保險保費補貼政策,支持擴大指數保險、“保險+期貨”、收入保險等新型險種覆蓋面。鼓勵各地區多渠道籌集資金開發適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需求的保險品種。加快發展高原特色現代農業保險,完善森林保險。支持推廣農房、農機具、設施農業、小額人身意外、自然災害公眾責任險等普惠保險業務,鼓勵保險機構完善多層次鄉村保險服務組織體系。支持和鼓勵保險機構擴大農房保險覆蓋面和保障范圍,探索農房地震保險新模式,提高地震巨災風險管控能力。探索研究政府和市場共同參與的農業保險大災風險分散機制。

專欄19 鄉村振興金融支撐重大工程

金融服務機構覆蓋面提升。穩步推進村鎮銀行縣(市、區)設立工作,擴大縣域銀行業金融機構覆蓋面。在嚴格保持縣域網點穩定的基礎上,引導銀行業金融機構在風險可控、有利于機構可持續發展的前提下,到空白鄉(鎮)設立標準化固定營業網點。

農村金融服務“村村通”。對基礎金融服務存在空白的行政村,鼓勵采取多種形式提供簡易便民服務,加大村級金融電子機具的布放力度,將金融服務觸角向村一級有效延伸。鼓勵各級政府及其有關部門通過財政補貼、降低資費等方式扶持偏遠、特困地區的支付服務網絡建設。

創新多元化“云南鄉村振興貸”。鼓勵金融機構開展金融產品和融資服務創新,優化信貸管理流程,加大對農業龍頭企業、農業種養殖大戶、農村各類生產經營合作組織信貸支持力度。

建立“政銀擔”融資擔保風險分擔機制。加快完善“三農”融資擔保體系建設,支持省農業擔保公司在縣(市、區)加快機構網點布局,擴大對全省“三農”領域及其小微企業貸款擔保的覆蓋面,積極探索適合全省“三農”領域的擔保業務品種。

農村信用體系建設。搭建以“數據庫+網絡”為核心的信用信息服務平臺,提高信用體系覆蓋面和應用成效。積極推進“信用戶”“信用村”“信用鄉鎮”創建,提升農戶融資可獲得性,降低融資成本。

農村支付環境建設。以移動支付示范工程建設為契機,構建全方位、無障礙移動支付金融基礎服務環境,打造金融系統“為民、便民、惠民”的重要服務入口。加大普惠金融服務站建設力度,到2022年,力爭完成1萬個服務站建設。

第十一章 規劃實施

加強和改善黨對“三農”工作的領導,發揮黨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核心作用,更好履行各級政府職責,加強組織領導,保障規劃實施,有序推動鄉村振興。

一、加強組織領導

提高各級黨委在鄉村振興中把方向、謀大局、定政策、促改革的能力和定力,健全工作推進機制,為推動鄉村振興提供堅強保證。

(一)完善體制機制。各級黨委、政府必須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全局工作的重中之重,真正把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原則體現到各個方面。堅持鄉村振興重大事項、重要問題、重要工作由黨組織討論決定的機制,結合深化黨政機構改革,進一步健全完善各級黨委農業農村領導體制機制。制定我省貫徹《中國共產黨農村工作條例》的實施細則。健全黨委統一領導、政府負責、黨委農村工作部門統籌協調的農村工作領導體制,實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工作機制。充分發揮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堡壘作用和黨員先鋒模范作用,帶領群眾投身鄉村振興偉大事業。

(二)壓實工作責任。建立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領導責任制,黨政一把手是第一責任人,五級書記靠前抓鄉村振興,拿出脫貧攻堅的勁頭抓鄉村振興。市、縣、鄉三級黨委、政府要把工作重點和主要精力放在抓鄉村振興戰略落實上,縣委書記要當好鄉村振興“一線總指揮”,下大力氣抓好“三農”工作。堅持領導干部聯系制度,加強對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工作指導和推進。樹立全省上下“一盤棋”“一張圖”理念,聚焦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的路線圖、時間表、任務書,在工作謀劃、項目安排、措施保障上目標同向,在重點工程項目上集聚資源,在工作推進上相互銜接、上下聯動、整合力量、集中突破。

(三)強化隊伍建設。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迫切需要鍛造一支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的“三農”工作隊伍,為實現鄉村振興事業提供穩固基礎和堅強支撐。加大各級“三農”干部隊伍培訓力度,縣、鄉兩級每年分別對村干部進行全覆蓋輪訓,以“萬名黨員進黨?!睘檩d體分批輪訓農村黨員。加強鄉鎮干部隊伍建設,推進村級組織建設。省級機關和市、縣、鄉、村互派優秀干部掛職任職,鼓勵和引導更多優秀干部在鄉村振興實踐中脫穎而出、建功立業、歷練成長。把到農村一線鍛煉作為培養干部的重要途徑,注重提拔使用實績優秀的基層干部,形成人才向農村基層一線流動的用人導向。關心關愛農村基層干部,讓干部工作有責任、待遇有保障、干好有激勵。

二、保障規劃實施

本規劃是我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指導性文件,是各地區各部門分類有序推進鄉村振興的重要依據。建立規劃實施保障機制,營造良好實施環境,發揮規劃的引領作用,強化規劃的權威性和約束力,確保規劃順利實施、落地見效。

(一)健全規劃配套體系。加強各項規劃的系統銜接,統籌考慮產業發展、人口布局、公共服務、土地利用、生態保護等,形成城鄉融合、區域一體、多規合一的規劃體系。省級有關部門負責依據省級規劃抓緊制定行業專項行動計劃或方案,形成省級層面“1+N”的鄉村振興規劃政策體系。各州(市)、縣(市、區)認真貫徹落實省級規劃總體部署,制定本地區規劃、實施方案,明確發展目標和階段性要求,細化實化政策措施。

(二)科學推進規劃落實。省級各部門立足職能職責,強化政策配套,指導各地區完成省級規劃提出的主要目標任務。盡快建立健全規劃實施保障工作協調推進機制,加強政策銜接和工作協調,及時掌握各地區各部門落實規劃情況,協調解決規劃實施涉及的重大問題。創新督查、激勵、約束機制,調動各地區各部門貫徹落實規劃的積極性和主動性。在規劃推進過程中,既盡力而為,又量力而行,不搞層層加碼,不搞一刀切,要經得起歷史和實踐檢驗。

(三)強化考核評價評估。建立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監測評價指標體系,分級評價各地區實施情況,加強規劃實施動態監測。建立推進鄉村振興戰略實績考核制度,將各級黨委、政府和省級有關部門推進鄉村振興戰略情況納入領導班子和領導干部綜合考核,考核結果作為選拔任用領導干部的重要依據,提拔使用在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中表現優秀、實績突出的干部。建立鄉村振興考評督查機制,對省級部門和各州(市)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進展情況進行督促檢查,將現行“三農”綜合考評辦法修改完善為鄉村振興考評辦法,考評結果計入全省綜合考評成績。建立鄉村振興工作報告制度,各州(市)黨委、政府和省級有關部門每年向省委、省政府報告推進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進展情況。加強鄉村統計工作和數據開發應用,建立客觀反映鄉村振興進展的指標和統計體系。建立規劃實施第三方評價機制,委托第三方評價機構2021年開展規劃實施中期評估,2023年開展規劃實施后評估。

(四)加大法治保障力度。善于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推進鄉村振興工作。各級黨委和政府在規劃編制、項目安排、資金使用、監督管理等方面,進一步提高規范化、制度化、法治化水平。從鄉村發展實際需要出發,制定促進鄉村振興的地方性法規、規章,把行之有效的鄉村振興政策法定化,發揮立法在鄉村振興中的保障和推動作用,推動各類組織和個人依法依規實施和參與鄉村振興。及時修改和廢止不適應鄉村振興要求的地方性法規、規章。

(五)凝聚社會各方力量。搭建社會參與平臺,加強組織動員,構建政府、市場、社會協同推進的鄉村振興參與機制。廣泛宣傳黨的“三農”政策和鄉村振興戰略目標、任務和重點,調動廣大干部群眾參與鄉村振興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真正把鄉村振興作為全社會的自覺行動。尊重群眾和基層首創精神,鼓勵先行先試、開拓創新,真正讓廣大農民群眾成為鄉村振興的參與者、建設者和受益者。發揮工會、共青團、婦聯、科協、殘聯等群團組織的優勢,以及各民主黨派、工商聯、無黨派人士等積極作用,形成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強大合力。營造良好創新創業環境,吸引各類資源要素向鄉村集聚。強化智力支撐,建立省鄉村振興專家咨詢委員會,組織智庫加強理論研究。促進鄉村振興對外交流合作,講好鄉村振興云南故事,貢獻鄉村振興云南經驗。

三、有序推動鄉村振興

鄉村振興,不能一蹴而就。必須充分認識鄉村振興任務的長期性、艱巨性,按照國家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關于準確聚焦階段任務、科學把握節奏力度的定位和要求,分析我省鄉村區域發展現狀和差異,合理設定鄉村振興階段性目標任務和工作重點,科學劃分攻堅區、重點區、引領區,壓茬推動鄉村振興,有序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

(一)發揮引領區示范作用。滇中發達地區、人口凈流入城市的郊區、集體經濟實力強以及其他具備條件的鄉村,特別是滇中城市群范圍內的昆明市、曲靖市、玉溪市、楚雄州和紅河州北部7縣(市)經濟發達的鄉村,重點加快建立城鄉融合發展的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使鄉村振興與新型工業化、城鎮化有機結合,形成工農互促、城鄉互補、全面融合、共同繁榮的新型工農城鄉關系,到2022年率先基本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

(二)推動重點區加速發展。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周邊的鄉村,特別是滇東南、滇西、滇東北、滇西南、滇西北等已經或即將脫貧的鄉村,涵蓋我省大部分村莊,重點加快農村產業融合發展、基礎設施提檔升級、改善生產生活條件、縮小區域公共服務差距,到2022年部分率先基本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到2035年基本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

(三)聚焦攻堅區精準發力。革命老區、民族地區、邊疆地區、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特別是迪慶、怒江等深度貧困地區和深度貧困縣等脫貧攻堅任務仍然較重地區的鄉村,重點把提高脫貧質量放在首位,做好鄉村振興與脫貧攻堅的政策銜接、機制整合和工作統籌,到2020年前確保全面脫貧,2020年至2022年重點以鄉村振興鞏固脫貧成果,到2050年如期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

特此聲明:
1.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他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
2. 請文章來源方確保投稿文章內容及其附屬圖片無版權爭議問題,如發生涉及內容、版權等問題,文章來源方自負相關法律責任。
3.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內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