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環聯網  郵箱
智能模糊搜索

智能模糊搜索

僅搜索標題

分析 | 環保80后、90后的機遇與困境

分類:固廢觀察    發布時間:2021年8月27日 14:51    作者:固廢觀察公眾號    文章來源:固廢觀察公眾號

作者|山少爺

山西人,現居南京

時代的聚光燈會落在每一代人身上,只不過有時候是彩色的,有時候是灰色的。
環保事業正在移交到80后、90后身上,顯然色調已經變了。
如果說每一代人有各自的機遇和困境,那80后、90后的機遇和困境是怎樣的呢?
對于機遇,我想最大的機遇就是現在的選擇更加多元化了,似乎遍地都是選項。
但是當你仔細對比思量就會發現,每一個選項的發展空間是十分有限的,這就意味著,在這代人走向未來的通道上更多的是「熬」,而不是「闖」,這代人可以闖的機會不多了。
所以,多元化背后每個選項的有限性又構成了這代環保人的困境。
這幾年,接觸了不少環保80后、90后,有的人是企業的骨干力量,有的人自立門戶支起了自己的攤兒,有的人接棒上一代成為了環二代,但更多的是隨大流,還有一部分人選擇了離開。
但是不管在哪條道上,給人的感覺都是一致的“「闖」勁不見、「熬」態盡顯”,認識幾位環二代,雖說有家底、有基礎,但依然呈「熬」態,因為前路逼仄。

而在這代人的「熬」態中,潛藏著環保行業最真實的樣子。


01

  “為什么不創業?”


環保行業最大的問題是混亂和封閉,混亂在于市場競爭和發展的無序,封閉在于環保行業的思維、創新、模式從來都是自己玩。
有一次問一位資深環保人,“為什么不創業?”
他專業出身,做過運營、管理、投資,都有不俗的履歷和成績,是業內少有的多面手,若論創業是極好的人選。
他的回答發人深?。?/span>
“環保行業的每一條賽道上都鋪滿了密密麻麻、良莠不齊的創業者,而行業現有的機制很難篩分出優劣,真想好好做事的未必能行得通,優質的產品和技術也未必占優。
早前參與過一些項目,簡直不堪回首。談項目的時候,低價惡性競爭把利潤壓榨到了極限,做項目時,原材料價格浮動讓人膽戰心驚,項目做完了,掙的錢躺在應收賬款里遙遙無期。這樣的市場讓人發怵。
“創業最終能不能成,很多時候在于行業以外的因素?,F在的環保行業更多的是需要淘汰、兼并、整合,梳理出一種良性、開放的秩序,不能老捂在自己的小圈子里?!?/span>

言語間能看出他的不滿和嘆息,他有很多話想說,但是沒有繼續說下去。


02

“環保行業沒有詩和遠方”


環保產業發展了這么些年,最大的缺失是沒有給想做且適合干這行的人留下多少空間,更沒有進化出一種健康的機制來。

這意味著過去做的很多事情是沒有積累的,原來多混亂、現在多混亂。行業的幾次關鍵變革都是由一種混亂走向另一種混亂。

過去一段時間,業內出現了一些備受關注的兼并混改案,這些案子幾乎無一例外都是圍繞著項目資產進行的,企業的團隊人才、技術專長、經驗積累等基本上都是附贈品,一方面是這些隱性的價值在有些企業里確實很爛、不值錢,另一方面是行業目前還沒有進化出體現這部分價值的機制。

接觸過一些專業水平很高、想走品質路線、專心做好服務的公司,最后為了生存都做了這樣那樣的妥協。
更加離譜的是,在環保行業想做一家精致的公司,會受到“木秀于林、風必摧之”的阻力,對上受制于有著強大關系的巨頭,對下繞不開惡性競爭。
一位曾經意氣風發的朋友,剛做環保那會兒還是個精神小伙兒,名校畢業,在央企干過,才氣盛、志向高,后來毫不猶豫地就走上了創業的道路,立志要做一家精致的環保公司甚至是改變行業。
前段時間再見面,這位朋友已然是油光滿面、大腹便便的油膩男了,臉上透著生意人的圓滑,圓鼓鼓的肚子顯然是被應酬搞大的,粗糙的手高超靈活地配合著話術舉杯,手腕上是某種名貴木材車的珠子。
酒過三巡,朋友竟然收起了圓滑油膩,誠摯地對我說,“環保行業沒有詩和遠方,全是茍且”,我知道這是他的真心話,話里面有他這幾年的艱辛和妥協,我沒有接話,倆人對視又干了一杯。
在一些資料中頻繁看到過一組數據,說:“十一五”至“十二五”期間,我國環保產業發展一直保持25%~30%的較高增速。2015—2019年,環保產業營業收入總額由9600億元增長到17800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達16.7% 。
想必這組數據的真實性是八九不離十的,但是每年這么大的投入,卻依然沒有投出一方容得下那些想把事情做精致的人的天地。

大而不精、快而不實,多少人呼吁了多少年,卻絲毫未變。這工程那工程的,這項目那項目的,動輒幾十億,都是怎么做出來的?


03

“畫小兩圈的餅”和“大客戶事業部”


「闖」的通道沒有了,在「熬」的通道上找個好位置可能是大多數人的選擇,但在這個通道上也存在一些變數。
比如,上周關于環保集團的深度分析文章推送后,一位好友立馬在微信上跟我說,他們公司因為當地環保集團的出現把年初才定的方向調整了。
這位朋友在某上市公司的銷售部門任總監,公司是當地為數不多的以科技見長的上市公司,多年來積攢了不錯的口碑,是當地環保產業的門面擔當,平日里備受各級領導關懷,日子過得還不錯。
去年在十四五來臨之際,領導在動員會上振臂高呼,當著大家的面甩出了一張大餅,表示要抓住機會大干一番,朋友說他們這位領導一般不輕易激動,這次可能是把握到了一些“方向”。
可是,沒過多久該企業所在地省級、市級環保集團跟神仙下凡似的都冒出來了,這讓他們壓力很大。
最近這位朋友告訴我,領導在后來的會議上又把年前畫的大餅改小了兩圈,并且成立了大客戶事業部,專門對接環保集團公司。

朋友就在這個大客戶事業部,最近在學習“如何與政府部門打交道”。


04

寫在最后

環保80后、90后

夾在「開荒」和「精耕」之間的一代


我在想大家的「熬」態是從哪來的?是那種揭不開鍋的窮困潦倒嗎?不是的,是大家被夾在了「開荒」的過去式和「精耕」的將來式之間,兩頭都夠不著只能干熬。
過去的數十年,所有的事概括起來就是 ——「開荒」,只要你能在一個空白的領域里完成一件從無到有的事,你就能獲得機會、獲得巨大的回報。
倒買倒賣、股市、互聯網、房地產,這些所謂的造福機會無不透著強烈的機會主義,創造財富的思維始終停留在“從無到有”的「開荒」上,而尚未過渡到“從有到優”的「精耕」上。
現實問題是,包括環保在內的幾乎所有領域都已經無荒可開,大家都能清晰地認識到未來的機會是“從有到優”的「精耕」,可是現實與這個未來的距離似乎有些遙遠,也就只能「熬」了,因此,也就出現了前面那位想把事做精致而不被現實允許的朋友。
對于環保行業,問題說到底就是技術、產品、服務尚不能回歸本質,大家在苦「熬」著,無非是等待價值回歸的機會。

好在“高質量”的號角已經吹響,但就是不知道等機會「熬」來時,擔負著三胎使命的80后、90后還有沒有「闖」的精神和勇氣?

來源 | 青山產業評論
作者 | 山少爺
編輯 | 匡宋堯

特此聲明:
1.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他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
2. 請文章來源方確保投稿文章內容及其附屬圖片無版權爭議問題,如發生涉及內容、版權等問題,文章來源方自負相關法律責任。
3.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內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