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環聯網  郵箱
智能模糊搜索

智能模糊搜索

僅搜索標題

思考 | 「當真」的環保人和「不當真」的環保行業

分類:固廢觀察    發布時間:2021年9月15日 16:30    作者:固廢觀察公眾號    文章來源:固廢觀察公眾號

作者|山少爺

山西人,現居南京

  關于「當真」:
“當真”只能說是環保行業內一部分人的心愿,因為“當真”很少在業內真實存在過。
這個心愿就是環保行業能真正回歸本質、由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墒?,這個愿望盼了多少年也沒有達成。
行業里“當真”的主要有兩類人:一類是想把環保做深、做專、做精、做細的企業家,一類是想把所學施展出來、用在實處的專業人才。
本身這兩類人群希望行業“當真”是天經地義、理所應當之事,但現實的吊詭之處就在于,合情合理卻不能不行。
  關于「不當真」:
從政策端到產業端,環保的幾乎各個環節都充斥著“不當真”。
監管不當真——環保督察以來,不作為、慢作為、亂作為、假作為等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幾乎是逢察必現,責任空轉、監管缺失、偽造數據、僥幸心理、督察當成一陣風、不敢碰硬、辦法不多、措施不硬、推進不力、制度化規范化水平不高、長效機制不健全等“不當真”無處不有。
要知道,這些被看到的也僅僅是曝出來的一部分典型。
環評不當真——環評之于環境健康就好比皮膚之于人體健康,是生態環境保護的第一道“防線”,但現實是這道防線一直都是千瘡百孔。
環評抄襲、造假、走過場、兩高項目未評先建、惡意殺價、業主讓怎么干就怎么干等等亂象隨處可見。
去年深圳灣航道疏浚項目因為抄襲、張冠李戴,在業內引發廣泛關注,可最終引發的反思竟是“抄作業的時候千萬別把名字也抄上”。
  • “環保部真正、最大的權力是環評。因為項目環評這關過不了,后面什么手續都辦不了。”國家環保局(環保部前身)第一任局長、被譽為中國環保事業的開創者和奠基人之一的曲格平曾經這樣表示。

現在來看,在各地方這項權力顯然一直沒有用好。
設計不當真——設計是環保行業要求專業的重要環節之一,但也存在很嚴重的“不當真”情況,倒不是設計單位能力達不到,是其發揮的作用往往不能落在實處,指揮設計師的不是專業知識,而是利益方。
在這種弊病下,有些簡單工藝就能搞定的問題,最終硬是花大價錢上了復雜的工藝,就像去看病,吃幾顆藥的問題硬是給開了刀,中間肥了誰不言自明。
工程不當真——環保做不好,有一種托詞,說是沒有充足的做環保的錢,這個原因在一定程度上是成立的,但大多數時候都是胡扯,因為有相當一部分環保工程,花錢就是為了做了個樣子,根本不是真正解決問題。
例如,農村污水處理、黑臭河道治理一度讓一體化裝備制造在業內泛濫,這種花高價安裝的所謂技術裝備有多少在應對完領導視察后成了一堆廢鐵?
運營不當真——環保是個技術服務型行業卻門檻極低,“運營不當真”就是最典型的表現之一,行業存在一個荒誕的現象,即一些項目請了這專家、那教授,最后做好了卻交給一幫完全不懂專業的人來運營,有的干脆把設備停了。
請教過一位資深人士,他說國內每年投建那么多項目,“當真”運營的三成不足。
所以環保督察下去一撈一網,運營者為了應對檢查、強行讓數據達標,各種造假手段層出不窮。也就是說,一些投入巨大時間、財力、精力做的項目,最終的結果是一堆虛假的數據。
這些“不當真”的環節環環相扣,造出了一個“不當真”的行業,而“當真”在這樣的環境下是格格不入的,最終在這個行業中,事兒“不當真”、人“不當真”、產品“不當真”、技術“不當真”、規則“不當真”,似乎一切都在胡來亂搞。
甚至有時候你跟別人很“當真”地討論問題,會被認為幼稚、不上路子、腦子有問題……一位做技術的朋友曾訴苦,一次站在專業角度和同是專業出身的老板反映問題,卻被硬生生嫌棄并摁了下去,后來出了事卻讓這位朋友背鍋。
今年以來,注意到不少上市公司高管辭職的案例,有些還是技術專家,向這個現象中的一位朋友請教背后的原因,說來說去根源都在上面這些“不當真”中。
環保行業有很多亂象,有觀點認為是環保產業沒有創造容易被計量的價值,這是一小部分領域的情況,更加深層和共性的原因是“不當真”之下需求端被模糊化了。
因為,“不當真”導致的一大行業流毒就是一些亂七八糟的“資源方”橫插在供應端和需求端中間,盤剝利益、擾亂市場。
“資源方”的插入結果往往是把以技術為核心的服務變成了單純以盈利為目的的生意。
而“當真”的人群在這樣的環境下生存自然是異常艱難的,因為在“不當真”的競爭中決定勝負的兩大因素永遠是關系和價格,劣幣驅逐良幣是平常之事。
在文章環保老兵文章《畸變的萬億環保產業》下面,有位讀者的留言寫出了關鍵:
  • 環保行業的供給端和需求端很多時候是割裂的,導致割裂的罪魁禍首就是“資源”導向的弊病,這個問題極大的破壞了行業規則,技術不能發揮專長而是背鍋,服務不能安心做服務而是擦屁股。億萬的資金,但凡用好十分之一,環境早就更好了。
還有一個現象:環保股總是那么始終如一的蔫了吧唧,根源在于這些企業處在一個諸多規則、環節“不當真”的行業中,一家企業成立的根基是不深的,其在過往所積累的一切隨時都有可能被取代或是崩塌。
顯而易見,在這種機制之下,人才難以聚攏、企業難以發展、產業難以進步、環保難以做好。
這種機制茍延一日即是對時機的巨大貽誤、對社會資源的巨大浪費。
來源 | 青山產業評論
作者 | 環保老兵
編輯 | 匡宋堯

特此聲明:
1.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他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
2. 請文章來源方確保投稿文章內容及其附屬圖片無版權爭議問題,如發生涉及內容、版權等問題,文章來源方自負相關法律責任。
3.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內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