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環聯網  郵箱
智能模糊搜索

智能模糊搜索

僅搜索標題

深度 | 東北拉閘限電與能耗雙控無關,這三點才是真實原因!

分類:固廢觀察    發布時間:2021年9月30日 13:01    作者:固廢觀察公眾號    文章來源:

 圖/視覺中國


文 | 《財經》記者 韓舒淋 江帆  

編輯 | 馬克

 

馬路上紅綠燈不亮,居民樓電梯突然停電,東北三省的限電問題正在引發全國關注。

 

自9月中旬以來,全國多個省份出現限電。其中有的省份如江蘇、云南、浙江有能耗雙控(能源消費總量+強度)因素,政府要求企業停工限產。而有的省份如廣東、湖南、安徽等地,則主要是由于電力供應緊張,企業被迫錯峰限電。出現限電的省份中,也有的同時受到能耗雙控和電力供應緊張的雙重影響。

 

此次東北限電與雙控無關,是電力供應短缺所致。一般而言,如果出現用電緊張,受影響的首先是工商業用電,對其采取有序用電措施,居民用電是政府和電力部門優先保障的對象。而近日東北出現了居民用電被突然拉閘限電的情況。

 

有序用電與拉閘限電最直接的區別是,前者是有通知、有計劃的停電,主動采取錯峰、避峰措施,而后者則是在緊急情況下直接拉閘斷電。不少居民生活、工廠生產因為拉閘限電受到意外影響,也受到格外關注。

 

風電驟減,電網頻率跌破安全紅線

東北此次罕見的居民用電被拉閘背后,是多重因素疊加的結果。其直接原因,是電網運行面臨事故風險。

 

據《遼寧日報》9月26日晚間發布的消息,遼寧省工信廳在當日召開全省電力工作保障會議,會議指出,9月23日至25日,由于風電驟減等原因,電力供應缺口進一步增加至嚴重級別,遼寧省啟動3輪II級(負荷缺口10-20%)有序用電措施,個別時段在實施有序用電措施最大錯避峰416.92萬千瓦的情況下,電網仍存在供電缺口。根據《電網調度管理條例》,東北電網調度部門依照有關預案,直接下達指令執行“電網事故拉閘限電”。

 

一份9月23日由國家電網東北電力調度中心簽發的東北電網拉閘限電預通知單信息顯示,全網頻率調整手段已經用盡,魯固直流送山東、高嶺直流送華北線路不具備調減空間,系統頻率低于49.8赫茲。根據相關文件規定,為保證電網安全運行,采取事故拉閘限電。

 

根據這份通知,遼寧、吉林、黑龍江三省預計23日下午16時30分至21時30分需要拉閘限電,被限容量分別44萬千瓦、36萬千瓦和20萬千瓦,合計100萬千瓦。

 

《財經》記者從相關人士處確認了通知單的真實性。

 

中國電網正常運行的頻率是50赫茲,允許一定范圍波動。而49.8赫茲是第一道重要的安全閾值,當電網頻率低于49.8赫茲時,需要開啟拉閘限電,否則面臨更大范圍解列崩潰事故風險。

 

最近的前車之鑒是2019年8月9日下午英國出現的大停電,當時英國電網海上風電和分布式光伏出現大量無序脫網,導致系統頻率下降至48.9赫茲,引發系統中低頻減載裝置動作,切除大量負荷,造成包括倫敦在內的100萬電力用戶受影響停電。

 

拉閘限電時,電網調度部門按預先設定的拉閘序位表直接切除10千伏電壓等級線路。而10千伏等級的線路往往既接入了工商業負荷,也有居民負荷。因此,居民會在未獲通知的情況下被突然停電。

 

遼寧省工信廳在9月26日的會議中指出,拉閘限電不同于有序用電,是保電網安全的最終手段,用電影響范圍擴大到居民和非實施有序用電措施企業。

 

煤電大減,東北電力供應緊張

電網運行風險導致出現拉閘限電是居民意外被停電的直接原因,但如果按照正常的運行流程,缺電事故本不應嚴重至此。如在同樣缺電的廣東,近日連續錯峰負荷超過2000萬千瓦,也沒有出現居民用電被臨時拉閘的情況。東北限電最終至影響到居民,還有進一步的原因。

 

出現有序用電乃至拉閘限電,作為電力供應壓艙石的煤電出力不足是最根本原因。9月26日吉林省召開全省保電煤供應保溫暖過冬保工業運行視頻調度會,吉林省常務副省長吳靖平指出,受全國性煤炭緊缺、煤價高企、煤電價格倒掛影響,目前絕大多數省份出現供電緊張局面。而另據《財經》了解,近日用電緊張期間,遼寧的火電出力僅為裝機容量的一半左右。

 

煤電出力困難之外,多個不可忽視的突發因素惡化了東北的電力供需。首先是有序用電沒有很好執行。

 

如遼寧省工信廳會議信息指出,在此次拉閘限電之前,遼寧省9月10日起電力供應壓力加大,不能滿足所有用電需求,啟動有序用電措施,在9月10日至22日,已經啟動了9輪有序用電,最大錯避峰243.67萬千瓦。而23日至25日,最大錯避峰416.92萬千瓦。

 

根據發改委發布的《有序用電管理辦法》和國家電網發布的《國網有序用電管理辦法》,有序用電方案原則上按照先錯峰、后避峰、再限電、最后拉路的順序安排限電措施。優先保障應急指揮、危險生產、重要社會活動場所、基礎設施、居民、農業、重點工程企業用電,重點限制違規項目,淘汰類、限制類企業,高耗能、高排放,景觀照明用電。

 

當出現電力缺口時,各級供電企業向本級政府電力運行主管部門提出啟動有序用電方案建議,配合政府主管部門發布啟動公告。方案實施時,省級電網公司根據供需情況和政府主管部門用電指標下達次日限電指標,發現用戶限電措施落實不到位時,向地方政府電力主管部門匯報,促請政府協調用戶落實有序用電方案。

 

有當地電網公司人士表示,拉閘之前有序用電已經執行了十來天,但到后來用戶并沒有很好執行,也就是沒有按照要求停電,電網公司對此沒有辦法。

 

也有業內知情人士表示,東北地區在90年代之后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大規模的有序用電,地方政府與有序用電企業對此并不重視,應對不足,也有抗拒心理,一開始會執行,后來慢慢用電就回來了;此外,在東北多年并不缺電的背景下,拉閘限電極為罕見,而東北工業負荷并不算高,電網公司經驗也不足,導致拉閘操作不夠精細。

 

新能源比例增高也提高了電力系統面臨的風險。遼寧省工信廳提及,此次拉閘限電前,出現風電驟降。據《財經》記者了解,東北三省風電總裝機達到約3500萬千瓦,但在9月21日冷空氣過后,風電出力出現明顯下降,近日限電期間,風電出力遠不足裝機容量的10%。

 

這類問題此前已經出現,國家電網調度控制中心專家在9月27日電力市場國際峰會上介紹,今年夏季高峰期時,東北3500萬千瓦風電裝機一度總出力只有3.4萬千瓦,雖然是瞬時小概率事件,但電力供應要保證全年隨時隨刻的穩定供應,矛盾非常突出。

 

此外,如前述拉閘限電預通知單提及,東北電網通過魯固直流、高嶺直流外送華北、山東。據《財經》記者了解,為減少外送,東北與外省的短周期電力交易已經暫停,但此前簽訂的年度中長期交易已經經過安全校核,且山東、華北電力供應也偏緊,因此這部分外送電量難以繼續調減。

燃煤之急何來?

煤炭供應緊張,煤價高企、煤炭價格和電價倒掛是導致當前作為電力系統壓艙石的煤電出力不足的根本原因,也直接導致多個省份的電力供應緊張,并有擴大之勢,燃煤之急迫在眉睫。

 

據《財經》記者了解,眼下正處于傳統用煤淡季,煤價與存煤天數卻分別站上歷史同期最高點與最低點。動力煤實際市場價目前每噸1600多元,約為2020年初的三倍,遠超指數價格;全國重點電廠存煤可用天數則降至10.3天,遠低于淡季時20天的紅線要求。

 

造成煤價“淡季不淡”的原因有哪些?供給不足是最大推手。多位煤炭分析師對《財經》記者表示,火電出力不足一方面是確實有部分電廠因為資金壓力缺乏采購意愿,但主要在于缺煤,根本買不到。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今年1-8月全國原煤產量26億噸,同比增長4.4%。盡管原煤產量正增長,但增速卻遠低于用電量增速。1-8月,全國發電量5.39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1.3%。

 

此外,自去年開始,受內蒙古涉煤反腐“倒查20年”,安監、環保力度增大以及超能力生產入刑等因素影響,大量表外煤炭產能被壓縮。

 

今年3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正式實行,首次明確對未發生重大傷亡事故或未造成其它嚴重后果,但有現實危險的違法行為提出追究刑事責任。

 

上述規定實施后,煤礦超產意愿大幅降低,嚴格按照核定產能生產。一家期貨公司煤炭研究員告訴《財經》記者, 一般煤礦的生產彈性非常大,比如核定產能100萬噸,但設計生產能力其實是按照300萬-600萬噸建設的。由于電煤一直保有利潤,煤礦多生產就多掙錢,如內蒙的出廠煤只要市場煤價在100元以上就能掙錢,因此煤礦超產在過去一直是行業常態。

 

這部分煤炭表外量難以核計。但據山西金正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首席專家曾浩匯總各口徑數據匯總計算,目前全社會電煤庫存較去年入冬前低了近9000萬噸。

 

東北可能是全國缺煤最為嚴重的地區之一,東北也由于將限電范圍擴大至居民用電被推上風口浪尖。一位煤炭機構資深分析師對《財經》記者表示,自2016年開始,在煤炭去產能政策的推動下,東北三省退出了較多煤礦產能,且面臨較大的入冬補庫需求,主要依賴于蒙東煤礦的調入。

 

經《財經》記者統計,2020年黑龍江、遼寧、吉林原煤產量合計0.93億噸,較2016年的1.13億噸下滑約17.7%,東北三省占全國煤炭總產量的比例也由3%下滑至2.4%。


燃煤之急何解?

9月26日,吉林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吳靖平在視頻調度會上表示,將落實與蒙東煤礦中長期供煤協議,加大進口煤采購,組織省內煤礦安全釋放產能,千方百計擴大市場煤供應,確保儲備煤足量達標,做到采暖期電煤不斷供、暖氣不停供,維護群眾正常生產生活秩序。

 

此前兩日,國家發改委組織召開專題會議,提出今年四季度發電供熱煤炭中長期合同煤源已全部分解到各重點產煤區,下一步將全力推動合同全覆蓋,守住民生用煤底線。

 

國家能源局26日發布消息,國家能源局副局長任京東帶隊赴寧夏、陜西,深入生產建設一線,對煤炭、天然氣增產保供進行現場調研督導,要求地方和企業壓實保供責任,進一步挖掘增產潛力,突出保障發電、供暖等民生用煤,促進經濟社會平穩運行。有關業務司已分別赴京津冀、蒙東、黑龍江、湖南等地督導煤炭、天然氣保供工作,現場協調解決制約增產增供的突出問題,指導地方和企業落實能源保供各項舉措,努力增加能源供應,全力以赴保障今冬明春重點地區民生用能需求。

 

“國家正在安排各項措施,緩解煤炭缺口。當前增加供應力度很大,預計后續度冬時期,供熱發電煤炭資源有充分保障,煤炭供需形勢趨于平衡?!敝袊禾窟\銷協會副理事長馮雨對《財經》記者表示。

 

至于煤價供需關系走勢,馮雨預測,進入冬季后主要流域來水將進入枯水期,水電出力難有明顯好轉,風、光伏出力也將受限,火電將繼續帶動電煤需求增長;“碳減排”、“能耗雙控”繼續制約鋼鐵、建材、化工等部分耗煤行業生產,減少部分需求。



目前看來,煤價的上行可能性要大于下行可能性。一方面,冬季是每年煤炭需求的高峰期,電廠煤耗水平將高于夏季高峰時段;另一方面,目前各環節存煤水平明顯偏低,預計后期電廠補庫存需求將比較旺盛。迎峰度冬壓力大。

 

上述分析師指出,如果接下來國家層面沒有超預期的強措施,即放開產量,也無法緩解眼下的供需缺口,煤價沖破2000元/噸也不意外。他也指出,放開產量需涉及發改委、能源局、安監、環保等多部門間協調,簡化并加速煤礦企業核增申請流程。

 

馮雨也建議,對具備增產潛力且在煤炭保供中做出突出貢獻的煤礦在安全監管、產能核增等方面給予政策支持,解決好保供煤礦的后顧之憂。

來源 | 財經十一人
作者 | 《財經》記者 韓舒淋 江帆  
編輯 | 馬克

特此聲明:
1.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他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
2. 請文章來源方確保投稿文章內容及其附屬圖片無版權爭議問題,如發生涉及內容、版權等問題,文章來源方自負相關法律責任。
3.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內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