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環聯網  郵箱
智能模糊搜索

智能模糊搜索

僅搜索標題

盤點中央環保督察“垃圾”案例!哪類問題最多?后續效果如何?

分類:固廢觀察    發布時間:2021年10月9日 13:51    作者:固廢觀察公眾號    文章來源:





















統計了一下,第一批督察,總共通報了16個典型案例;第二批略有減少,通報了15個;第三批大幅增加,總共通報了5次,每次8個,一共是40個典型案例;第四批到現在還沒結束,目前為止已經通報過3次,每次7個,一共是21個典型案例。四批督察下來,督察組總共已經通報過92個典型案例了。這92個典型案例中,與“垃圾”有關的案例一共9個,大約占比10%。



中央生態環保督察通報過多少“垃圾”案例?

截止今年9月27日,第二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已經通報過92個典型案例了。
從2019年7月起,第二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開始啟動,名稱也由第一輪時的“中央環保督察”變成了“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增加了“生態”倆字。督察范圍則從第一輪時的各地方政府,增加了央企和國務院組成部門。
截止2021年9月,第二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總共進行了四批,分別是2019年7月啟動的第一批、2020年8月啟動的第二批、2021年4月啟動的第三批,以及2021年8月啟動的第四批。
每一批督察,督察組都要通報一大堆典型案例,目的是發揮警示作用,切實推動問題整改。

統計了一下,第一批督察,總共通報了16個典型案例;第二批略有減少,通報了15個;第三批大幅增加,總共通報了5次,每次8個,一共是40個典型案例;第四批到現在還沒結束,目前為止已經通報過3次,每次7個,一共是21個典型案例。
四批督察下來,督察組總共已經通報過92個典型案例了。
這92個典型案例中,與“垃圾”有關的案例有多少?
一共9個,大約占比10%。
它們分別是:

▼青海海北州部分垃圾填埋場設置暗管滲濾液直排環境


▼天津津南區大韓莊垃圾填埋場滲濾液污染問題突出


▼云南省景洪市生活垃圾處理場環境問題突出,本是治污設施卻淪為“污染源”


▼廣西北海等地生活垃圾處理短板明顯,環境風險突出


▼湖南省湘西州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建設嚴重滯后,小型焚燒爐久未取締污染嚴重


▼推動督察整改不深不實,河南省新鄉市垃圾填埋污染隱患依然突出


▼吉林省長春市農安縣機磚廠取土坑變身垃圾填埋場,嚴重威脅地下水安全


▼廣東省清遠市生活垃圾處置短板突出,污染問題叢生


▼湖北省孝感市生活垃圾填埋場滲濾液長期積存,環境風險突出

9個案例里,涉及到了9個省份、自治區或直轄市,范圍涵蓋華北、東北、華中、華南、西北、西南等各個區域。
可以說,垃圾問題已經普遍存在于我國的各個省區市,成為了各地的一個“通病”。這些被督查組發現的問題,也只是其中的部分代表,對其他省份也有極強的參考意義。




“垃圾”案例中,哪些類型的問題最多?

《環保圈》梳理中央生態環保督察通報過的9個“垃圾”案例發現,這里邊出現頻率最高的就是垃圾滲濾液問題,其次是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建設滯后,第三多的是運行臺賬弄虛作假,此外垃圾非法傾倒也比較多。






一、垃圾滲濾液積存、直排

9個“垃圾”案例中,有7個都存在滲濾液問題。

在青海海北州,有部分垃圾填埋場設置暗管,滲濾液直排環境。在天津津南區,大量滲濾液長期積存,環境風險突出。

在云南景洪市,垃圾滲濾液處理設施多次、長時間停運,直排污染環境。在廣西北海市,當地長期違規傾倒垃圾滲濾液至市政管網,部分垃圾滲濾液超標直排外環境。

在河南新鄉市,滲濾液巨量積存,滲漏污染問題突出。在廣東清遠市,滲濾液大量積存,環境污染問題突出。在湖北孝感市,滲濾液直排時有發生,環境風險隱患突出。

這里邊,主要是兩大類問題——滲濾液積存和滲濾液直排環境。

比如,天津市大韓莊垃圾填埋場僅有1套每日處理150噸的滲濾液處理設施,且因設備老化、工藝缺陷無法正常運行。受此影響,2019年不得不在場內臨時新建7個累計容量20余萬噸的貯存池,但僅1年多時間就已全部存滿,2020年8月不得不再次新建1個4萬噸滲濾液臨時儲存池。

截止督察組進駐時,該場垃圾滲濾液積存量已高達26萬噸,環境風險突出。

▼滲濾液長期積存

再比如,廣西北海市生活垃圾填埋場滲濾液處理能力嚴重不足,2016以來,該填埋場在未經任何部門審批同意的情況下,私自將垃圾滲濾液轉運至工業園區垃圾轉運站,利用專門設置的隱蔽傾倒點,偷排至市政管網。

過去五年,該場已經累計偷排達53.56萬噸,僅2020年就偷排高達18.4萬噸,性質極其惡劣。

總之,垃圾滲濾液問題已經得到了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組的高度重視,成為了每次督察的重點。


二、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建設滯后

除了滲濾液問題,督察組對各地的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建設進展也非常關注。

在湖南湘西州,督察組指出,湘西州計劃建設2個垃圾焚燒發電項目,但進度嚴重滯后,一拖再拖,導致州內小型焚燒爐遲遲得不到取締。

在廣東清遠市,督察組也發現,清遠市早在2008年就開始謀劃推進城區垃圾焚燒項目,要求2015年底建成投運。但項目一拖再拖,前后歷經12年,12次選址,直至2020年7月主體工程才正式動工,2021年6月才點火試運行。

對此,《環保圈》也曾予以關注,其原因實際是因為鄰避效應而導致焚燒廠12年“難產”,但督察組仍表示,清遠市對生活垃圾處置重視不夠、決心不足、辦法不多,導致生活垃圾處理問題較多。(相關閱讀:垃圾焚燒廠因鄰避12年“難產”!廣東清遠被中央環保督察通報)

《中國環境報》也評論稱,地方政府要拿出“動真碰硬”的決心和措施,而不能只是將“啃硬骨頭”停留在口頭上。


三、運行臺賬弄虛作假

弄虛作假,應付檢查,一向是中央生態環保督察關注的重點。在第二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中,督察組也曾經發現這方面的問題。

在河南新鄉,督察組發現,獲嘉縣垃圾填埋場處理設施早已損壞停運,但現場負責人則稱設施為“夏秋運行、春冬存儲”、“白天有人值守、夜間無人看管”,并提供了完整運行記錄。

結果,督察組比對發現,其所記數據雷同,明顯為應付督察而臨時編造的數據。

▼獲嘉縣垃圾臨時填埋坑滲濾液處理系統交接班記錄同一天重復造假

在湖北孝感,督察組隨機抽查臺賬發現,2021年8月至9月,云夢縣、安陸市兩家垃圾填埋場生化池水質化驗數據連續數天基本雷同,造假痕跡明顯。

這些問題,都被督察組在典型案例中通報了出來,并將受到后續的處理。


四、垃圾非法傾倒

這方面,比較典型的例子是吉林長春。

督察組發現,長春市綠園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在未經任何審批、未做任何地質評估、未采取任何防滲處理等措施情況下,將大量混有大量生活垃圾的建筑垃圾違法填埋在農安縣燒鍋鎮第二機磚廠的取土坑內,持續違法填埋至2018年11月,合計填埋垃圾24萬余噸。

督察組對坑內地下水進行采樣監測,結果顯示,坑內地下水多項指標嚴重超標,其中菌落總數最高達120000個細菌群落/毫升,超地下水Ⅲ類標準限值1199倍;化學需氧量濃度最高達3920毫克/升,糞大腸菌群最高達5000個/升。

▼現場垃圾坑流出的黑色污水

對此,督察組表示,綠園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作為垃圾處置行政主管部門,在垃圾處置過程中,無視相關法律法規和技術規范要求,知法犯法。

總體來講,督察組最為關注的“垃圾”問題就是以上這四類,其中垃圾滲濾液又是重點中的重點,值得所有相關從業人員注意。




督察組通報后,后續有什么整改措施?

對于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組的通報,各個省區市都非常重視。
例如,湖南湘西州垃圾問題被督察組通報時,湖南省住建廳廳長正在江西考察學習,接到信息后迅速電話部署落實,要求分管副廳長易小林當天即趕赴湘西州,現場調查指導整改工作。
在廣東,督察組9月17日通報典型案例,9月18日,也就是通報的第二天,省住房城鄉建設廳黨組成員、副廳長劉瑋就帶隊,會同省生態環境廳粵北監察專員辦公室主任熊立及兩廳相關處室負責同志、技術專家,赴清遠市督導邊督邊改、立行立改工作。

▼9月18日,廣東省住房城鄉建設廳黨組成員、副廳長劉瑋帶隊赴清遠市督導邊督邊改、立行立改工作

生態環境部也表示,今年4月16日,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組通報一批典型案例引起強烈反響,各地政府高度重視,立即部署整改工作。
以安徽為例,安徽省委書記李錦斌批示要求嚴查立改、舉一反三;省長王清憲也要求吸取教訓、認真整改。
而在具體的整改措施上,各地也都是不遺余力。
以云南為例,4月22日,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組通報“云南省景洪市生活垃圾處理場環境問題突出本是治污設施卻淪為污染源”后,當地很快就新購置了水質在線監測和COD監測系統設備,5月1日安裝調試到位,并接入云南省生態環境廳污染源在線監測運維與環境監管中心。
為加大滲濾液日處理量,經過安裝調試,當地新購置了日處理滲濾液達250噸的DTRO滲濾液處理系統,并且租賃了日處理量分別為200噸、350噸滲濾液的2套DTRO集裝箱滲濾液處理系統,并于5月7日投入試運行。
短短的半個月時間內,景洪市城市生活垃圾處理場的日處理滲濾液能力就已經達到930噸,比原來的130噸提高了6倍多。
租賃應急設備不光云南才有,在廣西,督察組4月28日通報“北海等地生活垃圾處理短板明顯,環境風險突出”后,北海市5月初就對現有的“生化+膜”工藝處理設備進行擴能改造,調試運行DTRO滲濾液處理設施,租賃安裝MVR蒸發應急設備(300立方米/天),三套設備同時發力,使滲濾液日處理能力達到了800立方米,從而足以應對該廠每日產生約780噸的滲濾液。
除了應急處置,北海市還加快了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的建設速度,力爭新的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到明年6月30日建成投產。
在湖南,湘西州州委、州政府也表示,要以此次環保督察指出的問題為契機,妥善解決典型案例涉及的環境問題,加快淘汰鄉鎮小焚燒爐,加快焚燒發電項目建設進程。
除了重視和整改,還有一些地方對出現問題的相關責任人進行了問責。
例如,針對云南景洪市生活垃圾處理場的問題,經云南省委批準,就決定給予景洪市政府、西雙版納州生態環境局通報問責,責令作出深刻書面檢查;給予西雙版納州生態環境局景洪分局、景洪市城市管理局檢查問責,責令作出深刻書面檢查。
此外,景洪市委副書記、市長白玲,時任景洪市政府副市長賈勝生,西雙版納州生態環境局黨組成員、副局長王東等5名處級干部和4名科級干部,以及2名國有企業人員也被給予了相應的處分。

總之,在被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組通報以后,各地基本上都是高度重視,迅速整改,部分地方還會給予相關責任人問責處理,效果可以說是立竿見影。同時,這也極大地推進了各地垃圾處理問題的解決,并給環保產業帶來了很多機會。

參考文獻:

1、典型案例(9)丨青海海北州部分垃圾填埋場設置暗管滲濾液直排環境,生態環境部,2019-08-21

2、警示案例丨天津津南區大韓莊垃圾填埋場滲濾液污染問題突出,生態環境部,2020-09-24

3、典型案例丨云南省景洪市生活垃圾處理場環境問題突出本是治污設施卻淪為“污染源”,生態環境部,2021-04-22

4、典型案例丨廣西北海等地生活垃圾處理短板明顯環境風險突出,生態環境部,2021-04-28

5、典型案例丨湖南省湘西州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建設嚴重滯后小型焚燒爐久未取締污染嚴重,生態環境部,2021-05-06

6、典型案例丨推動督察整改不深不實河南省新鄉市垃圾填埋污染隱患依然突出,生態環境部,2021-05-17

7、典型案例丨吉林省長春市農安縣機磚廠取土坑變身垃圾填埋場嚴重威脅地下水安全,生態環境部,2021-09-06

8、典型案例丨廣東省清遠市生活垃圾處置短板突出污染問題叢生,生態環境部,2021-09-17

9、典型案例丨湖北省孝感市生活垃圾填埋場滲濾液長期積存環境風險突出,生態環境部,2021-09-27

10、研究解決!湘西州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建設滯后、污染嚴重被整改!湖湘主見,2021-05-19

11、廣東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迅速赴清遠開展“邊督邊改”調研督導,廣東省住建廳,2021-09-19

12、云南景洪:強力推進垃圾處理場問題整改,人民網,2021-05-13

13、北海積極解決垃圾處理能力低問題,人民網,2021-05-17

14、云南通報西雙版納州景洪市生活垃圾處理場問題追責問責情況,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2021-05-20


來源 | 環保圈
作者 | 伏波望族

編輯 | 匡宋堯


特此聲明:
1.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他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
2. 請文章來源方確保投稿文章內容及其附屬圖片無版權爭議問題,如發生涉及內容、版權等問題,文章來源方自負相關法律責任。
3.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內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益。